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595章诈死

    张凡的古元玄清秘术炼到道元层之后,不但体内气场充足,感知范围也扩大了,从一两米扩大到了十几米半径。只要飞镖进入这个范围内,他立即能够感知。

    更况且对方的飞针是金属制品,对气场的搅动较大。

    若是竹签,恐怕张凡就倒霉了。

    飞针进入感知气场的信息,立即传向张凡大脑中。

    一瞬间,张凡已经判断出飞针的方向和速度。

    他迎着飞针,小妙手一伸!

    三支飞针己然夹在了手指缝之中。

    这种针也接得住?

    杀手简直不敢相信。

    杀手相信的是自己遇见了鬼!

    他顿时意志崩溃,脚下抹油,一缩身,向后逃跑!

    “哼,”张凡微微一哼,“打了我好几镖了,我也还你一镖!”

    张凡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小妙手一抖,腕力借助内气,送出掌心,一只三角飞镖激射而上,瞬间己到,正打在杀手膝弯之处,深深嵌入腿中!

    杀手右腿一弯,一个狗抢屎,栽在马路牙子上。

    张凡正待冲上前将杀手拿下,忽然后腰一阵柔软,一个温热的身子贴了上来。

    沈茹冰紧紧抱住他,叫道:“危险!不要上前。”

    “你这样才更危险!”张凡一声低喝,反身把沈茹冰抱住,又是一个驴打滚儿,将沈茹冰护在自己身下。

    此时,一象几个人已经冲出旅店大门,向杀手疯狂扫射。

    杀手身手极为非凡,虽然右腿已废,但并不太影响他腾挪躲闪,他一个打滚,躲开弹雨,藏身到一只方形铁垃圾桶后边,掏出最后一支飞针,向张凡和沈茹冰甩来。

    这小子也是因为死到临头,想杀一个赚一个,这一支飞针,他使尽全身力气,要给张凡致命一击。

    若是张凡一个人,当然是可以躲开或者抓住毒针。

    但他怀里抱着一个如花似玉的冰美人,就另当别论了。香、软、温……在这种情况下,就是再淡定的雄性,也会分神。

    待张凡感觉到空中飞来暗器时,已经稍晚,毒针已经到了胸前。

    张凡小妙手没有来得及挥出,毒针已经扎入左胸之内了!

    “啊!”

    张凡尖叫一声,身子一抖,从沈茹冰身上翻滚下来。

    一象几个人从不同角度向垃圾桶包抄过去!

    杀手三面被围,身后是楼房,已经是逃无可逃了。

    三虎“嘣嘣”两枪打过去,打在垃圾桶上。

    趁杀手缩头头躲避的功夫,三虎已经飞身上前,一个虎扑,将杀手扑倒在地。

    杀手腿受重伤,根本无法抵抗,被三虎用膝盖压在地上,双手扳住脑袋,就要来个180度“大回头”!

    “别拧断脖子,等刘总过来发落。”一象阻止道。

    正在这时,大家听见沈茹冰失声叫道:“快过来,张凡不行了!”

    四个人回过头去,只见人行道上,沈茹冰跪着,怀里抱着张凡。

    一象大吃一惊:“怎么搞的?张总受伤了!”

    四人拖着杀手,围了过来。

    “张凡,他中了毒针!”沈茹冰失魂落魄,紧抱着张凡,把脸贴在他脸上,不断地吻着,“小凡,小凡,你不要死呀!”

    张凡紧闭双眼,一动不动。

    一象上前,伸手试了试张凡鼻孔,不禁失声叫了起来:“张总,张总……”

    “张总,你没事吧?”三虎大吼起来。

    七猫和五狼一人抓住张凡一只手,哭了起来:“张总,张总你别吓我们好不?你不要装了,我们知道,你是不死鸟,你不会死的……你要是真死了,我们兄弟几个投靠谁呀!张总……”

    “张总刚刚休克,快做人工呼吸!”一象道。

    狂狮战队队员,每人都熟悉一套战场急救措施,人工呼吸更是最一般的技术。可是,有沈茹冰这个大医生在场,人工呼吸轮不上他们吧?

