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599章不是喜脉

    周韵竹明白,张凡手下的那些特战队队员个个能力超群,便放心了,有气无力地点了点头。

    刚才,她被张凡一阵非人般的“折磨”,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眼皮抬不起来,一心想重新睡一觉,便慵懒地道:“现在我只想睡觉。今天一天的日程安排太紧了,好多事还没有办呢!都怪你,一点都不知道惜香怜玉。”

    张凡见她脸色疲惫,属实是劳累过度,心中不由得升起怜爱,几分自责地说:“韵竹姐,对不起。我一见到你,就细胞兴奋,就头脑发昏,就不知深浅……以后,你提醒着我点。”

    周韵竹见张凡情真意切,一阵心热,感动地道:“小凡,不要这么说嘛,姐高兴你这样……”

    张凡见她娇怜的模样,心里又是一阵狂跳,几乎想再重新爱一次。

    周韵竹情知必须交枪投降,便幸福地轻轻推开他的手,柔声道:“留着晚上吧,晚上来我家住,姐好好疼疼你。”

    张凡点点头,已经好长时间没在周韵竹那里过夜了,心中还是很期待的。

    他正准备告辞,忽然手机响了,一看,是苟院长打来的。

    苟院长在电话里说,市中医院组织了一次基层义诊活动,问张凡要不要参加进来?

    “这个,必须的,我必须参加。”

    张凡爽快地答应下来,然后告辞周韵竹,急匆匆下楼来。

    刚走出电梯间,只见一个前台服务员扭着细腰跑了过来。

    她穿一件裹得紧紧的旗袍,凸凹相间,属实养眼,说话的声音也特养耳:“张经理,能否留步?”

    “什么事?”

    张凡被旗袍风景吸引了,内心感慨道:旗袍真是个好东西,把女人身体最美好的都体现出来了。

    旗袍女道:“张经理,我求您办件事。”

    “说吧。”面对姣美,任何男人都下意识地不去拒绝。

    “我一个中学同学,最近病了,查不出来什么病。想请你给看看。”

    “人呢?”

    “她妈妈在楼外车里等你呢。”

    “噢……那好吧。”

    张凡和旗袍女走出大楼,果然看见不远处停着一辆劳斯莱斯。

    车门边,站着一位中年贵妇。

    “王姨,这位就是张凡张神医。”旗袍女介绍道。

    这位被服务员称为王姨的中年贵妇,高胸大臀,穿一身名牌,指头上戴着三四个钻戒,自以为很体面地伸出又白又胖又软的手,声音十分拿捏地道:“我听说你有些名气,今天,叫你给去给我女儿看看病。价钱方面,你说个数吧,我们这样的家庭,主要特点是不差钱。不过,你也不能随便宰人。”

    张凡听到对方口气很大,话里面有一种“请你看病是瞧得起你”的意味,顿时心生不悦,冷冷地说:“要是先谈钱的话,你还是去请别的人吧。不陪。”

    说着,转身便走。

    旗袍女大概是答应过人家,生怕此事不成,见张凡要离开,忙冲过去,轻轻挽住他胳膊,娇娇地道:“张神医,给点面子嘛。”

    张凡想挣脱开来,但旗袍女死死地搂住张凡的腰,把整个身子都紧贴上来,大吃豆腐,弄得张凡哪里忍心,只好回过头看着王姨,道:“医生,不是店小二,不是你可以呼来喝去的。记住,看医生的话,要说请,不是叫。做人,基本的礼貌必须具备,记住了吗?”

    王姨略略地表示了一下歉意:“对不起,你误会了。我的意思是双方谈个合理的价格嘛。”

    “价格现在定不了,要看病情再谈价。”张凡淡淡地道。“不过,我时间不多,只能抽出一个小时给你女儿看病。”

    “那快请上车吧。”王姨终于说出了一个“请”字。

    张凡坐进劳斯莱斯里,差一点被车里的香水气给弄晕头,急忙道:“打开车窗打开车窗!香水控呀!洒这么多干什么?生怕别人不知道你用的是兰蔻?”

    王姨被训斥了,想发作,但担心张凡脾气再上来,便没敢说话,乖乖地张凡打开了车窗。

    汽车开了十几分钟,开进天一天豪华小区。

    这个天上天小区,张凡以前听说过,它的楼价很高,住在这里的大多是江清市的暴发户。

    王姨领着张凡来到16楼一个极为豪华的跃层式单位里。

    看样子,这家人家很高调,家里到处装修,弄得一片土豪金,要多豪华有多豪华,不过,再豪华,也掩饰不住一种低档次,里里外外透着一股土气。

    “女儿,快出来,妈把大夫给你叫来了。”

    王姨冲着化妆间喊道。

    这时,一个十五、六岁的女孩,从化妆间里走了出来。

    张凡看了第一眼,就差点笑出声来。

    很搞的一个女孩。

    衣服超级新潮,胸前和膝盖上抠了好几个大洞,锔着一个爆炸式发型,左边是粉红色的,右边一半是天蓝色的,猛一看,活像大白天见了鬼,一看就是一个放荡不羁的富家女。

    她好像正在打游戏,被打断了,很不满意,白了妈妈一眼,抻了一个懒腰,玩世不恭地冲张凡撇了撇嘴,“你?是大夫?”

    张凡有些厌恶,没说话。

    “他就是你同学给介绍的张大夫,”王姨上前把女儿拉了一下,坐在沙发里,冲张凡招了招手,“张大夫,你可以过来给我女儿看病了。”

    张凡微笑着走过去,在女孩对面坐下,问道:“哪里不对劲?”

    “肚子疼,贼拉的疼,疼起来不要命。”那女孩说话的声音很重,口气很不耐烦,好像她的病是张凡给染上的。

    “月事怎么样?”

    “这个月的月事没来。”

    “以前每月的月事都准吗?”

    “一般都准时来,唯独这个月没来。”王姨有些担忧地说,并且向张凡使了一个眼色。

    王姨的意思是,女儿可能怀孕了。

    张凡会意,道:“把一把脉吧!”

    “把脉?有意思,我还没把过脉呢!”女孩一甩手,把手伸了过来。

    张凡细心地把了一会儿脉,微微地点了点头。

    “不是喜脉,但很不正常。”张凡脸色严峻地对王姨说。微信搜索公众号:wmdy66,你寂寞,小姐姐用电影温暖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