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596章骗婚

    沈茹冰脸上落泪,泪珠成串,连接滚落到张凡脸上,滴滴人路灯下闪亮晶莹。

    “小凡……”她俯身下去,嘬起红唇,轻轻吻住他的脸,双臂环住他双肩,用力抱紧,好像生怕他从自己怀里飞出去一样,眼神的光,惊恐而绝望。

    过了半晌,张凡眼睛微微颤动,紧接着,欠开了一条缝。

    沈茹冰看见了他的瞳孔。

    “小凡,你看着我,姐在这儿,姐抱着你呢。姐不让你走,不让你走哇……”沈茹冰越哭越伤心。她担心,张凡从垂死中忽然睁开眼睛,莫非是回光返照的最后一刻?

    张凡嘴唇动了一动,轻轻地吐出两个字:“冰姐……”

    “姐在这呢,小凡,小凡,还有什么话,快跟姐说,姐听着呢!”沈茹冰知道张凡的时间不多了。

    张凡有气无力,喘息数次,声音断断续续:“冰姐,有一句话,我说了,你可不要生气呀!”

    “姐不生你气,姐以前老是跟你怄气,姐以后再不了,小凡,你说吧——”沈茹冰抽泣不己。

    “明天,我去订一个总统套房,咱们俩把事办了。”张凡的声音忽然提高了,脸上微笑着,说完这话,一纵身,从她怀里挣脱开来,坐直了身体,耸了耸肩,伸手轻轻拍了拍她的香肩。

    张凡没事了!

    沈茹冰愣了好几秒钟,脑海里在尽力适应眼前的突兀!

    当她终于明白是怎么回事后,顿时羞愤万分!

    想到刚才自己的倾心表白,她几乎羞得无法自持,猛地站起来,化悲痛为愤怒,手指张凡,银牙狠咬,一字一句地道:“好,好,张凡,你记住,我沈茹冰这辈子就是嫁不出去,也不会跟你有半点关系!”

    说完,捂住脸,转身便跑。

    “快把她拦住!”张凡喊道。

    几个队员忙冲过去,把沈茹冰拦住。

    一象劝道:“沈医生,沈大姐,别生气,有什么话好好说,要是张总有什么不对的,我们几个帮你出气!”

    “他,他,张凡他不是人!”

    张凡此时站了起来,健步走过来,一手挠着头,一手去拉沈茹冰,嘴里说出来的话,全是低三辈儿的口气:“冰姐,您别生气,我不是故意骗你的,我刚才真的是被毒针给麻倒了,后来你人工呼吸,再加上我用内气驱毒,这才恢复……”

    “骗人!全是谎话!”

    “冰姐,要是我骗了你,那也是善意的欺骗,你实在生气的话,我再重新死一回吧?”

    说着,满脸堆笑,给沈茹冰鞠了一个躬。

    沈茹冰此时内心温暖,早己不生张凡的气了,呶着嘴,训斥道:“张凡,以后再跟我玩轮子,我把你从素望堂开除!”

    “真的不敢了!冰姐。”

    几个队员在一边,已经看出了几分眉目,不禁议论起来了:

    “张总,你骗沈大夫什么了?”

    “还能是什么?骗婚呗!”

    “张总,您高呀!我还是光棍呢,张总以后要多多指教把妹绝招,帮我解决一下单身问题。”

    “沈大夫,你刚才,跟张总承诺了什么?!”

    沈茹冰脸上一阵阵发烧,跺脚道:“都给我闭嘴!”

    “沈大夫,我们很想听呀!张总听了你的话,起死回生,你到底说了什么?”

    “闭嘴!”沈茹冰跳脚道,“以后谁再敢提这件事,休想从我这里拿到一分钱值班费!”

    队员们偷笑着,不敢再乱说了,大家拖着杀手,回到了镇外的车里。而直到此时,镇内才响起一片警笛声。

    “你是这次刺杀行动的头儿吧?”路虎车里,张凡对躺在后座上的杀手问道。

    “是,又怎样?”杀手怒目相对。

    在车内灯光的照映之下,张凡看到,眼前的杀手满脸大胡子。

    “你们的下一步计划是什么?”

    “你最好杀了我。想从我嘴里得到情报?这说明你太不专业了!”大胡子嘲讽道。

    “呵呵呵,”张凡一阵嘲笑,“你以为自己很专业吗?总共来了五个人,一个死了,三个武功废了,还有你,成了俘虏!这就是世界第一的杀手团队的杰作吗?”

    大胡子不服:“哼,不要以为自己了不起!我们这五个人,只不过是银狐队里最低级别的杀手,这次是五福会给的钱太少,我们组织才没有派出最优秀的杀手。要知道,我们的杀手分三个级别,最高级别的杀手一旦派出,没有哪个目标会活着!”大胡子相当骄傲地说着。

    “那么说,五福会只要出到足够高的价格,我就没命了?”

    “你的死相,会相当难看。”大胡子快意地说。

    “你们这些番外杀手,最大的缺点就是太把自己当回事。本来自己败相相当难看,硬要说别人难看,我也真是服了你们了。”张凡轻松地道,叨起一支烟。

    坐在身边的三虎马上把打火机打着火凑上前给张凡点了烟,笑道:“刘总,把他扔山里喂狼狗得了,跟他磨嘴皮子,不值得。”

    大胡子以为自己死期将近,而且是被狼啃掉,不由得害怕起来,为了掩饰自己的恐惧,嘴里却是大声喊了起来:“东亚病猪!你们这群猪猡!下一回,我们银狐的高级杀手,会把你们骨头碾成末,你们的家人也不会放过,会把他们一起跺成肉泥!”

    张凡一皱眉,内心本来的一点隐恻之心顿然消失,挥了挥手,道:“把他武功废了,绑好了,送回镇里交警察处理吧。”

    “是!”三虎答应一声,挥手戳几下,分别戳在大胡子的腿上和肩上。

    大胡子四肢顿时松软下来,筋断了。

    五狼和七猫取出绳子,把大胡子绑成了粽子,拖下车去。

    “快去快回,就跟警察说,你们在路上拣到的他。”张凡嘱咐道。

    三虎眨着眼,把大胡子扔上另一辆车里,神秘地笑道:“张总,会很快的。”

    说着,跳上车,启动了汽车。

    只过了几分钟,三虎的车就开回来了。

    张凡问道:“怎么这么快?警察没盘问你们什么?”

    三虎耸了耸肩:“刘总,这小子武功相当了得,半路上弄断了绳子,自己跳水库里死了。”

    张凡轻轻地责备:“这样不好。废了他武功,也就达到目的了,弄死他干嘛?”

    “这小子心狠手辣,留着早晚是祸害!”三虎神秘地道,“我听说,那个水库里养了大量乌龟……”

    “别往下说了好不?”张凡摆了摆手,笑了一下,道:“走,我们回素望堂,沙莎已经准备了夜宵!”微信搜索公众号:wmdy66,你寂寞,小姐姐用电影温暖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