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573章新项目

    因为酒桌上还有县农技所的郝所长和两个农艺师,以及县财政局的一个科长,所以,田镇长对于张凡投过来的眼光,没有做过多的回应,只是端庄地微笑着,不失镇长的风度,热情地举杯道:

    “今天有幸请来了县农技所和财政局的领导,非常荣幸,这位张凡先生,是成功的医生和商人,想为家乡做点贡献,我作为政府的代表,服务社会,服务经济是我的本职工作之一嘛,今天给两边牵个线搭个桥,看看有没有合适的投资项目……不多说了,来,先喝酒,先喝酒!”

    大家碰了一下杯子。

    张凡抬眼看着郝所长。

    郝所长三十岁不到,衣着光鲜,可以称得上油头粉面,说话的声音跟他的衣着打扮挺匹配,腻腻的,水水的,有一种清宫太监的雌味儿,一出口就令人起鸡皮疙瘩:“这位张先生,在哪里发财呀?”

    “发啥财呀,在村里开个小诊所,在江清市有个卖化妆品的小公司,对付着生存吧。”

    张凡微微一乐,心里暗道:

    这小子从气质上看,根本不是搞农业技术研究的科研人员。

    奇怪,他怎么混到了这个所长的地位?!

    田镇长冰雪聪明,马上看出了张凡眼里的疑惑,她担心张凡有什么不屑的表示把场面弄僵了,便紧跟着把话捅了上去:“郝所长是王副县长的公子,聪明能干,上任半年来,对全县的农业科学技术发展,有极大的推动作用,是我县一颗明星呀。”

    这样肉麻的巴结话,在官场是很正常的,田镇长一点也没感到不好意思。

    郝所长嘴角一丝邪笑,用**辣的眼光盯着田镇长的高胸,甜腻腻地道:“田镇长才是政界明星!我听家父说,县里上一轮中层干部考察,田镇长业绩突出,县里正准备进一步重用呢。”

    这一句话,份量很重。

    田镇长脸上微红,双眼冒光,立刻出现巴结和感恩的表情,忙把杯子伸过去,用杯沿跟郝所长的杯底碰了一下,欠身道:“我能进步,全靠郝县长栽培了!”

    “哈哈……”郝所长爽朗地大笑,随手向她肩上一拍,顺便还掐了一下,“田镇长,家父对你可是寄予厚望呀!家父常常跟我说,小田人好,能力又强,要我多向你学习。”

    田镇长香肩被重重地一掐,连带胸前产生一阵酥麻,不自然地扭了一下,强忍住疼痛,挤出灿烂笑容,声音更加甜蜜:“郝所长言重了,我哪有那么优秀,都是郝县长错爱。郝所长年轻有为,主管全县农业技术这块,我们镇里的农技工作,以后得请郝所长多多关照呀。”

    田镇长表面是在谈工作,但张凡听得出来,田镇长是故意把话往工作上扯,以便拉开与郝所长的距离。

    原来,这个郝所长早就看中了田镇长,一直找机会见她。这次,他是借着到张家镇推广蘑菇新项目的名义,其实不过是想借机向田镇长献献殷勤罢了。

    田镇长对于这个郝所长,不能说一点意思也没有。

    虽然他只是个农技校中专毕业,跟她这个硕士有差别,但毕竟他父亲是县里掌握实权的副县长,以后她想继续向上爬,郝副县长可是一棵可以依靠的大树。若是成了郝家的儿媳,以后的仕途就会一帆风顺的。

    不过,郝所长吊儿郎当的样子,时常令她恶心。一想到将来跟这么个公子哥在一起生活,天天晚上被他在上面那个啥,想想就起鸡皮疙瘩。

    因此,她矛盾着,犹豫不决。

    前些天认识了张凡之后,她就更加纠结了:被张凡小妙手在身上点了那么几点,摸了那么几摸,滋味特殊,回味深长,竟然不论白天黑夜,时不时就回想起他那只手,常常闭上眼睛,想象着被张凡紧紧地搂在怀里的情景……

    郝所长是情场老手,对于田镇长心里的意思,似乎有一点点的察觉:她看张凡时的眼色,有些特别。

    郝所长不由得内心里一阵愠怒:

    抹地!哪来的土包子!

    原来是借着投资的名义,跟田镇长接近呀!

    是不是要来我碗里抢食儿?

    想到这,郝所长把杯子轻轻往桌上一放,阴阴地笑道:“田镇长今天请来的这位投资方,不知实力如何?”

    田镇长微微一笑:“这个问题,请张先生自己介绍一下。”

    张凡点了支烟吸上,慢慢地道:“这是我回乡投资的第一个项目,摸着石头过河,不宜多投,几十万吧。”

    郝所长一咧嘴:“哈哈哈,我以为有多大的手笔!像这类零星小额投资,天天都有商家跟我谈,要我们农技所支持,我都没答应。张先生这点钱,还是去开个小超市比较适合。”

    张凡轻哼一下:“郝所长这话有点不对头呀!”

    “怎么不对头?”

    “县里的引资政策一号文件我看过,五万元以上的项目,县里全都在各方面政策给予优惠照顾。郝所长轻易就把几十万的项目给否定了,这跟县里的政策相悖吧?不怕县长知道了会对你不利?”

    郝所长一听,内心一怔:这个张凡……不太好惹呀。

    一般的商人,见了我们当官的,巴不得跪下,可这小子却是不卑不亢,竟然当面指责我!

    莫非有什么深厚背景?

    或许,就是个初出茅庐不知深浅的愣头青?

    小子,凭着你有几个臭钱,就想在我面前显摆!而且还要夺我所爱?

    卧槽,欠收拾!

    郝所长恶念一动,心生一计。

    “哈哈哈,张先生真是直爽人!来来来,咱哥俩喝一杯。我最喜欢跟你这种心直口快的人交朋友,来,满上。”郝所长堆上一脸的笑容,好像见到了多年失散的亲爹那样亲。

    田镇长含笑冷眼旁观。

    以她对郝所长的了解,被人当面斥责揭短,他定会暴跳如雷。怎么会对张凡示好?

    莫不是要暗地里给张凡下绊子?

    我可得防着他点。

    想到这里,她内心忽然一羞:我这是怎么了?竟然有意无意之间就护着张凡?

    难道我真的爱上了这个臭小子?

    想到这里,心中又极力否定:

    不能,不可能的。

    我是堂堂镇长,要是爱上了一个小村医,以后仕途还怎么走?

    “张先生,是这样的,”郝所长一腔的恶意,都化作阳光的微笑,声音也是亲切得不得了,“这次,我们农技所化了五年时间,搞成了一个菌类新品种,取名叫花灵芝,已经申报了国家专利,正准备大力推广经济种植呢。既然张先生是田镇长看好的投资商,农技所这边当然没得推脱。”

    说完,他内心一阵冷笑:小子,听了我的话,哈哈,死到临头了你!微信搜索公众号:wmdy66,你寂寞,小姐姐用电影温暖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