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590章我说过我有男人

    “哈哈哈,连警察见了我都得跪了!他想揍我?做梦去吧!我不打断他腿才怪!我纪公子从来只有打人的份,没有挨打的份!”

    纪公子意气昂扬!

    张凡背着手,缓步走近,突然朗声道:“是吗?癞蛤蟆打喷嚏,纪公子好大口气!”

    纪公子猛地回转身,发现了张凡。

    不过,他并没有惊慌。

    他也是依稀认出了张凡,心想:上次在省拍卖会上,坐在对手钱亮身边的那小子不就是他吗?

    他脸上抽动一下,现出一丝轻蔑:“噢,这不是钱亮钱老板的跟班吗?记得好像姓张,怎么,包经理是你老婆?”

    “正是。”张凡走近包媛,伸手一揽,将她纤腰揽在自己身边。

    包媛驯服地靠紧张凡,一副小鸟依人状,把嘴凑到张凡耳边,小声嘱咐道:“别打架,反正他也没把我怎么样!”

    温香入心,柔声在耳,张凡刚才的火气稍减,本来想腾揍纪公子一顿的想法,也不那么强烈了。

    纪公子眨了两下眼皮,万分不屑地问:“你是用什么方法把她骗到手的?”

    “骗?还用骗吗?我的女人就是我的女人。”张凡平淡地道。

    “不对,姓张的,包经理这样的绝色美女,你绝对配不上,你没资格!”纪公子被张凡不卑不亢的拿捏劲儿给气爆了,大声吼了起来,并且握紧拳头,准备好好收拾一下眼前这个姓张的。

    而此时,那个坐着的中年人早已经吓得脸色煞白了!

    张凡奇怪地发现,中年人竟然是省药监局市场处的处长兰忠!

    他站了起来,像小鬼见阎王一样!

    对于兰忠来说,张凡就是他的一场噩梦!

    在全省范围内,兰忠宁愿见任何人,也不愿见到张凡!

    今天,纪公子找到他,要他帮助说合一项药材生意。

    因为兰忠主管全省药材市场,樱园山庄药膳馆也在兰忠的权力范围之下,纪公子把他抬出来,用兰忠来向包媛施压,使她屈服:生意也要做成,人也要拿下!

    兰忠吃纪家的贿赂吃惯了,当然要帮忙。

    万万没料到的是,在这个关键时刻,张凡竟然从天而降!

    兰忠是一条被打怕的狗,见到张凡,五内俱焚,哆嗦着,躬着腰,小步跑过来,远远地就伸出双手,要跟张凡握手:“张总!张总怎么来了!张总您好!最近有一段时间不见了,您身体好吗?”

    张凡斜了他一眼,鼻孔里哼道:“我又不是七老八十,谈什么身体好不好!?”

    “张总,上次犬侄在素望堂出丑,多亏张先生宽宏,饶了他。”

    “你侄儿的那点埋汰事儿,不说也罢,以后多多管教他,别以为谁的豆腐都可以吃!”张凡一副“大人大量”的样子,严厉地教训道。

    “是是,张先生教训得是,我回去一定好好教训这个臭小子。”兰忠点头哈腰,脸上的谄媚笑纹,堆得像秋天地里蒙霜的垅沟。

    纪公子眼瞅着兰忠的巴结样子,感到十分惊奇,差点把屁都惊出来:这个姓张的,是何方神圣?连横行省城、无法无天的无赖处长兰忠都得低三下四地跟他说话?

    纪公子眼睛盯着兰忠:“兰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兰忠生怕纪公子说出什么不得体的话把张凡惹生气了,忙道:“纪公子,算了吧,今天的事是个误会,包经理是张先生的女朋友,你赶紧给包经理和张先生道个歉吧。”

    纪公子不明就里,不知张凡的来头有多大。想了一想,反正兰忠怕的人,一定是世家弟子,要么就是哪个实权人物的公子,肯定是得罪不起的。

    想到这,他十分不情愿地冲包媛和张凡拱了拱手:“误会误会!”

    包媛紧紧地挽住张凡的胳膊,把身子靠在他胳膊上,得意地道:“我跟你说过,我有男人!”

    张凡见对方主动道歉,心里的火消了一大半,冲二人挥挥手:“纪公子,你可以走了,记住,这笔什么海参生意,不做了,以后不准你再踏进药膳馆一步。”

    纪公子怔了一下,不知怎么回应好。

    兰忠见纪公子有些不悦,怕场面失控,忙拉着他的胳膊,连拖带拽地,把他弄出会议室。

    张凡拉起包媛的手腕看了看,上面已经被纪公子掐得红了几个道子。

    张凡轻轻吻了一下,然后伸出小妙手,上下抚了一会。

    红道子消失了。

    “社会很复杂,以后谈生意要小心,别上了坏人当。”张凡嘱咐道。

    包媛刚才还处于惊吓之中,转眼之间,张凡竟然从天而降,意外的惊喜,使她眼睛有些潮湿,伸手给张凡理理衣服,柔声问道:“你听见了,我跟他们说我是你的女人,你不生气吧?”

    “你本是我的女人。”张凡紧紧搂住她纤腰,双手在背后伸进衣服里,“女人想要的,我都会给你,手表,我领你去街上买,另外,你也该配辆车了,这两天我们去车行看看,弄台商务车给你开。”

    “手表我不要,汽车我也不敢开,我就要你……”包媛说着,把头拱进他胸前,不断地摩擦着。

    “那……我马上开客房,现场就把你要了!”张凡半开玩笑地道,“免得你立场不稳,说不上哪天就被别的男人给骗上了床。”

    “去你的!我这副身子,还留着给你配益元丸呢,谁也要不去!你也要不去!”

    “我宁可不配益元丸,也想要你!”张凡被她柔声细语一阵子,心中的想法陡然增加,抱住她狠狠地吻了一下红唇。

    “不行不行,你忘了上次?你被人打得失去了武功?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你在世面上走,终究会遇到高手。我这副寡妇身子留着,万一你失手被废了武功,想配益元丸的话还有条退路!”

    “你好固执!”张凡叹了口气,感动地拍了拍她身子的腰部下方,“那就不开客房了,走,回药膳馆。”

    兰忠拽着纪公子,走出会议室。

    纪公子心情相当焦燥,马上要到手的美女,突然间没戏了,以他的性格,根本不会服输。

    “兰处,这个姓张的到底什么来头?连你这个大处长都对他毕恭毕敬?”

    “你呀还年轻!”

    “他是不是名门望族出身?”

    “不是。”

    “是不是哪个实权人物的公子?”

    “更不是。”

    “那他到底是什么存在?以至于你兰大处这么怕他?!”

    “他是江清那边山里的农民,他中专毕业,在村里开了个诊所。”

    “我去!农民?兰处长,你有没有搞错!农民,我一脚能踩死几个!你竟然怕他!”

    “就是农民,你不信算了!”

    纪公子若有所思:“……看来我眼神不差,我看他那样子,就不像是大户人家出身。原来是个农民,是个小村医!擦!早知道这样,我刚才直接揍扁他就得了呗!”

    “你敢打他?他不光是个小村医,他是我省有名的神医。”

    “神医?”纪公子以为自己听错了,大声叫起来,“一个给人看病的不是!值得兰处长这么陪小心?!”微信搜索公众号:wmdy66,你寂寞,小姐姐用电影温暖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