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561章掌门的儿子

    女生们刚刚接到孟津妍的报警,慌乱地把外衣套上,一边系扣子,一边神色慌张地看着进来的帅哥。

    张凡走到四姐床边,见她盖着一条大厚毯子,面色极为憔悴,看见张凡过来,似乎不认识他,双手把毯子往上遮住了嘴,眼里满是惊恐。

    看样子,像是一个经常被提审的囚犯。

    一个好好的女生,怎么吓成这个样子?

    张凡打开神识瞳,透过毯子,向她身上观察一通:除了看见毯子下面**柔顺之外,没发现任何邪气魔障。

    不是中邪。

    “四姐,你哪里不舒服?”张凡低声问。

    她摇了摇头,把身子一缩,竟然用毯子把眼睛盖上,在毯子下面喊道:“别靠近我!远点!”

    张凡忙退后几步,冲孟津妍招招手,示意大家去走廊里说话。

    几个女生跟着张凡来到走廊里。

    张凡问:“最近,她没跟什么人吵架吧?”

    “没,没有。寝室里、班级里,都没有,外班也没人跟她吵过架。”

    “是不是遇鬼了?”一个女生惊恐地道。

    “绝对不是,”张凡肯定地道,“她一定是受到了什么人刺激,给吓坏了。”

    “谁呀?谁这么厉害,能把一个好好的人吓成这个样子?”孟津妍道。

    “现在,我先给她点几个穴位,使她精神安宁下来。不过,心病不解,还会犯的!你们几个同学,白天晚上要看好她,千万别被她寻短见了。”张凡嘱咐道。

    “寻短见?四姐会不会跳楼呀?我好几次看见她往楼下瞭望……妈吓,吓死了!”一个女生低声叫道。

    “不会吧……怎么想到这上面来了?”孟津妍不满地道。

    张凡没有说什么。刚才他已经从四姐的眼睛里看到了那种心灵的绝望。

    《玄道医谱》云:心死先于身死,而心死起于神死。

    人心中产生死念,眼里的光就不对劲。

    “妈呀,快通知她爸妈来学校把她接回去吧,可别在寝室出什么事呀!”一个女生抱着肩,哆嗦起来。

    “她家在哪?”

    “江清山区,农村人,家里挺穷的,爸爸妈妈靠种地打工供她念书。”

    张凡一听,内心触动一下:农家女!

    自己毕业以前,也是这种穷状况。

    大家回到寝室,张凡走到四姐床边,轻轻坐下,伸手抓住四姐的小手,缓声问道:“四姐,我叫张凡,记得上次我来过这里吗?”

    四姐狠狠地摇头,把身子往床里缩。

    张凡双手把她的手合在手里,慢慢揉了一会,帮她消除恐惧:“四姐,我是医生,你现在什么病也没有,什么事也没有,你就是精神有些紧张。这样好不,我给你按摩一下,让你精神放松放松然后你睡一觉就好了。”

    这一串温言软语,四姐听进去了,把盖在脸上的毛毯取下来,轻声地道:“张凡,是你呀。”

    张凡顺势将毯子往下褪了一下,道:“四姐,是我。上次你不舒服,是我治好的。来来来,把毯子掀开,我看看你……”

    “哎呀妈呀,要看四姐胸啊!”一个女生在身后吐舌道。

    “四姐d罩杯,看之前,可以准备好纸巾揩鼻血呀!”

    “津妍还在场呢,就敢看别的女孩胸,帅锅你真任性!”

    张凡不理会这些杂音,轻轻一扯,将四姐胸前毛毯扯掉,随手在她胸前腹下以及头部,共点了七个穴位,组成镇神谱。

    四姐周身被他重手点穴,抖动了半天,终于回复平静,眼里变得安详许多。

    女生们都轻轻地舒了一口气。

    孟津妍倒了一杯牛奶,端到她面前:“四姐,你这两天不吃不喝,来来,先喝两口,一会我去给你买你最爱吃的小笼包子。”

    四姐半欠起身子,孟津妍扶着她的肩,一匙一匙地喂了半杯牛奶。

    她的表情似乎有些高兴起来,看了看大家,忽然如梦初醒,道:“你们都站着干什么?难道我病了?发生了什么?”

    孟津妍怕她回忆起可怕的经历,忙转开话头道,“四姐,什么也没发生,你就是睡了一大觉,才醒过来,没事,什么事都没有。”

    “真没事?”

    “要是有事,班主任能不来?”

    “也是。”四姐似乎相信了孟津妍的话,竟然微微笑了一笑。

    这时,一个女生的手机响了。

    打开手机,看了一眼,生气地关断,嘴里骂道:“流氓!”

    看见她气得脸色通红,孟津妍问:“谁呀?这么惹你生气!”

    女生愤愤地道:“还能是谁!那个花花公子呗!他一天给我打十个电话,问我四姐在哪!”

    “咱班男生?”

    “是。卫勇。”

    “卫勇”两个字刚刚说出口,只见四姐脸色开始变化,仿佛半夜里遇见了鬼,双手捂住嘴,眼睛瞪得大大地,惊叫一声:“卫勇!”

    这个变故,令在场的人都大吃一惊。

    “卫勇,卫勇,你你,你离我远点!”四姐声嘶力竭地叫了起来,随后猛地掀开毯子,把自己的头蒙住,在被窝里仍然大叫:“卫勇,卫勇,不要,不要啊……”

    张凡一惊:她一定是受到了这个卫勇的刺激!

    “四姐,别害怕,我们都在你身边呢!”孟津妍拍着四姐,带着哭腔道。

    张凡伸出小妙手,隔着毯子,在四姐大腿根部髀关、五里和冲口三个穴位上,重重地点了下去。

    这一点,果然起作用。四姐顿时安静下来。

    身体不挣扎了,露在外面的手,在不断地抖动着。

    “卫勇是谁?”张凡转身问那个接电话的女生。

    “我们专业的卫勇呗。”女生咬牙切齿地回答,显然是对这个卫勇充满了愤怒,甚至屈辱。

    “就是那天被你打了那个姓卫的。”孟津妍道。

    张凡前几天在风狂峪游乐场,打了一个纠缠孟津妍的男生。

    记得孟津妍当时对张凡说,这个姓卫的,他爸爸竟然是天山清冽派掌门。

    他叫卫浮子,在江清城外路上伏击过张凡,被张凡弄掉一只耳朵!

    “卫勇是我们卫校女生一大害,专门欺负女生,揪头发,拍臀,袭胸……抽冷子搂过去就亲,女生见到他都躲得远远地。”那个女生道。

    “你别轻描淡写好不?卫勇难道只做这些?”另一个女生愤愤地道,“被他祸害的女生都好几个了!上个月去医院瓜宫不得不退学的那个,不也是被他强行拖到树林里把那啥搞大的?”微信搜索公众号:wmdy66,你寂寞,小姐姐用电影温暖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