    四个人面面相觑,然后一齐看着沈茹冰。

    沈茹冰刚才是被吓傻了,竟然忘了抢救。

    经一象提醒,她伸手试了试张凡鼻息,鼻息细若游丝。

    此时先使张凡恢复呼吸才是最紧迫的,不然的话,几分钟之内脑细胞缺氧死亡!

    “你们都看着我干什么?”她发现,四个队员眼里都有怪怪的神情。

    “人工呼吸这项工作,只有沈大夫能做好。”三虎“认真”地说。

    沈茹冰也没时间犹豫了,张开小嘴,轻轻地贴在张凡嘴上,深深地向张凡肺内吐进一口气!

    一口又一口,呼……吸……呼……

    沈茹冰熟练地做着人工呼吸。

    张凡刚才被毒针击中心脏神经,顿时全身麻痹,呼吸和心脏同时停止,不过丹田之内古元真气并没有任何损伤,依然守卫着他的生命元丹。

    他的意识相当清醒,此刻正在运丹田之气到心脏之处驱除毒素,恰好被沈茹冰小嘴灌进来一口空气,只觉得鼻中香花溢气,肺中暖如春风,尤其是嘴唇被她双唇紧紧贴住,感觉十二分的舒适和陶醉,一阵幸福感立刻窜遍全身。

    热流自双唇扩散,全身古元真气立即鼓荡脉络,瞬时的麻痹马上消除,张凡继续运气于心脏,以意导气,巨大的内气压力,直接将毒素从针眼处排遣出来!

    毒素一除,身体一轻,张凡心中振奋:没事了?

    本想就此睁开眼睛,但沈茹冰一下一下的人工呼吸,实在是太专业了,真想让她永远这样“呼吸”下去……

    但沈茹冰突然停止了人工呼吸。

    张凡深深责怪自己:怎么这么快就呼吸正常了?

    沈茹冰感觉到了张凡呼吸已经恢复,便停下嘴,轻轻问道:“小凡,小凡,你好点没有?”

    张凡喃喃地道:“冰姐,我……恐怕不行了。毒针扎在心脏上,针上有剧毒,现在,我的心已经变黑了,我还有两分钟的时间了……”

    “小凡,我不准你死!”

    沈茹冰声嘶力竭地喊了起来。

    张凡伸手握住她的小手,“冰姐,我临死之前,有几句话要交待给你……”

    一象等几人一听,马上后退,离开远远地。

    临终遗嘱里一定有秘密,外人不宜旁听。

    “小凡,你不要吓我呀,你死了我怎么办?”

    沈茹冰泪如雨下,紧紧地握着张凡的手。

    “冰姐,我有一句话,要是不说出来,我死不瞑目……”

    “小凡,你说吧,我听着呢!”

    “冰姐,你说真心话,不要骗我,你想不想做我老婆?”

    此话一出,沈茹冰愣了:都快死了,还想着那事?

    是因为有真爱情?

    还是因为他是支大蜡笔?

    沈茹冰糊涂了,犹豫了,不知怎么说。

    “快说,我没时间了。”张凡颤声催促着。

    看着张凡英俊的面庞,沈茹冰内心一阵热:一年来两人交往如姐弟,她曾无数次幻想着两人成为夫妻的美好景象……她一直压着心中的情愫,表面上做出一副冰冷的模样,从示向他透露过心扉。此刻,他快死了,再不透露,就没机会了。

    想到这,沈茹冰情切切意殇殇地道:

    “小凡,这还用问吗?你傻吗?你看不出我对你好吗?可是,你有老婆,所以我没法嫁给你呀。”

    “小凡,我知道你对我好,你喜欢我,我也喜欢你,从第一次见面,我就知道自己这一生,不可能嫁给别人了,我是非你不嫁呀!”

    “小凡,若是你不死,姐就不在意你有没有涵花,姐这辈子,就跟定你了。姐不跟你要名份,姐就做你一辈子的婚外情人也是幸福呀。”

    “小凡,只要你不死,姐明天就把身子给你……小凡,小凡……”微信搜索公众号:wmdy66,你寂寞,小姐姐用电影温暖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