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594章黄雀在后

    灯光下,三个黑衣人横三竖四地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快来看!”七猫扯着嗓子朝楼梯那边喊。

    一象他们几个听见喊声,纷纷冲上楼来。

    张凡和沈茹冰信步赶到时,三个黄毛杀手已经快没气了。

    张凡伸手摸了一下脉,只剩下微微的一丝脉气。

    蓝蓿芥子气暂时阻断了杀手的神经元传导功能,像机器断电一样。

    “把他们都弄到床上,应该还有救!”张凡急忙道。

    “刘总,据我分析,这几个小子是在房间里吸毒过量而死,咱们报警吧!”三虎坏坏地笑道。

    “三虎,说什么话呢?医生在此,能见死不救?”沈茹冰一本正经地道,“这几个杀手虽然可恶,但他们也有妻子父母,亲人们也都在盼着他们能平安回家呢。”

    “救活了,恐怕不好处理!”一象说道。

    张凡也不说话,从怀里掏出蓝蓿芥子解药,用指甲勾了一点点,放在杀手的鼻孔里,“扑”,向里吹一口气。

    过了两三分钟,只见三个杀手微微地开始呼吸起来,手脚也慢慢地动弹,接着睁开了眼睛!

    其中一个叽哩哇啦地讲了一串鹰语。

    张凡的鹰语水平仅限于初中课本上那一点点,再加上老外说得又快,根本听不明白。

    “冰姐,这家伙在那逼逼什么呢?”张凡只好求助于沈茹冰。

    沈茹冰皱了皱柳眉,“他在骂,骂我们不绅士,用毒气对他们下手,说毒气是世界战争联盟明文禁止在战争当中的!”

    张凡一乐:“强盗理论啦!不理他。他还说什么?”

    “他还骂我们是猪,不配跟他们交手,说我们大华国的人都是东亚病猪,早晚要把我们灭了……反正骂得挺狠地!”沈茹冰笑道,“没想到,这国际杀手,骂起街来,也有国际水平!”

    “很装逼!”

    “擦,骂人?搞死算了!”

    “对,弄死弄死,装麻袋里拉到垃圾处理场一扔,省事儿!”

    队员们来气了,纷纷议论着。

    “杀他们没什么意义,对于他们职业杀手来说,废掉了武功,生不如死。”

    张凡说着,走上前,伸出小妙手,在三个人丹田穴上各点一指。

    这一指透腹通背,指气直接贯穿身体。

    对方体内精气真元,顿时被强大指气击破,瞬间爆漏。

    腹内肠子绞动,疼痛如刀割。

    “啊,啊,啊……”三个杀手身体弯曲,扭动起来,发出痛苦的叫声。

    崩掉的丹田精气,此时渗入大肠,引起大肠拧花,当然是疼痛难忍了!

    接着,“扑扑”几声屁响,精气顺谷道狂泄而出。

    这屁果然与大华国民的屁不一样,带着一股酸奶酪和馊牛肉的腥气,不臭反酸。

    “好难闻!”

    “比狐狸屁还腥臊!”

    几个人纷纷向后散开,沈茹冰忙推开了窗户,让凉风吹进房间,这才吹散了满屋子屁气。

    精气一泄,腹内疼痛顿时消除,三个杀手的筋骨没了精气充实,气虚气短,肌肉顿时松弛下来,眼见着直挺挺的身子,突然软了下去。

    像泄了气的皮球,眼内无光,手脚扭动得也缓慢下来,似乎连抬起手的力气都不够。

    三个杀手惊恐地发现自己顿时失力,大惑不解,又是叽哩哇啦地嚷了起来。

    “他们说什么呢?”张凡问。

    沈茹冰微笑不语。

    “是不是又在骂人?”

    沈茹冰点了点头,“他们骂我们大华国人是地球上的蚂蚁,早晚要用原子弹和转基因把我们平了!”

