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597章饭桌上的战争

    一行人回到素望堂时,果然,沙莎已经做好了热腾腾的夜宵。

    大家也都饿了,狼吞虎咽地吃起来。

    沙莎担惊受怕了两个小时,此刻见张凡平安回来,喜得嘴都闭不上,吃饭时不断地给张凡添汤夹菜,眼里情意绵绵地全是爱,一眼一眼地扫着着他,还瞅空子在桌子底下摸他一下。

    这一切当然逃不过沈茹冰的眼睛。

    沈茹冰轻轻扫了沙沙一眼,鄙夷地说了一句:“至贱无敌。”

    沙莎情知沈茹冰是在骂她,却又接不上话,只好咽下这口气,为了“回敬”沈茹冰,她对张凡更是热情了。

    此时,沈茹冰的心里相当五味杂陈。刚才在小镇现场自己的那番“表白”,令她心里十分尴尬,这会儿,仍然没有缓过劲来,吃饭时一直回避张凡的目光,好像不是张凡骗了她,而是她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张凡左边坐着沙莎,右边坐着沈茹冰,心里比较畅意,见沈茹冰神情不自然,便伸手从桌下碰了碰她的膝盖,轻轻抚摸了几下。

    沈茹冰心里正烦,忽然腿上一热,舒服极了。

    她本能地希望张凡的手继续停在她那里,希望那手更放肆一此,但天生的矜持和自尊,令她把手伸下去,狠狠地掐了张凡的大腿一下,眼睛里冒出愤怒的光,嘴里说道:“有些人,总是自我感觉良好,觉得自己是香饽饽,其实呀,只是一块嚼过的馍馍,很没意思。”

    张凡听了,也觉得没情没趣,便把手从她腿上移开,给沈茹冰倒了半杯葡萄酒,说:“冰姐,谢谢你今天救我一命,张凡没齿不忘。”

    沈茹冰发现沙莎眼睛里透出疑惑的目光,便淡然地道:“你以为我情愿救你?哼,要不是我临出发时答应过沙莎安全地把你带回来,我才不管你死活呢!”

    沙莎愣愣地看着张凡,又看看沈茹冰,问道:“怎么,小凡他出危险了?”

    三虎在一旁狡黠地一眨眼,压住快要憋不住的笑,说:“沈大夫医术高超,战场急救功夫十分了得,几口人工呼吸,就把张总挽救过来了!”

    “人工呼吸?”沙莎几乎惊叫起来。

    张凡见情形不对头,弄不好要引发沙莎和沈茹冰之间的大战,马上道:“沙莎,你别听三虎胡咧咧!我根本没事,哪里用得着人工呼吸?扯呢!三虎,我看哪,你快下岗了!”

    沙莎相信三虎的话,不相信张凡的话,顿时胸口起伏,脸色有些微微地红晕,眼里也有一层酸气,看着沈茹冰,讥讽地道:“茹冰姐姐的医术那是没说的,在我们那届同学中,只出了她一个博士。别说人工呼吸这类小技术,就是……”

    张凡一听,紧张万分,沙莎这张破嘴,再说下去,准会惹出娄子!他伸手摁了沙莎肩膀一下,说:“沙莎,你能不能少说两句!”

    沙莎见张凡眼里严肃,吐了一下舌尖,低头喝汤,不再说话。

    沈茹冰被沙莎这一问,忽然觉得自己像个小偷,偷了沙莎的东西,不知不觉之间,感到自己又惭愧又愤怒。

    转念一想:我凭什么惭愧!

    我认识张凡在先,你沙莎在后。

    难道就因为你和张凡那个啥了,他就属于你私有了?

    如果是这个道理的话,哪天我也和张凡那个啥,看张凡最后属于谁?!

    你除了会浪,你还有什么吸引力?我还争不过你?

    想到这里,沈茹冰拿起一只鹌鹑蛋,仔细地剥了蛋皮,然后用手捏着,送到张凡嘴边,亲昵地道:“小凡哪,你今天休克过,要不是我人工呼吸,你真就交待了!来来,吃个鹌鹑蛋,鹌鹑蛋黄里有稀有矿物质,对心脏有好处!”

    说着,把鹌鹑蛋往张凡嘴里一塞,然后狠狠地斜了沙莎一眼,意思是说:怎么样?我就跟张凡好,你管得着吗?我今天给他人工呼吸,明天保不准我还让他睡了我!你管得着吗!

    沙莎气得眼里冒火,却说不出什么来!

    毕竟,沙莎跟张凡的事,并不是公开的夫妻关系!沙莎没办法去阻止别人对张凡示爱。

    这顿饭在两个美女的勾心斗角中结束。

    张凡回到江清以后,心中一直有疑团。

    乐果西施上次欲言又止,让他放心不下。

    因此,他每天都给她发几条微信,拐弯抹角地试探她,想知道真相。

    乐果西施却装做什么也没发生,与张凡应酬着。

    张凡本想去找她,但她说,这些天她在镇里住,住在表姐家里,张凡来的话,恐怕不方便。

    张凡又约她出来吃饭,她推说表姐病了,她帮着忙家务,根本抽不出时间来。

    她越是躲避,张凡越是好奇,到后来竟然有点焦急了。

    有一天,韩淑云从江清城里打来电话,她得知涵花去了水县,便担心张凡的生活没人照顾,想要张凡到江清,住到她家里。

    张凡这些天忙着给村里跑项目,初步选定一个养殖的项目,镇里、县里到处跑,没功夫去江清,身边竟然一个女人也没有,晚上确实有些孤枕难眠,想了想,便对韩淑云道:“要么,你回来吧。”

    韩淑云拒绝道:“我回去?住你家?小心村里人唾沫淹死你!”

    张凡笑道:“我傻吗?我会让你住我家?我意思是,我在镇上给你包个酒店房间,晚上,我可以偷偷去见你,你也可以来我家……”

    韩淑云高兴地答应了。

    张凡继续说:“不过,我有个条件呀。你得帮我一件事,帮我探听一下,乐果西施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没问题,我们姐俩处得还挺好,我到镇上后,天天去找她玩,慢慢跟她渗透,她会对我说心里话的。”

    韩淑云和乐果西施都曾被张凡点过悍筋,因此没有嫉妒之心,两人之间能和平相处,共事一夫,彼此都没家没业,闲着没事便聚在一起,早己是无话不说的闺蜜了。

    这件事安排完后,张凡静待韩淑云的消息。

    一直等了三天,韩淑云那里也没传来结果。她只对张凡说,她发现乐果西施肯定是有心事,她还要慢慢地做工作。

    张凡正在为这事郁闷,一天,忽然周韵竹打来电话,说美容化妆品出了问题,要张凡马上赶过去。

    张凡内心一惊,不知出了什么大事,心中祈祷千万别出现过敏毁容的事故呀!

    心中焦虑,一路开车狂奔,急匆匆赶到周韵竹公司总部。

    因为时日渐近秋季,化妆品市场进入旺季,芙蓉消脂霜和仙葩嫩肤露销售情况越来越好,仅仅这两个月,张凡就分到了七位数字的利润分成,而且市场的占有率越来越高,按这个趋势发展下去,到了今年春节前的化妆品最高峰时,应该会有翻倍的利润!

    毕业一年来,从最先的妙峰村小医务室,到张家埠村医务室,再到素望堂、天健公司……这一连串的发展,令他始料不及,每当闲来没事打开银行账号看着那一串串令人眼花的存款数字,心中就有一种狂喜。微信搜索公众号:wmdy66,你寂寞,小姐姐用电影温暖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