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567章尽孝要尽早

    若是顺水推舟,玉成其事……这样美好的女人多收一个也无妨。

    不过,毕竟她是别人派来的杀手,张凡还没有那么急色,并不是非得把她拿下才可。

    “留着你的好意喂狗吧。”张凡半开玩笑地说。

    “你……你以为我是那种女人,随便有个男人就宽裙解带?”兰妙儿有些急了,大声叫道。

    张凡忽然领悟自己的话有些过分,便改口宽慰道:“等你的病完全康复再说。”

    有了这一线希望,兰妙儿小嘴一撅,不说话了。

    “我走了,我等你的上级来‘邀请’我。”

    张凡说着,转身向门外走。

    “张医生!”

    “再见。”

    张凡见她又有扑上来的意思,便郑重地摆摆手,然后转身大步离开了。

    回到家里时,发现家里有点乱,涵花正在收拾衣服,行李箱也开着盖放在地上,看样子是要出门。

    张凡奇怪了:涵花怎么可能不跟他商量就决定出门?

    “小凡!”涵花看见张凡,哭着扑了过来。

    张凡搂住她的身子,轻轻拍着,“涵花姐,怎么回事?”

    “奶奶又病重了。妈妈说,这回恐怕不中用了。”

    涵花说着,泪如雨下。

    涵花对奶奶格外情重。从贫苦生活中挣扎出来的苦孩子,对于抚养他们的长辈,都有一种格外的感恩。

    “那快走吧,我们抓紧时间赶过去。”

    张凡打了几个电话,简单把家里的事安排给了一象二狮,嘱咐二人把家里、天健和素望堂的事打理好,然后便和涵花乘高铁前往水县刘家庄。

    一路风尘仆仆,回到家一看,涵花奶奶病得很重,躺在床上闭着眼,呼吸微弱。

    张凡检查了一下,没有什么特殊的病,只是心力衰弱,换句话说就是“老病”,人老了,心脏能力不行了。

    上回在刘家庄搞的狍犴茸,在配制仙葩嫩肤露时,每次都切下来一点点,目前还剩下三分之一,这次张凡随身带来了。

    切了一点狍犴茸,搭配了几样草药,制成一剂“强心益气汤”,喂奶奶喝了下去。

    第二天,奶奶病情好转,能睁眼说话了,也能吃东西了。

    张凡用小妙手每天给奶奶按摩身上穴位,帮助她气血健旺,每天按量服用“强心益气汤”。

    一直治了一个星期,奶奶的身体一天比一天强,已经能下地走路了。

    江清这边的业务太忙,根本放不下,周韵竹那边一天一个电话催他回去,还有素望堂也时常有疑难患者,沈茹冰无法治疗,只有张凡亲自到场才行。

    涵花和张凡商量,让张凡先回江清,她自己留在老家照顾奶奶。

    张凡想想,如果涵花此时离开奶奶,她老人家会难过,一上火,病可能又犯了。

    张凡犹豫了两天,终于决定自己先回江清。

    这次水县之行,看到涵花奶奶衰老的样子,张凡心中颇有感触。

    自己的父母年纪也不小了,一天天眼见着老下去……

    古人说,尽孝要尽早。

    不行,不能让父母再这样下去了,得让他们两位老人开始养生。

    首先要办的事,就是别在地里苦干了。

    因为半生的习惯,父母现在虽然有钱了,但仍然放不下地里的活儿,像往常一样天天下地莳弄庄稼,伙食也是普普通通,粗茶淡饭。

    张凡和涵花经常劝他们吃些营养高的,但二老只说不习惯。

    张凡明白,是过去苦日子把他们吓怕了,现在家里再多的钱,也不能驱散他们心中的阴影。

    为这事,张凡跟父母“磨叽”了两天,终于说服了父母。

    于是,张凡让江阳县一家食品公司每周定期给家里送新鲜青菜和鲜鱼肉,并且请市中医院营养师给制定了每周的营养菜谱,从镇上饭店雇了一位钟点厨师,每天前来把饭菜做好。

    父母不愿意住家里的大房子,说是心里不稳当,只喜欢住在医务室的小屋里。张凡没办法,只好找县里的工程队,花了几天时间,把医务室卧室扩建了一下,又修了一个小厨房,一个小客厅,装修得精美漂亮。

    至于地里的活,父母喜欢干,能干多少是多少,就当锻炼身体了。到农忙时,可以花钱雇短工嘛。

    过了十来天,张凡把父母的事安排停当,给涵花打电话问她情况怎么样?

    涵花倒是想回江清,但奶奶每天牵着孙女的手不放,总说“怕见不到了”,弄得涵花也脱不开身。

    张凡想了想,便压抑住心里对涵花的思念,劝她安心在老家多呆些日子。

    这些天以来,张凡一直在数着日子过:等待着“五福会”出招儿。

    一等再等,已经过了十五天了,却没有一点动静:没人来请张凡去龙泉疗养院给兰妙儿治病。

    是不是那天他给兰妙儿治病的事泄漏了?

    兰妙儿那边来电话时,她也是觉得奇怪,上级没有新的指示,只是要她继续住在龙泉疗养院,什么也别做。

    不过,兰妙儿心中焦急。因为她腿上的癌痣还在,张凡一天不来,她就一天天走向危险,万一癌细胞扩散到全身就完蛋了。

    因此,她几次哭着要张凡过去。

    张凡心中却是相当有数:上次的检查,已经确信她的痣不会短时间内扩散到全身,当时,他发出的古元真气已经杀死了大部分癌细胞,即使有漏网的,也都失去了疯狂扩散的能力。

    因此,张凡只是在电话里告诉她安心等待。

    这些日子,周韵竹那里,仙葩嫩肤露的销量不错,每周都能卖出去几瓶,因此,周韵竹每天打电话向张凡催货,要他多生产。

    而张凡对于生产仙葩嫩肤露却是心有芥蒂:手里的狍犴茸越来越少了,现在只剩下三分之一不足,按这个进度下去,不到半年,就会全部用光。

    到那时,再遇到急需狍犴茸治病的事,后悔就来不及了。

    因此,每次从狍犴茸上切那一点点配制仙葩嫩肤露时,张凡都是心疼不己。

    这天上午,张凡在天健公司取了五瓶刚刚生产出来的仙葩嫩肤露,去周韵竹的公司送货。

    因为事先打了电话,所以周韵竹特地打扮得性感异常,穿一件暗红紫色制服,胸前那道小沟沟开得比往平常深得多,白光乍露,一见面,就把张凡的目光给吸引过去了。

    “怎么样?你家村姑不在家,你憋坏了吧?”周韵竹柔柔的双手,及时地袭击过来。

    张凡笑笑,揽住周韵竹的纤腰,用指尖重重地点了点,道:“是你自己想了吧?”

    周韵竹情急耳热,脸红心跳,把头一下子埋在他怀里:“想了怎么的?难道不该想吗?”

    一边说,一边拖着张凡,走进办公室里间。

    一番风雨过后,周韵竹坐起来,一边穿衣服,一边喜孜孜地“埋怨”张凡:“都怪你,一点也不懂得惜香怜玉,一见面就给人家狠狠点了一指头……”

    说着,把身子面对张凡,指着被他指尖点中的地方。

    张凡一看,果然那一指头尖得过分了:白白的肌肤上,红了一块。

    “竹姐,”张凡一边轻轻安抚,一边微笑道,“我前几天在网上看到一则特别吊诡的新闻。”

    “什么?你快说!”微信搜索公众号:wmdy66,你寂寞,小姐姐用电影温暖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