    “你跟他们说,本来想留他们好胳膊好腿,现在只好惩罚一下了。”张凡略略一笑,对这几个野蛮的家伙心生厌恶。

    沈茹冰含笑用鹰语把张凡的话复述了一遍。

    三个家伙眼光透出受刑前的恐惧,拚命地把身子向床里挪。

    张凡伸手扯住一条条带毛的粗腿,运足内气,小妙手在膝盖处重重地点了几下。

    这几个“断筋化骨”重穴点下去,杀手的腿筋自膝盖以下,顿时变细弱不堪,处于半断半连状态!

    别说跑步跳跃,就是走路,也要打晃儿!

    “好了,”张凡松了一口气,“这下子,人畜无害了!”

    “哼,还是便宜了这几块臭肉!”三虎骂道,狠狠地给了杀手几脚,踢得他们哀叫连连,断了几根臂骨。

    “走吧走吧,打死了他们,还得浪费大华国一块地儿来埋。”张凡笑着,一挥手。

    几个队员朝杀手啐了几口,把房间里的一杆狙击步枪、四支消音手枪收起来,然后跟着张凡往外走。

    刚刚走出旅店门外,张凡猛然打了一个冷战儿!

    “趴下!”

    张凡大喊一声!

    同时,猛地搂住沈茹冰,两人滚倒在地上。

    狂狮队员几乎在同时,撤进了旅店门内。

    “怦怦怦”一连三声枪响。

    街对面一根水泥电线杆后,闪出三道火光。

    “有杀手!”一象喊了一声,随手两枪打过去。

    电线杆后的杀手闪头躲过擦面而来的子弹,“嘣嘣嘣”又是五、六枪,黑暗中道道火光射过来。

    张凡搂着沈茹冰一滚,骨碌碌,滚落到墙角。

    真没料到,在三个杀手背后,还有一个隐藏的杀手。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沈茹冰被张凡拦腰抱着,臀部紧贴在张凡下腹部,姿态相当不雅,特别有一种雌伏的屈辱感,她用力扭了扭身子,想把张凡推开:“你干什么呢?耍流珉?”

    “不想死的话,趴着别动!”张凡狠狠地道。

    沈茹冰在黑暗中看到张凡眼里的严厉,忽然有点害怕,便停止挣扎,保持着这样的姿态,又过了十几秒钟,竟然适应了,感觉被男人压倒在身下,竟然不是那么不可接受,反而有一种充实感和被征服的自得感。

    电线杆后的杀手打光了子弹,正在换弹夹。

    “别动!”张凡嘱咐着,然后从她身上滚下来,一猫身,窜了出去。

    张凡的动作如鬼影般快捷,杀手看见一团黑影如风一样飞了过来,吃了一惊,张凡的速度不是人的速度,杀手根本来不及把弹夹卡上,索性弃枪,随手一抛,两只三角飞镖打了过来。

    子弹不敢接,麻地飞镖算个球!

    张凡眼见路灯下两只黑点迎面而来,快到眼前时,他怒吼一声,气随意到,掌气如虹迎镖而上。

    飞镖遇气,减慢速度。

    张凡小妙手闪电一抓。

    两只飞镖已然夹在手指缝里了。

    “上帝之手!”杀手叫了一声。

    杀手此时的震惊,无法用语言形容,能在空中接住飞镖的高手,他不但没见过,甚至没有听过!这次他做为杀手组组长,带四名杀手前来大华国,本来以为唾手可得,不料先是张家埠失手,刚才旅店又被端了窝儿!

    原来,大华国的高手神乎其神,非他这类末位杀手所能抵挡!

    这次任务,看来就是送死!

    困兽犹头,杀手又掏出三只飞镖。

    这三只飞镖与前两只不同。

    前两只是用钢片打磨成的三角形,在空中飞而有形有影。

    这次甩出的三只,是细如毛发的毒针。

    上面渨了剧毒,沾身即死。

    别说是黑夜里,即使是在白天,用肉眼也难以看清这么细的针!微信搜索公众号:wmdy66,你寂寞,小姐姐用电影温暖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