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569章活了

    张凡观察了一下,回身问道:“你们在做什么?”

    一个男医生轻哼了一声,拖长娘娘腔,道:“做什么,难道要向你汇报?你是哪头蒜?哪根葱?”

    主治医生见男医生骂张凡,心中得意,幸灾乐祸地想:呵,这位仁兄,你不了解张凡!他在卫生局、在市里,甚至在省里,都有关系。骂了他,你的位子快不保了吧。

    “骂人?”张凡轻蔑地道,“想骂人的话,等一会抢救完之后,我陪你骂一个小时,如果需要的话,我直接把你骂回你娘肚子里!但是,我现在要问的是,你们在对患者做了什么?”张凡拧眉,提高声音道。

    “我们做什么?这还要问?你白长两只狗眼?看不见?”男医生继续骂道。

    “我看见你们在杀猪!在草菅人命。”张凡怒道。

    “卧槽泥马,我们在洗肠,按医疗规程,在给她洗肠!”男医生吼道。

    “洗肠?哪有你们这么洗的?只知道往里灌水,不知道往外排水?患者就是一头母牛,也被你们给灌爆了。护士,快去取一只大盆来。”张凡朗声道。

    “好的!”一个女护士,早被张凡的帅气给征服了,含情地看了张凡一眼,转身从角落里取出来一只大脸盆,放在病床前。

    张凡伸出小妙手,轻轻的把真气运到掌心劳宫穴上,然后轻轻向下,放到四姐的左胸上。

    好软。

    弹性十足。

    张凡闭上眼睛,继续运气于掌,借着掌气,轻轻的、一下一下的,有节奏地摁着……

    古元真气自劳宫穴而出,形成一股巨大的推力,促使四姐的心脏慢慢的开始重新跳动起来。

    “嘣,嘣,嘣……”

    心脏的跳动,由弱变强,由没规律变成有规律……

    张凡继续不断输入古元真气,四姐的脸色渐渐由苍白,变成有了一点血色。

    “活了活了!”女护士禁不住拍起手来,”帅锅,你太神了!“

    ”不要脸!“孟津妍看着女护士,低声骂了一句。

    而几个医生,却是脸色严肃,除了嫉妒,就是恨。那个骂人的男医生一直以来追求这个女护士,但她从来不待见他。没想到,这个小村医一到,就嬴得了她的掌声!

    男医生恨得咬牙切齿:“本来就没死,谈何救活!”

    “就是嘛,”另一个男医生酸酸地道,“咸猪手袭胸嘛,我们正规职业大夫,是玩不来的!”

    孟津妍本来被女护士给气得不轻,男医生这一句话,更是刺激了她。

    此前,她一直站在张凡身后,不禁一阵脸红:只见张凡的大手紧紧的摁在四姐的饱满上,并且一松一紧的不断按摩着……

    哼,看哪,张凡那副样子,竟然半闭着眼睛,一定很享受!

    看到这里,她一股怒火从肚子里直冲脑门。

    轻轻飞起一脚,踢在张凡的屁股上,骂道:“张凡,点到为止,点到为止!听见了吗?不要浑水摸鱼!”

    张凡正在闭目运气,突然屁股上着了一脚,这才醒悟过来,忙松开手,回头看着孟津妍,轻轻道:“你会治?你来试试?”

    “你……”孟津妍气得脸涨红起来,“你不感觉到自己按摩的时间有点可疑吗?她的心脏已经恢复跳动,你还继续把手粘在那里,你很享受吧?”

    张凡说不清道不白,只好无奈地摇了摇头,把小妙手从四姐胸上松开,对小护士道:“把脸盆端过来!”

    “好嘞!”

    小护士应着,端起脸盆接着。

    张凡轻轻把四姐的身体扳过来,令她俯身朝下。

    伸手到她腹下,解开裤带,将裤腰向下褪了褪,露出长强穴以上大片肌肤,伸出小妙手,在后背和臀部几个重要穴位上轻轻地点了几下。

    “哎哟!”四姐轻吟一声。

    只觉得身体自臀部向上,一阵火热酥麻,顿时,胃里、腹部,疼痛顿时减轻不少。胃部肌肉一阵痉挛,嘴一张,头一低,冲着脸盆,“哇”地一口,如同打开闸门的水库,肚子里的水哗哗的吐了出来。

    吐净之后,身体轻松不少。

    张凡扶着她重新躺下,这才开口问道:“你服的是什么毒药?”

    四姐立刻焦燥起来,闭眼摇头:“我不说,我不说!让我死去好了,不要救我!”

    “她吃的是三步倒。”孟津妍在一边说道。

    “三步倒?你吃什么不好,居然吃三步倒!”张凡倒吸一口凉气。

    三步倒是一种剧毒的老鼠药。

    老鼠吃了它,走不上几步便会倒地而死,所以称为三步倒。

    “她吃了多少?”

    “好像不少。”孟津妍说。

    张凡皱了皱眉,转身问主治医生:“你们医院有这种老鼠药的解药吗?”

    主治医生略带嘲讽地道:“三步倒的学名是纳锘铜,目前在世界上还不存在有效的解药。张凡先生号称神医,在江清一带名声赫赫,怎么……连这一点医学常识都不懂吗?”

    张凡对这剂化学药剂,确实不甚了解。

    被主治医生讥讽,张凡并没有感到有什么丢人的。

    懂就是懂,不懂就是不懂。

    哪有什么都懂的人?

    那肯定不是人!

    “哼,村医嘛,基本医疗知识就是不足,这有什么奇怪的!”男医生不屑地道。

    “什么都不懂,就不要在这里硬撑了!”另一个男医生“苦口婆心”地劝道,“张先生,该干啥干啥去吧,别在这里影响我们工作。”

    “你两个把逼嘴给我闭紧!”

    张凡正在思索如何医治解毒,被两个蠢货一句接一句弄得心烦,不禁脱口斥道。

    两个男医生被张凡骂了,刚想回嘴找回面子,忽然发现张凡两眼冒火。这两个主儿是外强中干的,斗斗嘴尚可,一旦动起手来,一定被秒杀。

    两人乌龟似地闭了嘴,不敢说话。

    主治医生见四姐好转,认为张凡已经没用了,如果继续被张凡把四姐治好,传出去,不但自己丢了面子,卫校医院也会成为笑柄。

    最关键的是,在这个患者身上,医院本来打算赚个十万八万的,如果被张凡给治好了,钱到哪里赚?

    到那时,院长追究下来,他做为今天的主治医生,还不被院长骂死!

    看来,必须阻止张凡进一步行动了!

    想到这里,他上前一步,伸手拦道:“张先生,你作为一名村医,还是回村里给农民看看头疼脑热的小病吧。像这种服毒大病,你担当不起,若是出了事故,连你的村医务室都要被市卫生局查封的。”

    张凡轻蔑地道:“你替我考虑得很周到呀!可惜,我不领情。”微信搜索公众号:wmdy66,你寂寞,小姐姐用电影温暖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