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604章露出马脚

    张凡一路回到江清,马上安排一象他们几个队员,全面铺开,动用关系,明查暗访,争取在天黑前找到乐果西施。

    特战队员接了任务,急匆匆分头行动去了。

    张凡正想开车去江边查找一下,车刚开一会,忽然接到苟院长的电话。

    原来,棚户区一些人制作了一面锦旗,送到基金会。

    送完旗却不走,赖在在基金会,非要见见张凡不可。

    苟院长应付不了这些粗人,只好请张凡去跟他们见个面。

    张凡心中正为乐果西施的生死而焦急,哪有心思接受这些人的顶礼膜拜,便推说有事去不了。

    又过了一会,苟院长再次打来电话,听声音苟院长非常着急,说那些人吵吵嚷嚷,怀疑中医院把善款给私吞了,所以才不得不请张凡去中医院一下。

    听见苟院长几乎用恳求的声音求他,张凡于心不忍,只好长叹一口气,把车头一转,直奔中医院而去。

    基金会设在中医院一楼,张凡赶到时,一群穷人模样的人,还有很多老头老太太,围在走廊里,议论纷纷,感觉到这阵势相当强大,像是一起有规模的医闹杂牌军。

    苟院长见张凡到了,得了救兵,激动地拉着他的手:“小凡,你快跟他们解释解释。”接着,冲人群道:“这位就是基金的捐助人士张凡先生,你们有问题,他可以解释。”

    这群人里,一看就有几个面不善的家伙,其中一个大嗓门,显然是头头,他嚣张地张凡喊道:“我们是来感谢恩人的,但中医院态度相当不好,这是为什么!”

    张凡一皱眉,心里相当反感,泥马这鸟样,也配享受好态度?便问道:“中医院怎么态度不好了?”

    “中医院一问三不知。张先生捐的基金,是为我们穷人捐的,我们有权过问基金的使用!”

    去!

    给点脸,就往鼻子上抓!

    救助你看看病,你便以为自己是大爷了?

    怪不得仲尼老夫子说:惟小人与女人难养!远则怨,近则不逊!

    张凡斜了他一眼,冷冷地道:“基金的使用,由我全权负责审查,我没记得聘请过别人来过问!”

    大嗓门被刺了一句,愣了一下,提高声音喊道:“张先生,实话跟你交个底儿,我们今天这些人,送锦旗并不是主要目的,我们是要拍死贪污基金的苍蝇!”

    “哼,挺有公德心呢,我还真没看出来。”张凡此时才明白,这伙人,其实是几个心术不正闹事的,盅惑了一群老头老太太,来医院闹事呀!

    “张先生,你受骗了!我们有证据,他们中医院私用基金。”

    “说吧,什么证据!”张凡看着大嗓门儿那张嘴脸,十分恶心,真后悔把钱用在这种烂人身上。

    “我们亲眼看见,义诊队的医生在饭店里大吃大喝,不是用的基金会的钱,是哪来的!”大嗓门道。

    “对,我们亲眼看见,一桌子菜,都是好菜!”

    “拿善款挥霍,这帮医生该死!”

    几个领头的人扯着嗓子嚷了起来。

    关于医生吃喝的事,张凡知道。

    因为义诊队的大夫大多是退休的老医生,七老八十的,他们不顾儿女的反对,好多人是带病出来义诊,精神感人。张凡曾经指示董丽,义诊队中午的伙食标准,不得低于贪官公款吃喝的水平!

    没想到被这些刁民给抓住了把柄。

    小题大作!

    泥马有能耐去举报贪官呀!几个老大夫吃桌酒席,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张凡感到心里巴凉巴凉的!

    他冷静地扫了一眼周围,问苟院长:“董秘书长呢?”

    “她在引产室忙着呢。”苟院长道。

    张凡耸耸肩,笑对大嗓门道:“假若你举报的是事实,你们有什么要求吗?”

    大嗓门脸上露出一丝狡猾的笑意,哼了一声,道:“我们要求查清事实,向社会公布真相。否则的话,我们要向市正府举报,向省电视台曝光,我们广大市民强烈抗议中医院基金会涉嫌贪污善款,更严重的是,我们怀疑有人通过基金会的名义,在洗黑钱!”

    擦!

    洗黑钱!

    这矛头直接指向了张凡!

    人心毒,毒如蛇蝎!

    你好心救助他,他反咬你一口!

    人之初,性本善,世上原有多少好人,就是这样被冷了一副热心肠!

    张凡沉默不语,心中却是杀机丛生。

    大嗓门以为张凡害怕了,乘胜追击道:“张先生,你的钱哪来的,是否涉嫌偷税漏税,我们暂且不追究。现在第一步,你给我解释清楚,吃喝的钱款,到底是从基金会出的还是医生自掏腰包!”

    他的声音咄咄逼人,像饿狼闻到了血腥味儿。

    张凡冷冷地看着眼前这张扭曲的脸,轻轻问道:“泥马是哪路孙子?我聘请过你给基金会查账吗?”

    “姓张的,你少跟我玩轮子!基金会既然是红十字会批准的机构,就必须接受社会公众监督!每个公民都有权过问!”大嗓门搬出了“公理”来压人。

    张凡嘿嘿一笑:“你,就你,也配公民这个称号?”

    “姓张的,别再继续假装慈善了!你们这些有钱人,没一个好东西。一肚子猪下水狗肠子!你坑害病人,骗了太多的钱,现在想利用基金会的名义,把你的钱洗干净?没门儿?我们广大人民群众眼睛是雪亮的,今天,你不给个说法,就别想离开这里半步!”

    大嗓门喊着,冲几个领头的一挥手。

    几个流里流气的男子,一下子围了上来。

    一群不明真相的老头老太太也跟着嚷了起来:“洗钱!他洗钱!”

    “心真黑呀!拿我们老头老太太做幌子!”

    “他的钱肯定不是好道儿来的!”

    大嗓门见群情激愤,得意地笑了起来:“姓张的,还不老实点?要认清形势,现在给我跪舔,还来得及!!”

    “老实点?老实点是什么意思?”张凡轻轻问。

    大嗓门嘲笑道:“老实点就是识相点,怎么做,你不明白吗?”

    张凡摇了摇头,假装害怕:“不明白,请大哥直说,我能办到的,准准地照办。”

    大嗓门嘴角一挑,“我们进办公室,正正规规地谈。”

    张凡一听:小子,露出马脚来了!这是要借机敲诈一笔!

    “来来来,进来进来!”张凡“热情”相让,把大嗓门让进了基金会,然后随后关上办公室的门。微信搜索公众号:wmdy66,你寂寞,小姐姐用电影温暖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