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570章人去楼空

    “这不是你领情不领情的事!”主治医生此时也顾不得张凡有什么过硬的后台了,“这是正规医院,我请你马上离开这里!”

    “哼,刚才她心跳停止时,你怎么不请我离开?”张凡冷笑道。

    “刚才不请你离开,现在我改变了主意,请你离开!你赶紧走,不然我叫保安把你抓起来!”主治医生喝道。

    “好好,我很害怕你,但我走的时候,要把患者一起带走!”

    张凡心里明白,对于这伙家伙来说,四姐就是一块肥肉,治好治不好,也要在他们这里扔下十万八万的,他们跟强盗没什么两样。

    四姐家里困难,怎么受得了他们这样的盘剥!

    而且,他们会把所有的药都猛劲地给病人用上,把病人弄得半死不活。病人病情越重,他们赚的钱就越多。

    “带走?没门儿!”男医生蹦了起来。

    “卧槽你姥姥,野郎中穷疯?到我们医院来抢患者?”另一个男医生骂道。

    张凡微笑着,把目光投向两个医生,“怎么,我不是警告过你们两人吗?闭上你们的逼嘴!”

    “老子今天废了你!”一个男医生扬起手,把手里的病历夹子狠狠地向张凡砸来!

    若是一般人,这么近的距离,肯定砸得头破血流。

    张凡轻轻一闪,伸出手,接住病历夹子,往回一带,将夹子扯过来,摔到地上,然后伸出双手,向前摁住两个男医生的肩膀:“你们俩别激动,小心尿裤子。”

    说话之间,手上用力,一股内力,透过肩膀,直达两人脊柱。

    势大力沉,内力直逼腑脏,逼迫膀胱,压强剧增。

    二人即使有“铁门栓”、“琐阳功”,此时也无济于事了。

    只觉得关口一松,一阵快意袭来,尿水脱颖而出,顺裆而下,直达脚面!

    “啊!”

    在场的人都轻叫了一声,因为人人都闻到了一股浓郁的尿味。

    低头一看,只见两个男医生的脚面已经打湿,黄黄的尿水,流到了白瓷砖地面上,慢慢向外流去!

    两人顿时目瞪口呆,双腿发麻,膝盖打弯,眼瞅着就要跪了下去。

    “别给我跪!我承受不起!”张凡微微一笑,松开手。

    主治医生此时脸色微黄,说不出话来。

    看见张凡回过身来,以为张凡要给他也来个尿裆功,吓得后退两步,堆着哭不哭笑不笑的脸,“张先生,张先生,当然了,如果病人本人同意的话,当然可以办出院手续!”

    “我特么从进这个抢救室以来,就听见你说这么一句人话!”

    张凡笑骂了一句,然后把眼光落到四姐脸上。

    刚才,四姐已经领教过这帮人的凶险,如果自己继续呆在这里,有可能被这伙庸医名正言顺地谋杀掉!因此,对于她来说,没有什么犹豫。

    “我要出院!”

    四姐坚决地说。

    “你……你可想好了,你现在身中剧毒,如果出院的话,可能生命不保!”主治医生看了张凡一眼,小心翼翼地威胁道。

    “你们已经杀死我一回了,难道还想杀我第二回?”四姐昂首道。

    “走!”

    张凡冲孟津妍一挥手。

    孟津妍上前,轻轻架起四姐。

    出了卫校医院之后,孟津妍问:“张凡,往下怎么办?送四姐到哪里?”

    “先送市中医院,请苟院长给维持着病情。我去搞定一个药方,制成解毒药。”

    “好的!”

    几个女同学搀着四姐进了张凡的大奔。

    大家一起来到市中医院。

    苟院长给四姐做了检查,结果出来后,她对张凡说:“患者目前暂时脱离危险,但身体里还残存着部分的三步倒毒素,如果三天五天之内不能把毒素排清,就会导致肾脏衰竭。”

    事情看来,相当严重。

    “纳锘铜的解药,确实没有?”张凡焦急地问。

    “确实没有。目前唯一的希望,就是加强患者体内循环,看看能不能及时把纳锘铜排出体外。若不能,那后果不堪设想。”苟主任摊了摊双手。

    把四姐安顿好之后,张凡和孟津妍告别苟院长,离开中医院。

    送孟津妍回家的路上,张凡一边开车一边嘀咕:看来必须得使用《玄道医谱》里“悬脏吊腑七星败毒小解汤”了。

    生地半钱,川连半钱,荆芥三钱,枯芩二钱半,西域乌子半钱……

    张凡默默地回忆着药方的成分,当念到“西域乌子”时,不禁心中一怔:这西域乌子乃是天下一等一的剧毒,虽然是剧毒,但与荆芥等药材配伍,却可以驱毒,因此自古以来便常入中药。

    西域乌头与一般的草乌头不一样,它必须是生长在西域大荒漠里雨水奇缺的戈壁,药效才强,因此自古以来就是极为稀少珍贵的药材,据张凡所知,江清市和省城的大药房,都没有这剂药材可买。

    忽然,灵机一动,想起了龙泉疗养院。

    兰妙儿的那三颗毒品巧克力,那不正是用西域乌头制成的吗?

    “有了!”张凡猛地一拍方向盘。

    “有了啥?谁有了?”孟津妍生气地问。

    对于刚才在医院里张凡手捂四姐前胸的那一幕,孟津妍仍然心里不快。

    “兰妙儿有!”张凡不知不觉,竟然把兰妙儿说了出来。

    “兰妙儿?啊,好拽的名字!看来,你又有新欢了?”孟津妍酸气冲天地道。

    “你别胡思乱想,我是说,有个女人,她有西域乌头。给四姐排毒,必须有这味中药材。”

    张凡说着,掏出手机,拨通了兰妙儿。

    “……你那三颗巧克力,给我留下,我要救人一命,马上过去取。”张凡直截了当地说。

    “好吧,我等你。”

    兰妙儿声音里含着兴奋:张凡终于肯来找她了,腿上的痣,有救了。

    孟津妍斜了张凡一眼:“她在哪等你?”

    “龙泉疗养院。”

    “我也跟你同去!”孟津妍笑道,“你欢迎吧?”

    “随便你啦,我和她又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我去了,当然就没事。我不去,小心你被妖精给吃了!”

    两人一边斗嘴,一边向龙泉疗养院奔驰而去。

    车进了疗养院大门,张凡左拐右拐,很快来到一号楼前。

    两人下了车,直奔213房间而去。

    敲了敲门,却没有回应。

    奇怪:刚刚在电话里约好了,怎么没人?

    张凡用力敲了几下,仍然没动静。

    莫非她在洗手间解手?

    又等了一会,张凡又是一遍狂敲。

    这回确定,房间里面确实没人。

    她去哪了?

    她怎么可能在这个时候离开?

    不是出事了吧?

    张凡一惊,想一脚踹开房门,但转念一想:这里是高级场所,不好随便破坏设备,便忍住了。

    两人急忙跑到楼下前台,说明了情况。

    服务员马上带着房间钥匙,打开了213房间。

    房间内一切整洁,不像是有打斗过的样子。

    然而,兰妙儿却是不在了。微信搜索公众号:wmdy66,你寂寞,小姐姐用电影温暖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