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589章把妹套路

    “有什么就快讲,我不喜欢吞吞吐吐的男人。”张凡一挥手道。

    “这几天,有个年轻人,一直在追求包经理,追得好紧……我怕包经理坚守不住,辜负了张总一片心意。”夏副经理脸上一副“担忧”神情,显得对张凡相当忠诚。

    药膳馆上上下下,当然都了解张凡和包媛的铁打关系,在他们看来,包媛早就是张凡的猎物了。没给张凡俘获过的话,他怎么可能对她那么好?把她从一个小小的上菜员一步扶持到了经理的宝座上?餐馆里的男男女女看着包媛“土鸡变凤凰”的神剧,都快眼馋死了!

    因此,夏副经理认为这几天发生在包媛身上的事情有些严重,必须向张凡汇报。

    他的如意算盘是:若张凡出手把包媛抢回到自己怀中,那么夏副经理因此在张凡面前立了功;

    若是张凡因此对包媛心生怨恨抛弃了她,那么夏副经理可能因此坐上药膳馆第一把交椅!

    毕竟在药膳馆里,夏副经理坐的是一人之下、几十人之上的第二把交椅!

    “你说什么?有人打她的主意?”张凡一怒,脑海里浮现出“太岁头上动土”这几个字!

    “对,张总,您是好人,我哪敢欺骗您?我们这些下面人,看着您的女友被欺负,都跟着窝心哪!”

    夏副经理见张凡脸上怒云层层,情知张凡上道儿了,便火上浇油地又来了一句。

    一股丹田之火从小腹升起,一怒到额头,冲撞得脖子上青筋突出,张凡掏出手机,拔通包媛,劈头问道:“包媛,你在哪呢?”

    “我,我在谈笔生意。”包媛的声音似乎显见得有些虚弱、掩饰,听起来格外的心虚,令张凡又是确信了几分。

    “我不是问你在干什么,我是问你在哪里?”

    张凡第一次对女人用这么凶狠的口气,连他自己都感到奇怪。

    显然,包媛不想、也不敢对张凡完全隐瞒,声音勉强地道:“张总,我在世纪宾馆呢,刚到。”

    去!开房了?

    尤其最后“刚到”两个字,显得多余!

    是欲盖弥彰吗?

    “大白天到宾馆干什么?”

    “张总,您别误会,我要跟纪先生谈一笔北美海参的购销合同。”

    听起来还算合理。

    药膳馆有几样药膳确有海参入谱,而且要求都是野生海参。

    “你们在哪个房间?”

    “房间号嘛……我看,你不要来了吧,我马上回山庄见你。”包媛显然是不想把事情弄大。

    “我一定要去!你在那儿别走,我开车去接你。”

    张凡说完,直接摁掉手机,站起身便出了房间。

    一边走一边怒道:“麻地,谁的墙角都敢挖!”

    张凡开车直奔世纪宾馆。

    到了前台,询问纪老板的房间。服务员说纪老板在十八楼有个常年的包间,但他刚刚又租借了二楼商务会议室,他人应该在会议室。

    张凡也等不及电梯,蹬蹬蹬直上二楼。

    到了二楼走廊,迎面看见会议室,大门虚掩着,欠开一条缝。

    张凡走上前,推开门。

    只见室内一个富家公子,正把一块手表往包媛怀里塞呢!

    另外有一个中年人人,背对着房门坐着,看不清脸面。

    张凡认识这个富家公子,他是省城纪家公子。

    上次在省城一场大型拍卖会上,为争一尊玉佛,他与钱亮斗了十几个回合,最后以3千万把标的拿下。

    张凡对他出手之阔绰,留下深刻印象,他绝对是一个家底丰厚的公子。

    “媛媛,我对你是一百万个真心,既然我们之间的生意合作谈不成,作为朋友我们可以继续来往嘛。请收下我这点心意,这百达翡丽可是我花80万从国外托人带回来的呀。”

    纪公子扯着包媛的手,硬往包媛手里塞,而包媛则不断躲避着。

    张凡一皱眉:看样子,这个纪公子猎色的毛病又犯了!

    此前,钱亮曾跟张凡介绍过纪公子的绯闻。

    这个小子仗着家里有钱,自己长得也还算人五人六,便整天开一辆玛拉莎蒂到处撩妹。

    据省城坊间传闻,纪公子的杀伤力相当强,从见妹到把妹,再到弄到床上,从来没有花费十天以上!

    有一次他在会所里跟人打赌,要十天拿下省音乐学院第一校花。结果第三天晚上,他的微信圈子就发了他跟校花在酒店房间里的相片!这速度在会所圈里传为美谈。

    曾经有人对他的把妹套路进行过总结,叫做“一缠二甜三突然”。

    一缠:只要看中了一个美女,立即使出浑身解数,对美女纠缠不休,用疲劳战术使美女失去判断能力;

    二甜,在美女蒙头蒙脑之际,把名包、名表、名车亮出来给她甜头;

    三突然:美女犹豫之际,找个机会强行下手。女的此时收了他的东西,即使不愿意,也只有吞下苦果了。

    用这个套路,纪公子也不知祸害了多少美女,而且最后的结局都是一个:甩了!

    前些天,他来药膳馆吃饭,发现这个包经理相当诱人,便心生歹意,以供应北美野生海参为名,跟包媛接触了几次。目前,他认为已经进入了“二甜”阶段,正给她送名表呢。

    此时,包媛已经看见张凡走进来,而纪公子却没有看到,便笑道:“纪先生,我跟你说过两次了,我是有男人的,这表你还是送别人吧。我男人看见这块表,会把它扔下水道的。”

    “你男人?这省城里,能佩得上你的男人,怕是不到一打!他是一个穷鬼吧!要是稍有点事业的男人,也不会让这么漂亮的老婆自己出来打食儿。像你这副俏身子,自己到市面上闯荡,就是在招标!媛媛,我着重地跟你说,离开那个家伙,我是成功的男人,你跟了我,不会后悔的,我有钱,根本没法花完的钱,我会让你幸福得眩晕过去!”

    “不要那么评价我男人好不?我男人也是成功男人。”包媛媛远远瞟了张凡一眼,忍不住笑道。

    “成功?哪个男人会承认自己失败?你男人成功,他开得起玛拉莎蒂吗?他住得起深宅大院吗?他买得起名表、宝石吗?还有,他有一个显赫的家族吗?这些,你男人都不能给你;而我,如果你跟了我,明天你就拥有这一切!”

    纪公子越说越兴奋。

    过往的经验告诉他,这重磅的一击砸下去,女人都会馋得口水直流,自己主动冲向大床了。

    “要是我男人现在来了,你不怕他揍你?”包媛坏坏地笑问。微信搜索公众号:wmdy66,你寂寞,小姐姐用电影温暖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