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563章预警

    张凡看见她的尖尖十指,如葱白一样,指甲涂成粉红色,亮晶晶地反射出晚霞的光泽,显得十分神秘迷人。

    “先生,在等人吗?”

    “是,在等一个朋友。”

    张凡也学着她那文雅涵养的语调说了一声,随手把一盘红色的果脯推到她面前,“如果不介意的话,品尝一下。”

    她点了点头,看了一下果脯,“这是北美产的蔓越莓。”

    张凡此前并不知道它叫什么名字,听说是蔓越莓,忽然回忆起《玄道医谱》中介绍的有关番外蔓越莓的内容,便介绍道:“是的,这是一种对妇女很有助益的水果,抗氧化,美白皮肤,调节内分泌,消炎抑菌。古代曾传入大华国,后来绝迹。中医古书里有记载,说它可以治多种妇科病。”

    她似乎对这个洋水果非常熟悉,听完张凡的介绍,不禁微微颌首,含笑矜持地道:“先生讲得很到位。”

    “哪里哪里,只是曾经对它度娘过。”

    她伸出白似雪的纤纤细手,轻轻地捏起一只蔓越莓,轻启樱口,放了进去。

    她咀嚼时双眼微闭,动作很小,看起来给人一种“品”的感觉,而不是“吃”。

    这个姿态透出来的东西,在张凡心中产生了极大的吸引力,他不禁端起腥八壳,也学着她的样子,“品”了一小口,双眼从杯子上方,向她看过去。

    霞光和星光交映之下,她精致的脸,嫩得像月牙儿,看上去既迷人,又高远,仿佛唾手可得,又似乎难如摘星登月。

    闪着神秘光晕的美,远比现实的美更胜几分。

    “先生是中医?”

    她轻轻一问,把张凡从呆萌中弄醒过来,略一迟疑,道:“中医略通一二,在村里开了个小诊所养家糊口。”

    “是吗?先生谦虚了。看先生手上这块狼琴表,至少也值八、九万,与一个小村医的收入不相符合的。”

    她轻轻地指出了他的“破绽”,但说得十分得体,加上适合的语气和传情美目,听起来却是一点也不伤人。

    张凡略显尴尬,刚要说点什么,周韵竹来电话了。

    “我到了,车在疗养院门口,怎么走?”

    “你问问门卫,一号楼在哪就成!”

    美少妇听了,暧昧地一笑,欠起身来:“你朋友到了。我住在213房间,有空过去坐坐。”

    “一定叨扰。”

    美少妇说着,攸然转身离去。

    张凡下楼,在门口接到周韵竹,两人回到房间。

    今天,周韵竹穿一件深紫色旗袍,左胸高耸之处,别一朵铜钱大的绒绣小黄花,十分醒目,让人不禁把注意力放到她胸前上。张凡的心思,还没有从刚才那位神秘美少妇身上缓过神来,便被周韵竹扑上来,轻轻地吻在了嘴唇上。

    一月未见,小别胜新婚,周韵竹情绪格外冲动,没有过多说话,便直接倾倒在宽大的席梦思上。张凡在幻觉中,感觉躺在面前的就是刚才那位美少妇,半闭上眼睛,俯身深深地吻了下去。

    事毕,周韵竹轻轻以手抚摸张凡的胸肌,深情无限地道:“没有你,我不能活。有了你,弄得我死去活来。”

    张凡直到此时,才完全从刚才的幻觉中清醒过来,确认怀里伏着的是周韵竹,不由得有些歉意,温存一会,微笑问道:“你来之前说过,要给我带个宝贝,在哪儿呢?”

    “我不是你的宝贝吗?”周韵竹小女孩似地乐道。

    张凡点点头,给她一个轻吻,又道:“你是从来不玩情调的人,今天为什么要求到这里相聚?家里的床不比这里的小呀!”

    周韵竹严肃起来,把小嘴贴在张凡耳朵上,小声道:“因为有人在跟踪我,这里安全,我才选择了这里见面。”

    “谁?”

    “好像是一张很大的网,在慢慢张开。”

    “卜兴田?”张凡拧眉问道。

    “肯定有卜兴田,但不限于他一方面的势力。从我得到的一些零星信息来分析,这次有武林人士也参与进来。”

    “武林人士参与?这不奇怪。此前,天山清冽派卫浮子曾经劫杀过我,没得手。这次是旧戏重演?恐怕没什么新意。”张凡不屑地说。

    周韵竹见张凡如此自信,心中又担心又宽慰,“你小心就好。从武功上讲,能近你身的高手,少之又少,所以,我隐约地感到,这次他们恐怕要变幻手法,不会跟你硬碰硬。”

    张凡同意她的观点,想了一会,问道:“你从哪里得到的信息?”

    “天际保卫部有个副部长,受过我的资助,算是我的心腹,我曾经安排他留意保卫部里有关天健公司的信息。前几天,他悄悄告诉我,他做为随行保镖,跟卜董事长去了京城一个秘密会所,见到了几位神秘人物,其中有武林人士,有黑道人士,还有国外的杀手团,也有金融大鳄……他们密谈了三次,具体内容不清楚,副部长借着查岗的机会,接近过会场几次,隐约听见谈到过‘张凡’这个名字,还有‘美人计’等等,后来,保卫部长又安排副部长开展了针对我的监听。所以,我担心我们两人幽会时被他们侦知,趁机对你下手。所以,才选择了这个外人进不来的龙泉疗养院。”

    “噢……”张凡惊讶地叹了一声。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卜、由两家对张凡的攻击,都被他一一摆平,明火执杖的攻击,似乎应付得了。如今,他们换了招数,要从暗地下手……

    就像黑暗中藏着枪口,你不知道它在哪儿。

    明枪易躲,暗箭难防。

    “你这次,真得上点心。”周韵竹担忧地道。

    “美人计……”张凡小声地喃喃着。

    “对,你要管住自己的腰带!小心美女毒蛇。”

    张凡若有所思,想起刚才在楼顶餐厅“偶遇”的神秘贵少妇,心里不断地打着鼓点:呵呵,不会是她吧?难道她是卜兴田派来的?

    第二天上午,两人睡了个自然醒,睁开眼睛时,已经九点多了。

    周韵竹上午还有个商家见面,急忙穿上衣服,要张凡一起回去。

    张凡说:“来一次不容易,我想泡个温泉再走。”

    周韵竹也不强求,便急忙下楼开车离开了。

    张凡又躺了一会,慢慢起床洗潄完毕,叫了份早餐,在房间里吃完,然后慢慢走出去。

    楼里人很少,大部分房间都是空的。

    静悄悄的,张凡听得见自己的脚步声,慢慢来到了213房间门前。微信搜索公众号:wmdy66,你寂寞,小姐姐用电影温暖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