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581章跌落

    原来,一象他们去金山酒店时,天际保卫部的两个蠢货正在睡觉,被一象给点了死穴,轻松把兰妙儿救了出来。

    张凡得到报告,马上动身来到了阳光酒店。

    “他们把你怎么样了?”一进房间,张凡便关切地问。

    兰妙儿此时泪眼蒙蒙,不说话,扑上来拥住张凡,委屈地哭了起来:“呜呜……”

    “好了,现在你安全了。以后,我保证你不再会被他们欺负。”张凡轻轻安慰道。

    兰妙儿这几天被绑架,生命不保,连惊带吓,消瘦了不少,一张俏脸十分苍白可怜,看上去更加楚楚动人。

    张凡轻轻拥着她,吻了一下她的额头,“没事了,没事了。”

    兰妙儿闭着眼睛,等张凡吻完了,她轻声说:“张凡,以后我跟着你吧。”

    这话的意思十分明显了,这是要那啥的节奏。

    张凡心中闪过一丝慌乱:刚刚在昨天下午,机缘巧合,又招惹上了一个田镇长田秀芳,如果眼下再把兰妙儿留在身边,那是不是有点太“乱”?

    田秀芳的事,属于张凡被她给那啥了。

    那时迫不得己的吧。

    若是眼下再下一城……显得太不像话了。

    更何况,张凡对兰妙儿不是十分了解,两人认识的时间太短,她的历史是什么?她的背景是什么?张凡茫然无知。怎么可以轻易地乱爱一场?

    “妙儿,你现在太累了,应该早点休息。你先在这睡一觉,明天一早,我送你去一个秘密的地方,你在那里住一段时间再说。”

    “好吧。”兰妙儿眼睛透出失望,轻轻叹了口气。

    第二天一早,张凡亲自开车,把兰妙儿送到了省城钱亮的樱园山庄。

    钱亮给她安排了一间秘密客房,兰妙儿改名易姓,悄悄住了下来。

    张凡回到张家埠,一边坐诊出诊,一边抽空给苹果树剪枝。

    剪枝这活,要站到梯子上去剪高处的枝杈,是个危险的活。

    而父母年纪都大了,腿脚不灵便,张凡便抽空自己去剪枝。

    其实走到这个份儿上,卖红苹果的这点生意,对张凡来说已经可以忽略不计了。

    但一想到钱亮的酒店需要它,而且它也是当初发家之初的一个旺生意,不能说现在有钱了就把它放下不做了。

    这天中午,张凡正站在梯子上,手拿大剪刀剪枝,咔咔地剪个不停,忽然听到有人叫他:“张凡,张凡!”

    张凡回头,四下打量。

    没人呢?

    是不是幻觉?

    张凡笑了一笑,继续摘苹果。

    刚刚又摘了几只,忽然腿上被拍了一下。

    低头一看,原来是乐果西施。

    “你怎么来了?”张凡又惊又喜,又有点担心,怕被村民看见传出闲话。

    乐果西施今天穿着一件粉红色的小衫,手里提着一只竹篮子,篮子里面放了一只小笼子,用纱布盖着。

    “我给我外甥送饭,他今天给你们张家埠修水泵。我姐今天病了,我替她来了。”乐果西施眉开眼笑,看来起来真俊俏。

    “你回镇上了?怎么没跟我说一声?”

    “哼,跟你说有什么用?你那么忙,怎么会有时间来搭理我?若不是我主动找来这里,就不定哪天你才想起我呢。”乐果西施柳腰一扭,娇嗔地白了张凡一眼。

    张凡被她这一说,忽然意识到自己有些薄情了,确实有好多天没去看她了。为了避免尴尬,张凡便找了个话题,把眼光落在了她手里的篮子上。

    “让我看看,有什么好吃的?”张凡伸手去掀纱布。

    “很好吃,里面还放了芝麻呢。”乐果西施忙把竹笼的盖子打开,露出里面香喷喷的葱花油饼。

    张凡咽了一下口水,把纱布盖上,“那你快去工地送饭吧!”

    “我已经去过了,他已经叫过外卖,吃完了。”乐果西施两眼炯炯,“正好,还热乎呢,你吃了吧。”

    张凡恰巧有点饿了,便在树下坐下来。

    乐果西施把饼拿出来,拧开一瓶矿泉水,递给张凡:“来,就着水吃。”

    张凡感激地看了她一眼。

    她笑眯眯地回了他一眼,紧挨着他坐在草地上。

    也不知是春天的草香,还是她的体香,张凡满鼻子里闻的都是醉人的香气,再加上香香的葱花油饼,都快醉了。

    乐果西施撕开一袋榨菜,尖着手指捏出来,喂给张凡。

    张凡歪着头去咬榨菜,乐果西施故意把榨菜和手指一起伸到他嘴里。

    张凡碰到了软软的指肚,便轻轻用牙齿咬了一下,乐果西施的脸,顿时红了一片。

    为了遮掩尴尬和羞怯,她忙把手抽出来,抬头去看树枝,嘴里故意说道:“小凡哪,剪枝这活挺好玩的,我也想试一试。”

    “随便你,不过,上梯子时小心一点。”

    乐果西施答应一声,便站起来,爬到梯子上。

    张凡一边大嚼油饼,一边抬头,自下而上看她,越看越有感觉。

    毕竟她没经验,一不小心,梯子一晃,身体不稳,向后倾倒。

    “当心!”张凡眼快手疾,瞬间站起来,双手一托,拦腰将她托在怀里。

    她下落的惯性很大,身子从张凡怀里向下滚,张凡紧紧一抓,抓住了她的裤子。

    “滋啦”一声,裤子的前开门扣子蹦开,飞掉了。

    乐果西施俏脸受惊,娇叫一声:“妈呀!”

    慌忙用手捂住裤子前开门。

    “扭腰了?没事吧?”张凡忙放开手,向她裤子上看去。

    她的手哪有那么大,毕竟遮不住,红红的秋裤从蹦开的前开门处,露出一个三角形,因为外裤是黑色的,因此那红色的三角形被衬托得格外醒目,煞是好看。

    “没事没事……”因为太阳正足,照在前开门上,乐果西施有些害羞,微微地弯下腰,双手遮在开口处,脸红耳热地朝张凡道。

    “哎哟,这……怎么好呢。”张凡看着那里,因为是紧身裤,扣子一开,根本合拢不上,换成任何一个女人,也是要害羞的,更何况从未生育过的乐果西施呢。

    “小凡,要么,你吃完饭回家开车,送我回镇上吧!我这个样子,不好自己回去的。”乐果西施央求道。

    这个……张凡为难起来:大白天的,他张凡带个小寡妇回镇上,被别人看见,流言很快就会传到张家埠村里来。

    张凡想了想,道:“我记得果园小屋里有针线,咱们去屋里把扣子缝上吧。”

    “小屋?那好,我们去吧。”乐果西施高兴起来。

    两人在草地上找了一会,把三只扣子都找齐了,便回到果园小屋里。微信搜索公众号:wmdy66,你寂寞,小姐姐用电影温暖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