乡村神医

第556章要我治吗

    第二天早晨一醒来,张凡一直关注着手机,时刻等待田镇长的求救电话。

    然而,有些奇怪,一直等到午饭时,也没田镇长的动静。

    涵花着急了:“莫非,她找到医生给治好了?”

    张凡心里发虚,嘴上装成不在乎的样子:“这病是盅病,是邪病,她找谁也治不好。”

    “要么,你去镇上看看吧,看她怎么样了。”

    “难道我会去求她?”张凡道。

    “是呀,哪有医生求着病人的!”涵花搓着手道。

    两人商量来商量去,也没个办法,涵花内心越发地着急,声音带着哭腔:“全村现在都指望你呢,要是这电的事办不成,以后我们在村里怎么混?”

    “你别上火,实在不行的话,我找孟津津,让她爸爸出来说话,再不,我找黄省长!”

    张凡情知这种事涉及到下面基层干部的工作方法和具体困难,上面不好越界直接发话干涉,要管的话,也只能一层层传达下来。基本没用!他只是用这话来安慰她而己。

    午饭刚过,张三叔赶来医务室。

    看起来,张三叔是相当焦急,不断地使劲巴嗒旱烟,话很少,只说了一句:“没电,打井队要撤了。”

    张凡想了想,道:“三叔,要么,你派人去镇上打听打听,田镇长的情况怎么样?是不是病了?在哪家医院看病?”

    张三叔道:“也对!韩会计在镇上人头熟,我叫他办这事吧。”

    接着,便打了电话,叫韩会计去镇上打听。

    韩会计果然路子野,不一会儿功夫,就回了电话:田镇长今天早晨因病没到镇正府上班,目前在镇卫生院看病呢,听说是肚子里有病,具体什么病,没人知道。

    张凡一听,暗笑起来:这个田镇长,怎么找了二百五医生!镇卫生院,以赵院长为首,一帮笨蛋,除了看个感冒发烧的还算在行,其他……小病治大,大病治死!张凡当然是忘不了当时赵院长用“祖传多少百年”的赵氏十三针把卜姑娘治死的情景了。

    看看时间快到一点钟了,张三叔正要叫韩会计再打听一下,忽然,张凡的手机响了。

    是赵院长赵朴通!

    “张神医吗?是我呀,我是朴通!”

    听他的声音,相当地慌张。

    “赵院长有事吗?”

    张凡淡定地问。

    “张神医,张神医,你快过来一趟,帮帮忙,帮帮忙吧,田镇长在我这里,她快不行了。”

    “噢?田镇长?是那个新来的女镇长吧?”

    “不是她是谁?难道还有第二个镇长?”

    “昨天她还挺好的,怎么……什么病?”张凡心情大好地问。

    “怪病怪病,我也说不清,你过来看看吧!”

    “我,我这医务室挺忙的,好几个患者排队呢,过两天吧,过两天我抽空去卫生院看看田镇长。”张凡笑道。

    “过两天?过两天她都火化了!张神医,看在我们的交情上,你来一趟吧!田镇长要是出了什么事,我可是担当不起呀!”

    “她什么来头?至于你这么害怕?”

    “她……大有来头,你来了,我详细跟你讲。”

    “她自己什么意见?”

    “她叫我找你!”

    “好吧。”张凡这才答应下来,然后放下手机,笑对张三叔说:“看来,有希望,告诉打井队,别撤走,再等一下。”

    张凡开着路虎赶到镇卫生院的时候,赵朴通早已站在大门口恭候了。

    两人来到院长办公室,关上门,赵院长紧张地道:“张医生,我惹下大祸了。今天清晨,田镇长给我打电话,说肚子疼,我急忙从被窝里爬起来赶到卫生院,发现她肚子红肿了一块。我以为是普通的妇女湿疹,便给打了一瓶抗生素。本来以为观察一下就没事了,吃过午饭,突然肚子上红的变黑了,范围在扩大,在继续蔓延。田镇长大骂我用错了药,我把从镇卫生院院长的位子上撤了!我完蛋了!”

    “撤了?好厉害!你不是说她有背景吗?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个,当真人不说假话,我只敢对你一个人说……田镇长这个宝座是买来的。”

    “废话,这还用你说?地球人都知道。我问的是,背景是谁?”

    “是……”赵院长眼神极为惊恐,不敢说。

    “不说的话,我走了。”张凡说着,转身便往外走。

    “别别别,”赵院长上前一把抓住张凡,差一点跪了下来,“张兄,救我一命!田镇长的后台……我惹不起呀!”

    “快说!”

    “他……是卜兴田。”

    “卜兴田?卜兴田又不是体制内的,他怎么会卖官位?”张凡惊诧道。

    “说来话长,现在来不及细说,反正在咱们江清,好多基层当官的,都是通过天际集团得到了官位,人们背后管卜兴田叫‘地下干部部长’。”

    咦?

    原来,卜兴田还干这个买卖?

    可能吗?

    不太可能呀!

    可是,赵院长说得却是如此确切。

    到底是怎么回事?

    张凡疑惑着,但没有继续追问,便和赵院长一起,来到急救室。

    还没进急救室,就听见田镇长在大声打电话:“……我快不行了……什么?去市里医院?不行。我疼死了,车一颠簸,准没命!你快派大夫来!这里的大夫不行,破卫生院院长瞎治,一针吊瓶就把病给治大发了!我绝不会饶了他!”

    赵院长听到这里,脸色发黄。

    两人进去时,田镇长刚好放下手机,见到张凡,眼睛一亮,有如苦海遇救星。

    但她的惊喜表情只持续了两秒钟,马上转为佯怒,尖声道:“张凡,你来干什么?哼,江湖野医,想在我身上发一小笔财?”

    张凡停住脚步,诧异地问:“赵院长,你不是说田镇长请我来吗?”

    赵院长忙弯着腰,满面笑容地走过去:“镇长,这……这位张神医,很有名气,不但在江清市,就是全省,也是非常闻名的。黄省长上次重病,就是他妙手回春给救活的。远的不说了,近的,卜董事长,天际的卜兴田董事的千金,上次在山里摔伤,已经没气了,是张凡医生给抢救过来的,这事您不知道?全镇的人都知道呀!”

    昨天晚上张凡预料她有病,马上就应验了。田镇长早已内心倾倒,恨不得马上让张凡来治一治的,不过碍于面子,必须保持镇长的威严而己。眼下见赵院长这么夸赞张凡,她便借机点了点头,很不“耐烦”地指着张凡问:“你,有行医资格证吗?”

    张凡双手一摊:“农村土医生,哪有证?”

    “没证你……无证行医,我叫警察把你抓起来!”

    赵院长忙上前笑道:“田镇长,张神医是跟你谦虚呢。他有省里特颁的特别行医授权证,这个证,全省的医生,也只有五个人有呀!”

    田镇长一愣,内心一阵佩服,但还要硬撑着说点什么,还没开口,忽然肚子一阵剧疼,“啊!”

    接着,她捂着肚子,躺倒在病床上,身子扭曲,打起滚儿来:“哎哟,哎哟,快快,我要死了!”

    这叫声,一声比一声高,有如宰羊杀猪,又好像鼠夹子夹住了耗子腿。

    “要我治吗?”张凡笑问。

    “要,要!哎哟……”

    张凡冲赵院长点点头,“你们都出去吧,我一个人就够了。”

    赵院长冲医生护士一挥手,“走走,都走,这里一个人不留。”

    医生护士走出去后,赵院长最后一个走出去,随手把门关上。微信搜索公众号:wmdy66,你寂寞,小姐姐用电影温暖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