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574章野猪逃跑

    “花灵芝?”张凡第一次听到这么个新名称。

    “关于花灵芝,请我们所里的王总农艺师介绍一下。”郝所长道。

    王总是一个戴眼镜的中年人,他清了清嗓子,从包里翻出一叠资料,放在桌子上,很“科技”地介绍起来:“关于灵芝,不用我介绍,各位都清楚,它是益寿养生的首选。但它的缺点是产量低,因此只能入药,不能大量进入市场。为了解决这个矛盾,我们把灵芝与一种当地山里的野香菇进行了杂交,培养出产量既高、又有灵芝特效的新蘑菇,因为它长得形状像鸡冠花,取名花灵芝。”

    “投资回报期是多长时间?”张凡最关心的是这个,农民要的是快速致富。

    “不用多长时间,只要三个月,就会产生投入产出效益。因此,它是一个适合广大农民发家致富的新品种。”

    “如果上这个项目上,具体怎么来运作?”

    “很简单。我们农技所提供菌种,交给农民去培养,一个月后就可以出棚上市。”

    “市场调查了么?”

    “目前我们已经做了市场小批量的营销,鲜货每斤8元,焙干的每斤60元左右,卖得很好。我说的这是批发价,若是直接零售的话,价格会更高。”

    张凡心中不禁一动:听起来不错呀!

    张家埠处于深山之中,周围山里腐殖土有的是,特别适合人工养殖蘑菇。再说,种蘑菇这事,投资不大,只要有大棚,温室湿度适合就可以生长。

    “听起来相当不错,我很感兴趣。”张凡点点头。

    “张先生,这样吧,我们吃完饭,直接去试验基地,你先现场考察一下养殖设备和环境,下一步我们具体谈合作的办法,怎么样?”郝所长含笑道。

    张凡看了看田镇长。

    “张先生,我看可以考虑这个项目。张家埠村地少人口多,地处深山,有很多荒山沟可以盖大棚,特别适合这个项目,镇里在政策上会大力支持的。”田镇长道。

    “那就好,我们考察一下。”

    饭后,一行人离开张家镇,开车来到70公里外的县农技所试验基地。

    这片基地处于一片山丘之下,临着一条大河,放眼望去,上百亩的试验基地很有规模。

    这里有农技所培养的土豆新品种,有玉米新品种,还有多种水果新品种,农技所把它们做为种子卖给农民,或者交由农民代种回收,社会效益和所里的经济效益相当不错。

    看完了土豆和玉米试验田,一行人来到一个大山坡。

    山坡上,有十几排大棚,有的是人参棚,有的是香茹棚,其中有两个大棚里养殖的是花灵芝。

    看着郁郁葱葱的大棚里花灵芝长得非常旺盛,张凡和镇长连连点头。

    大棚的尽头,有一个小门,关得紧紧地,看样子是通向另一个大棚的通道。

    走到小门附近时,郝所长似乎无意地说:“这门里面,是我们培养的另一种最新品种的香茹,是从北美进口移植的,市价现在已经卖到了每斤200多元,而且顾客非常认可,各路批发商都在和我们联系。”

    “噢,”张凡点点头,“能不能进去看看?”

    “当然可以了。”郝所长说,“随便,随便,张先生感兴趣的话,可以进去看看。”

    说着,便掏出一把钥匙,把小门打开。

    一股清香迷人的气息从小门里透出来。

    “噢,这香菇的味很好闻哪。”望着棚里面,张凡不由得感慨。

    “是的是的,味好,所以才好卖。你们张家埠也可以考虑一下这个香菇,可能的话,与花灵芝一起上项目。”所长很认真的说。

    “那我们一起进去看看。”张凡思索了一会道。

    “张先生,你先进去看看,我陪镇长去那边看看加温锅炉室,一会就过来陪你。”郝所长笑着指了一下前边的锅炉室。

    张凡心中暗暗一笑:你这是没安好心哪!

    不过,泥马想搞我?还嫩点。

    心里明白了对方的阴谋,脸上却是装作无所谓的样子:“请便请便,你们先看锅炉,我先看看香菇。”

    说着,从怀里取出一盒香烟。

    这香烟里面,有一支是特殊的,里面添加了解药。解药是上次银驼峰事件之前,为了预防蓝蓿芥子剧毒,张凡根据《玄道医谱》而配制的万能解药,它对于所有植物毒,都有屏蔽作用。

    当时是多亏了它,在银驼银才捡回一条命。

    刚才张凡已经闻过了小门里面散发出来的香气,断定这香气乃是美人菇放出的。

    这种美人菇,《玄道医谱》和《本草纲目》中都介绍过,与蓝蓿芥子是同属,药性比蓝蓿芥子稍弱。

    吸入少量的话,可以致幻。

    吸入大量的话,可能致命。

    张凡慢慢地点燃了防毒解毒香烟,深深地吸了一口,笑道:“我先进去了。”

    说着,一低头,随便地走进了香菇大棚。

    郝所长看着张凡的背影,嘴角轻轻一抽:小子,即使不要了你的小命,但也要叫你出大丑。

    他引领着田镇长,继续向前走,来到锅炉室门前:“田镇长,这套取暖设施,是先进的太阳能发电系统,非常环保,投资一次,十几年的大棚取暖能源问题就解决了。”

    郝所长一边说,一边朝田镇长微笑,一只手轻轻地放在她腰部,轻轻地抚摸着。

    田镇长感到了那只不老实的贼手,一转身,躲开那只手,嘴上却是热情地道:“真不错,真不错,符合国家环保政策,值得推广哪。”

    此时,眼前只有郝所长和田镇长两人,他不禁动了心思,走上前一步,重新把手放在田镇长肩上,“小田,今晚有空的话,我陪你去江清会所玩玩?”

    田镇长微微一笑,刚刚说什么,突然,大棚的大门被推开了。

    只见王农艺师一头闯进来,惊慌失措,声音极度恐惧,大声喊道:“不好了,不好了,所长,野猪跑了!”

    “什么?野猪跑了?”郝所长大惊失色。

    显然,这是个非常严重的事件。

    “刚才有个考察团去畜牧区参观,在那个刚生崽的野猪圈上面拍照,还有个贱人用树枝去撩拨小猪仔,母猪怒了,从栏里跳出来,拱伤了一个人,然后跑掉了。”王总一迭连声地说着。

    “坏了坏了!”

    郝所长知道,野猪生性残忍,攻击性极强,在大森林里,连黑熊都让着它三分。

    这只野猪是基地用来试验家猪的杂交品种的,它非常高大凶狠,以前就曾伤过饲养员。

    现在它跑掉了,若是在外面伤了人,农技所基地要负责的。

    这种新闻,太吸引眼球了,弄不好,被各大媒体一报导,他这个小所长就立马完蛋!微信搜索公众号:wmdy66,你寂寞,小姐姐用电影温暖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