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565章消痣

    兰妙儿微微地有些羞射,犹豫了几秒钟,莞尔一笑,双手提着裙角,走向卧室。

    刚走了几步,停下脚步,柳腰一扭,回眸一笑:“张先生跟我来。”

    张凡跟在她身后,进到卧室。

    站在床边,张凡闻见她的床很香,用手摸一摸,很软。

    “那,我就躺下了?”她问道。

    “躺下才能气血流畅,否则我运气贯脉之时,会引起你下身血崩。”张凡严肃道。

    好吓人!

    她轻轻打了个冷战,恐惧地看着张凡。

    “没事,只要你听从我的安排就可以。”张凡安慰道,拍了拍她的手。

    “那好,你可要轻一些呀!”她紧紧地抓住他,摇晃着道。

    “我知道深浅。”张凡笑道。

    她双手扶着床,仰面慢慢躺下。

    身体横陈之际,床单被压出一个凹坑,而她陷在里面的身子,看起来相当地令人喷血。

    “闭上眼睛。”张凡命令道。

    她微微合上眼皮。

    张凡的小妙手已然暗暗地运作真气,感到指尖在发热。

    她的眼皮一动一动地,闭不稳当,长长的、卷卷的睫毛一闪一闪地。

    张凡舒了一口气,小妙手慢慢地伸过去,轻轻地碰了碰她的耳垂儿。

    耳垂儿很柔很软,如煮熟的鸡蛋一样光滑。

    两根手指轻轻捏住它,慢慢向外一扯。

    兰妙儿配合地把头偏了一下,把耳后的黑痣呈现在张凡眼前。

    此时,小妙手运气己足,食指如灼,重重地点按在黑痣之上,一个深度点穴,打开了耳后的医风穴,随即,古元真气自张凡指尖,贯入她脉道之中。

    顿时,气贯耳内各穴,通经活气,她玉体受触动,微微抖了一下。

    “别动……”

    张凡轻轻道,左手随即按住她大腿根部急脉穴附近的黑痣,右手小妙手食指和中指在耳后黑痣上慢慢地揉搓起来。

    一只手掌握一颗痣。

    一圈,两圈,三圈……

    右手小妙手真气汹涌,入耳脉,贯脑海,经三经而下,直达急脉穴而去。

    张凡左手以掌捂住那里,急脉涌出之气,直接回环到左手掌内,再经右手贯入她体中。

    右手二指不断地揉着,将真气源源不断地输入,再经大腿急脉穴回到张凡体内……

    一连揉了七七四十九圈!

    与此同时,内循环足足运行了二十八个来回。

    只见那块黑痣慢慢地由黑变灰,由灰变淡……

    最后,完全消失!

    “啊……啊……”

    兰妙儿轻轻吟唱,完完全全在享受这优美的按摩,竟然忘了是在治病,微闭双眼,呼吸不匀,胸前起伏不定,全身已然微微香汗……

    “可以了。”

    张凡轻轻出了一口气,把右手收回来。

    “可以了?”兰妙儿伸出手,往耳朵后面摸了摸。

    咦?

    原先微微凸起的黑痣,此时完全平复,似乎根本就没有过那个东西。

    “没了?”

    “没了。”

    “我去看看。”

    兰妙儿曲身坐起。

    当她看着张凡仍然把左手放在她的腿根上时,不禁伸手要把张凡的手推开。

    “别动!”张凡摇了摇头,挡住她的手,紧紧地把左手贴在她腿上,掌心劳宫穴对准腿上的急脉穴,二穴融合接口,张凡丹田一收,将输入她体内的古元真气尽数收回掌内,这才慢慢抬起左手,道,“可以动了。”

    兰妙儿一个轻盈跳起,跳到地上,快步走过去,抓起一只小镜子,对着镜子往耳根看去。

    “啊!”

    尽管此前她已经有心理准备,但真正看到耳后的黑痣消失时,还是禁不住尖叫起来!

    “真的,真的没有了!我的痣没有了!”

    她摔下镜子,双手紧紧地捂在胸前,用无比神奇的眼光看着他,颤抖着:“张先生,果然你是神医!他们没有说错!”

    不过,她马上反应到自己说话走嘴了,忙叉开话题:“张先生,你说吧,你要多少诊费?尽管说,我要你把我腿上的痣也去掉!”

    张凡不想狮子大开口,顿了一下,道:“诊费嘛,给一百万吧。”

    “什么?一百万?”她再次尖叫起来,脸上现出不可思议的惊讶和震惊。

    “多了吗?”

    “你以为我的命只值一百万?”

    “小姐沉鱼落雁之容,岂是金钱能衡量!哈哈哈。”

    “既然如此,就不要说一个让人脸红的数字!”

    “少了?”

    “少得可怜!”兰妙儿一边说,一边从抽屉里取出一只手机,“帐号!”

    张凡说出了自己了帐号。

    接着,兰妙儿妙手连连点击。

    张凡这边,帐号上立即多出了五百万。

    “不要跟我说多,这只是前期费用。”兰妙儿微微有些自豪地道。

    “随便!”张凡淡淡地道,他内心关心的是她胸中的秘密。

    “现在,我请张先生一鼓作气,把……”她有些害羞地指了指自己的腿根部位。

    张凡看了看那里。当然,若是普通的女患者,那个治疗部位还是很有些令人向往的。不过,眼下张凡却是摇了摇头:“不行,今天不行了。”

    “为何?先生如果马上把我腿上的痣治好,我当即再付五百万。”

    “呵呵,我不是富人,不会跟钱结仇。只是刚才发功过甚,功力已经消耗殆尽,无法为继了。”

    张凡随口扯谎道。

    张凡要留一手。

    治好了她的病,秘密可能就无从得到了。

    “那……等到什么时候再治第二次?”

    “十五天吧。我元气恢复再治。”

    “好吧。”

    她半信半疑,当着张凡的面,整理了一下衣裙,然后两人重新回到沙发上坐下。

    “谁派你来的?”张凡刚刚坐下,便突然问道。

    她微微一震,对张凡的突然发问,似在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

    “你看出什么了?”

    “我看出你想给我下毒!”

    “下毒?扯!毒在哪里?”

    “巧克力!你的那些巧克力里,一定有一部分有毒。”

    “为什么?何以见得?不要乱猜呀,猜错的话,我会怀疑你的智力!”兰妙儿狡猾地笑着。

    “你给我的第一颗巧克力,并没有毒,因为你担心我会在吃它之前检验它。为了使我放松警惕,你拿了一颗没毒的。当我吃了没事,你会送给我第二颗,来要了我的命。但是,当你发现我能治好你的病时,你顿时打消了害我的念头,把巧克力拿走了。我说得不对吗?”微信搜索公众号:wmdy66,你寂寞,小姐姐用电影温暖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