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606章丘祖见大汗

    张凡心爱不己,又一下求索了一阵,直弄得乐果西施杏眼微饬,忘了自己身怀有孕,喃喃着有些不轨的想法。

    张凡见事情闹大了,急忙收手,然后开车把她送回江清家中,又去街上超市买了几大袋子食品,冰箱塞得满满地,当天晚上就在乐果西施这里睡了。

    都说来大姨妈的女人觉多,其实身怀有孕的女人觉更多。

    乐果西施头一挨枕头便睡着了,张凡心里既兴奋又忐忑,深夜睡不着,快到天亮才眯了一会儿。

    一大清晨,睁开眼睛就打电话给钱亮,约他出来喝早茶。

    钱亮这几天没事干,闲得屁吱吱地,张凡一喊,他乐得不轻,马上开车跑来。

    两人选了一家粤式早茶馆,叫了单间坐下。

    “张凡,你今儿个精神不济呀?是不是夜战过劳了?”钱亮一脸坏笑,那耶揄的腔调,听着就腻得烦人,“昨晚上翻了谁的牌子?”

    “钱叔,来点正经的。我问你,你在外边打野食儿,有没有女的被你给弄……弄那个啥的?”毕竟是初尝战果,张凡不好意思把“怀孕”那两个字说出来,用手指了指肚子。

    “怎么?你十环了?”钱亮一惊,差点把一口茶给喷出来,多亏扭头扭得快,把茶水吐在地上,才没有造成严重后果,他抹了抹嘴,“快说,哪个女的?”

    “一个卖农药的女老板,是个寡妇,一直跟我关系不错……昨天,咯咯,快三个月了,她去引产,在手术室被我给拦下了。”

    “拦下了?小凡,有种你!播种就是为了收获嘛。你做得对,钱叔支持你!我最瞧不起提上裤子不认账的男人,要么就是女人肚子大了,他求着吓着要女的去做人工流产。”钱亮赞许地道。

    不过,他表面的平静是装的,他和妻子李秀娴一直以来想把女儿钱蕴嫁给张凡,虽然没有眉目,但涵花结婚以来没生育,所以钱亮和李秀娴还存有一线希望,等着涵花不生育而“主动退位”,好让钱蕴补缺上去。

    没想到张凡广种薄收,东边不亮西边亮,在涵花身上没得逞,却把一个小寡妇给办理得拈酸喜醋了。

    张凡不知钱亮的心思,神戸忧郁,认真地请教:“钱叔,你说,这事要是被我媳妇知道了,会不会闹翻天?”

    “瞧你说得这么没出息?世界这么大,江清搁不下?实在不行,换个城市,给那个怀孕的奖励一套大房子,你金屋藏娇,你自己不说,你媳妇会知道?”

    张凡心中一阵轻松,嘿嘿笑了一下,狡黠地看着钱亮的眼睛:“钱叔,听你说得信心十足,你是不是已经这么干了?我秀娴阿姨没察觉吧?”

    “这个……嘿,你自己想吧。反正我跟你说,男人搞钱,是为了征服女人。否则有钱跟没钱一个鸟蛋!”

    张凡想了想,“钱叔,你说要奖励她一套房子,我想,最好离市区远一点的,高雅别墅。你最近新开发的几个楼盘,有没有合适的给介绍一下。”

    “独立别墅嘛,目前没有规划。不过,我有个朋友,开发了一个别墅小区,离江清10公里,不远不近,地形相当不错。”

    “是吗?那好,吃完饭马上去看房。”张凡激动起来。

    “忙什么!你得先帮我个忙。”钱亮笑道。

    “说吧,是不是又要夺宝?”张凡问道。

    “今天上午,省城有个全国古玩鉴赏年会,每年一届,全国各省市有古玩精英来。我准备了八千万的资金,想去碰碰运气,不过,没你把关,我就跟瞎子差不多呀!”

    “那没问题。”张凡爽快地说。确实,自从认识了张凡,钱亮每件古玩都是张凡把关下才买的。因此,没一件赝品。

    钱亮心情激动,放下筷子,两人立马开车赶到省城。

    到了省古玩拍卖中心大楼时,鉴赏年会还没开门呢。

    两人看看死等也是等,不如去街上狂狂,钱亮说省城西城新开了一个古董市场,便邀张凡去逛逛。

    两人到达时,街面刚刚开始营业。

    这是一个低档品市场,除了个人收藏品外,大多是小贩子从农村收购上来的古董,良莠不齐,假货占了很大比例,买家稍不注意,便会上当。

    而摆摊的小贩们嘴很甜,善于察言观色,一心想哄顾客买下他们的东西。价格可以一低再低,叫价五万的假古董,五千就能买下来,你要是转身便说不买了,他会把价钱给你降到五百。

    张凡和钱亮慢走慢看。一路上遇见过几个极品,钱亮手痒要拿下,都被张凡一一给否定了,原因是上面没有古魂气:赝品。

    转了一条街,也没有亮人眼球的东西。看样子,地摊上好货不多。钱亮有些兴趣索然,正准备离开,忽见有一家装修不错的古玩店,便拉着张凡走了进去。

    店里没生意,一个细腰长腿店员慢腾腾地在给古董抹灰尘,见进来两个人,也没表现出兴奋,懒洋洋地斜了一眼,继续干活。

    这家店专营雕件,玉雕、牙雕、木雕满满地摆了几个大货架,看样子是个老牌古玩店在这里新开的分店。

    张凡在每个货架前都仔细观赏,一件件把玩,突然,在架子最上方一件东西映入眼帘!

    这是一尊全身乌黑的丘处机见成吉思汗像,高约半尺,长约一尺,站立着丘处机和成吉思汗两人。

    构图古朴,形象生动,只不过丘处机手里的拂尘断掉了一半,变成令人惋惜的残品了。

    令张凡感到精神一振的,是雕像上丘处机周身放出的古魂气。

    这层古魂气,跟一般的古董不一样,它在微微颤动,一缕缕肉眼看不见的金光微微发射,神圣而神秘,尤其丘祖双眼里透出的神奇韵气,更是令人惊诧,仿佛他老人家是活的,会从雕像上走出来。

    张凡看一下黄色的小价签:6万八千元。

    《玄道医谱》“养气篇”曰:“凡古玩年久,主人精血凝集,化古魂气,汲之大吉。”

    这就是《玄道医谱》里讲的,难得的、吸收了古玩主人精血而化气的神品。

    张凡稳了一下神儿,尽量使自己的口气平淡,对美女营业员道:“麻烦你一下,把这个取下来我看看,可以吗?”

    美女营业员把手里的抹布放下,去旁边推过来一架小三角梯,撅臀爬上梯子,小心地捧下了雕件,放到柜台上。

    张凡凑过去,伸出小妙手手指,轻轻地拂了拂丘祖像。

    不料手指受到触动,一阵微麻,雕像上的金光耀眼地闪了一下,一齐向张凡手指上聚来。微信搜索公众号:wmdy66,你寂寞,小姐姐用电影温暖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