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592章须仰视才见

    擦!

    怪不得一象他们忙了两天没找到!

    原来躲在角落里!

    一伙外国黄毛,一般只能下榻于星级涉外酒店,谁能想到他们竟然到郊区小旅店住!

    可见这伙人相当地诡!

    张凡放下手机,兴奋地道:“沙莎,我得出去一趟,今晚不能陪你了。”

    沙莎已经听到了张凡手机里的对话,知道张凡要去火拼,吓得脸都白了,扯住张凡胳膊,颤声道:“我不要你去!我不要你去嘛!”

    “我非去不可的,沙莎。”

    “为什么?”

    “因为他们是杀手,是专和来刺杀我的。我不搞定他们,他们就会给我爆头!”

    张凡说着,迅速穿戴停当,回身吻了一下沙莎,转身往外走。

    沙莎提着裤子,跟着跑了出来,在他身后叫道:“张凡,你不能不去吗?!”

    沈茹冰此时已经整理完了病历,正在双手托腮,坐在诊桌前望着库房的门发呆,心里一阵阵异样的感觉。突然见张凡冲出来,沙莎在后面一边系裤带一边阻拦他,沈茹冰马上站起来,双手一横,一下子挡在张凡面前,厉声问道:“张凡,你要去哪里?”

    张凡站住了,张口结舌,犹豫着说还是不说。

    沙莎已经喊了起来:“冰姐,他要去跟一些杀手火拼!你快拦住他!不能让他去,不能让他去呀!”

    “杀手?哪来的杀手?”沈茹冰颤声问道。

    “没,没杀手,就是几个小混混!我去搞定一下,马上回来。”张凡掩饰地道。

    “不是,不是!”沙莎叫了起来,“沈姐,你千万别信他的话。刚才他跟一象通电话时,我在旁边听得清清楚楚。是一个国际的杀手团队,国际杀手呀!他去了,子弹可不长眼睛啊!”

    沈茹冰一听,脸皮一拉,双手叉腰,眼里严峻而可怖,沉声问道:“张凡,你以为你是谁?”

    “我,我是谁?我张凡哪!小村医一枚嘛。”张凡故作轻松,开玩笑地道。

    “你是一个医生,一个身怀绝技、救死扶伤的一代神医。这是你的定位!”

    “是又怎么样?”张凡摊开双手,耸耸肩,一副不解的样子。

    “你了解女人嘛?”

    “不太了解,尤其是有博士学位的冷女人,我更是一丁点了解都没有。”张凡话里带刺儿,冲着沈茹冰来的。

    “不了解女人,那我就告诉你实情:女人的择偶,是有条件的,她们需要的是能给她们安全感的男人。”

    “什么叫安全感?”

    “地位,财富!”

    “呵呵,继续……”张凡很感兴趣。

    “因为你是神医,有地位,有财富,所以沙莎,还有另外几个女人,才死心塌地地爱上你!”

    “嗯?新鲜,我还是第一次听说。”

    “要是你不信,你可以试试:当你变成一个每天挣20元钱的穷村医,你身边的女人会跑光!”沈茹冰冷笑一下道。

    “错!肯定会有跑掉的,但不会跑光。起码,我妻子刘涵花不会跑掉。因为她是在我穷得连20元都没有的时候嫁我的。”张凡颇为自豪地道,然后转身问,“沙莎,你会跑掉吗?”

    沙莎的回答,出人意料:

    “我会,我一秒钟都不会耽搁,我会马上离开你!”

    沙莎高声喊道。

    意外是意外,但张凡并不生气。

    因为他明白,沈茹冰说的话,绝对是生物规律,与人性、与情感无关。

    “如果我穷得只有20元钱,即使你不跑掉,我也会把你从我身边赶走的!”张凡平静地道。

    “知道这点就好。我刚才的假设,为的是要你明白:女人们不是仅仅爱上了你这副臭皮囊,更重要的是爱上你的身份定位和你的财富。”

    “我有点糊涂,你究竟想说什么?说女人都很势利不是?”张凡微笑问道,深深地打量沈茹冰的瞳仁,那里面深邃无边。

    “女人的选择,不是势利,而是本能!张凡,我告诉你,你的个人定位很重要!定位在神医上,女人们会喜欢你!如果你把自己定位在一个打打杀杀、嗜血成性的杀手上,起码,我对你的感觉,就只剩下了恶心!”沈茹冰道。

    张凡一愣,心中一紧!

    博士的高论,果然醍醐灌顶!

    以前,张凡并没有想到这一点上去。

    人类女性的择偶,不,应该说动物界雌性的择偶,历来是以雄性凶猛为标准的。

    为了这个,雄性动物在发晴期要进行决斗:胜者通吃,雌性尽收膝下;败者滚蛋,基因划上句号!

    百万年来,一直如此。

    可是,工业化革命以来,以体力赚取财富、获得生存空间和安全感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

    男性之间械斗的胜者,未必是生活中的强者。

    技术,智慧,成为新的决斗胜利的标志!

    如果执迷不悟,一味以嗜血杀伐为乐的话,已经职业化、社会化的女性,会对他反感的!

    在神医和杀手两者之间,张凡需要选择前者。

    诊所里一片寂静,三人伫立不动。

    张凡又赞佩,又感激,看着沈茹冰,久久,才慢慢地说:“你说的相当深刻,我会永远记住的。”

    “那你还去不去了?”沈茹冰微笑含情,伸手帮他理了理衣领,就像一个大姐姐关心自己的亲弟弟。

    “去!”张凡斩钉截铁,吐出一个字。

    “你……你气死了我!”沈茹冰委屈得眼里泪花闪闪,带着哭腔。

    “冰姐,沙莎,我知道你们是担心我的安全,谢谢你们。冰姐说的道理,我也真心相信。可是,你们只想到其一,没想到其二。这个银狐杀手团,是世界顶级雇佣杀手团队,里面高手如林。这次,他们的狙击手到张家埠村朝我放冷枪,若不是我有点小特异功能,当时已经脑袋开花了!所以,这剩下的三个杀手,不把他们解决,我的生命是命悬一线的!你们明白吗?”

    沈茹冰和沙莎面面相觑。

    这么可怕!

    两人眼里满是恐惧和担忧。

    “嗜血杀伐和正义的防卫,是完全两码事!”张凡一字一句地道。

    “神医的定位和神医的形象,既不应该、也无法以懦弱和无原则的宽容为代价!要知道,西方一些国家的**白左理论,是社会发展到一定程度才诞生的!而且,它也是有一定虚伪成份的!”张凡又加强了一段。

    沈茹冰和沙莎完全愣住了!

    沈茹冰刚才滔滔不绝的大理论,她以为张凡会佩服得六体投地,没想到,张凡这个小中专毕业生,竟然技高一筹!

    以前只知道他医术绝伦,今天才知道,他脑子里装的不仅是医术!

    男人如果有思想的光华,对女性有更深一层的影响力和吸引力!

    一直以来在思想水平上对张凡有居高临下的沈茹冰,忽然之间,感到站在自己面前的小村医形象极为高大,她“须仰视才见”了!微信搜索公众号:wmdy66,你寂寞,小姐姐用电影温暖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