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600章医术到底行不行

    “我女儿得了什么病?”王姨一惊,把胖胖的身子向张凡挤过来。

    张凡感到了棉花包一样的柔软贴在自己身上,不禁一阵恶心,差点怄吐,暗道:你都老成什么样了?还跟我整这个?

    “你女儿紫宫很不正常,病情很严重。”

    “什么?你说什么?”

    “你女儿十几了?”

    “十七岁呀!”

    “十七岁怎么就得这种怪病?是不是结交了什么坏男人呢?”张凡轻蔑地哼了一声。

    王姨很不高兴,带着训斥的口气道:“我说你这个医生怎么回事啊!会不会说话?我要你给我女儿看病,你怎么说她结交坏人了?你看我们这个家庭,经济状况,你应该能看得出来吧!我们这么富有家庭的女孩怎么可能去结交坏人呢!”

    她说话的逻辑相当混乱。

    张凡不屑跟她争辩,板着脸,严肃的说道:“你女儿得的是一种弥漫性子宫炎。”

    “什么?什么?子宫炎,还糜烂?”贵夫人尖声地叫了起来,“这怎么可能呢?你有没有搞错呀!你医术到底行不行?不行的话,不要在这里装!”

    遇到这种没有礼貌的下贱人,张凡只有心里嘲笑,但并不跟她真正生气,很平静的说道:“如果不相信的话,建议你去市中医院妇科,做一个彩超检查,再做一下化验,一切就都明了了。”

    听张凡说得如此具体,王姨有些相信了:“那,病因是什么?”

    “真想听听原因吗?”张凡轻轻笑了一下,道,“这种病的原因,大约有三种。首先你女儿的自身免疫力稍差,对外来细菌和病毒的吞噬能力不强,导致外来的细菌在体内繁殖发炎。第二,不卫生的性生活。可以肯定的是,这些细菌是男人给带进去的。第三,由于不同男人的体液进入了她的身体,引起了她身体内部免疫系统的混乱,因此炎症不断扩大……”

    “妈,他胡说,胡说八道!!!”女孩下意识地夹紧了腿,尖叫起来,好像是受到了多大侮辱似的。

    王姨十分不满意,为了安慰女儿,喝道:“你这个小村医,我们家能让你看一回病,你应该感到荣幸!你在这儿顺嘴胡咧咧一套什么乱七八糟的!我警告你,再敢胡说八道的话,我叫人来卸你的胳膊腿儿!”

    张凡微笑一下,站了起来,用嘲讽的口气说道:“卸我的胳膊腿儿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女儿可能终生不育。”

    “终生不育?你咒我女儿?你真是贱人!”王姨骂了起来。

    “我警告你,”张凡严肃地说,“如果你敢再骂一句的话,我叫你的肚子比你女儿更疼!”

    王姨根本不害怕,用手指着张凡的鼻尖,恶狠狠的吼道:“跪下!快给我跪下,向我女儿道歉!”

    “你疯啦?”

    “不跪的话,我老公会整死你!”

    “哈哈,整死我?在你老公整死我之前,恐怕你已经没命了!”

    这时,楼梯上冲下来一个胖大男人。

    此人长得粗壮无比,一脸凶相,体重太大,踩得木楼梯咔咔响,像是要断了似的。

    他刚才显然是在楼上卧室睡觉,这会儿一边系腰带,一边骂道:“谁呀,哪来的野小子到我家来找死?”

    “老公!”

    王姨仿佛刚刚被张凡给“野蛮”了似地,委屈地叫道;“老公,怎么这么晚才下楼?再晚来一会,我们娘俩都被欺负死了!”

    说着,抹起了眼泪。

    胖男人眼睛红了,盯着张凡,指了指地板:

    “啊!卧槽泥马!你给我跪下!”

    张凡皱了皱眉:“你们一家人都病了吗?怎么又跳出个精神病?”

    “穷鬼!一个看病的臭小子,瞎了眼吗?没看见我家什么样子?是你惹得起的吗?”胖男人吼着,“跪下,给我老婆和女儿磕个头,兴许我一高兴饶你不死!”

    “要是我不跪呢?”张凡含笑问道。

    “不跪的话,你会后悔!到时候,你求我我都不答应了!快跪!”

    张凡心里忍不住,差点笑出声来,嘴角上挑,轻蔑地道:“你先跪一个,打个样儿!”

    说着,伸手向胖男人肩上一拍。

    胖男人庞大的身躯,竟然禁不住这轻轻一拍,只觉得肩膀发沉,双腿发软,一个前屈,扑通,跪在了地板上。

    他完全蒙了,也吓傻了,说不出话来。

    张凡轻轻松开手,一扯他衣领,把他提溜起来,笑道:“记住,在命令别人下跪的时候,要先弄清自己有没有这个实力!”

    一家三口,大眼瞪小眼,都不敢说话。

    张凡转身便走,走到门口时,突然回过身来,冲王姨道:“我跟你说,你的病比你女儿严重十倍,不及早治疗的话,会死在你女儿之前!”

    王姨刚才看见张凡的身手,情知今天遇见了高人,不禁把刚才的高傲全都扔到太平洋去了,脸色大变,抢上几步,喝道:“你胡说!老娘我吃啥啥香,身体倍儿棒,你说,你说说老娘身上哪有病?”

    “哪有病?你这是想让我给你义诊?不花钱就想诊病?呵呵,我没那么贱!”张凡说着,又要往外走。

    王姨急了,低头从抽屉里摸出两捆钞票,冲上前,狠狠地塞在张凡手里,道:“这是两万块钱,买你一个诊断,说,我到底是什么病?”

    张凡掂量一下手里的两万元钱,心想:过一会我要去给穷人义诊,正愁没带现金呢,这下子问题解决了。于是,高兴地把钞票装进包里,笑道:“你最近臀部有一个地方,经常发热发痒,每天要用指甲不停的抠,对不对?”

    王姨一听,脸上顿时尴尬起来,一只胖手不由自主地朝身后摸了摸,奇怪的问道:“是又怎么样?你怎么知道的?”

    她虽然嘴硬,但是心里已经软了下来,不断暗暗嘀咕:这小子难道真的是神医?

    “你这是爆发性皮肤癌的早期!”微信搜索公众号:wmdy66,你寂寞,小姐姐用电影温暖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