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610章老谋深算的铺垫

    巩梦书拍拍钱亮的手背安慰道:“钱总你放心,我今天是来看热闹的,绝对不跟你抢。我家投资京城地王之后,资金运转相当紧张,至少在半年之内,我都不会在古玩上出手的。”

    钱亮轻松笑了:“谢巩先生了。”

    说话之间,众人已经把价格喊到了两千万以上,而且还在以五十万、一百万的速度攀升着……

    钱亮的战术是,先不跟你们扯小虾皮,等到最后所有人快弹尽援绝时,再出手收拾残局!

    喊价的人越来越少,从最开始的十几个人,到现在只剩下三、四个人。

    看样子,快见分晓了。

    三个人慢慢地凑上前去。

    此时,价格已经涨到了三千万。

    因为价太高了,又有人退出竞争,只剩两个人还在缠斗。

    一个是戴眼镜的西服男,一个是矮胖子。

    这两人似乎红了眼,互不相让,死缠烂打,你五十万,我五十万,不断地向上抬价,从气势上看,都是志在必得。

    眼见着收入越来越高,叶先生压抑不住内心的亢奋,说话的声音里可以听得出微微地发抖:“两千八百万,两千八百五十万……”

    “情况怎么样?”

    钱亮捅了捅张凡,小声问道。

    张凡打开神识瞳,向天青釉盘看去。

    只看了一眼,便小声叫了起来:“咦!?”

    钱亮忙问:“对劲儿么?”

    张凡一言不发,皱眉细看,只见釉盘上淡淡的一层古魂之气。

    越看越怀疑,不禁倒吸一口气:不对呀,若是宋代的瓷器,上面应该有浓郁的一层古魂气笼罩着盘子。

    怎么可能像眼前这个样子,轻如蝉翼?

    假的吧?

    张凡又是低头仔细观察了一会,根据以往对古魂气的浓淡程度的分析和经验,他确信这只盘子的年份绝对不会比乾隆年间更长!

    赝品无疑!

    哈哈,我全明白了:为什么叶先生要摔那只“假花瓶”?

    他是为了即将出手的假货做道德“铺垫”呀!

    先给大家一个“我叶某手里无假货”的假象,用以掩护这件赝品卖上天价!

    高智商犯罪,思路就是缜密。

    没想到声名显赫的叶先生,竟然是鸡鸣狗盗一族!

    他那一脸的慈祥背后,竟然是狼子野心!

    真是笑里藏刀的江湖老油子!

    张凡轻轻冷笑一下,回头看了一眼钱亮。

    见张凡迟迟不表态,钱亮已经有些按捺不住了,他就等眼镜西服男和矮胖子停止“战争”,他便要最后拔旗!

    “三千五百万!”眼镜西服男重重地说道。

    显然,这个价格对于眼镜男也差不多是心理极限了!

    “哗……”一片掌声响了起来。

    矮胖子摸了摸光头,有些发蒙。这个价格,他已经扛不住了。

    “三千五百万一次!”

    叶先生慢悠悠地道,却是有些不甘心。在他的心里,希望两人一直叫价到天黑!叫出个几亿几十亿!

    没有人应声,矮胖子已经在擦汗了。

    “三千五百万二次!”

    叶先生打量了四周,挑逗的眼神里,看得出他内心的渴望:你们快出价呀,这可是绝品,过了这个村没这个店!

    “三千五……”钱亮终于出口了。

    不过,他话只说出三个字,被站在一边的张凡猛地伸出手,把他的嘴给捂住了。

    “唔……”

    钱亮脸红脖子粗,挣扎着。

    张凡轻轻一挟,把他拽后几步,俯在他耳边,小声道:“假货!”

    “什么什么?”

    钱亮此时是宁可信其真,不愿信其假。

    “顶多是清中期的赝品,两万元都不值,你搞什么搞?”张凡急切地咬耳朵说。

    钱亮这才冷静下来,“真的?”

    “我啥时候搞错过!”

    钱亮不无遗憾地叹了口气,直起身,冲叶先生拱了拱手,笑道:“对不起,我小友张先生提醒我,我欠他的三千万还没还呢……所以,我退出竞价。”

    “擦!有这么玩的吗?”叶先生眼见出现钱亮这么一个新的竞价者,以为双方还会继续抬价,没想到被这个姓张的小子给阻止了!不禁恼了,脱口说了句有**份的脏话。

    “叶先生,我并没有报出价来!只说了一半,按理是不算的。”钱亮辩解道。

    “说出一半就不算?你拉屎拉出一半,能坐回肚子里?”叶先生表面斯文,其实一肚子狗杂碎,此时不禁露出马脚来。

    这句脏骂,引起了一阵笑声。

    骂人的话,钱亮是外行。他脸上顿时红了起来,张嘴结舌,竟然无以回应。

    张凡微微一笑,问道:“叶老,我先请你把屎尿一类的东西收回到你的胃口里,我来问你一句,我们这个非正规拍卖现场,允许旁观者说话吧?”

    “允许呀,言者无罪,但是只要是叫价,就不能收回。”叶先生道。

    “那么,我若是跟你说,钱先生刚才只是想说‘三千五百万太贵了’,你管得着吗?”张凡情知遇见流氓,你必须比对方更流氓。

    “就是就是嘛,”钱亮一笑,“我刚才是想这么说,我没想报价的。”

    叶先生被二人一人一句,堵了一腔怒火都发不出来,肚中一紧,憋成了屁,只觉得谷道难忍,又怕放出响屁有失体面,只好生硬地憋住,说不出话来。

    眼镜西服男道:“叶先生,无人报价,怕是该落锤了吧!”

    这一催,叶先生没法了,狠狠地瞪了张凡一眼,不情愿地道:“三千五百万第三次……当!”

    成交!

    大厅里响起了一片掌声。

    眼看着眼镜西服男热泪盈眶地把天青釉盘捧在手里,张凡轻轻叹了口气。

    世上总有冤大头!

    可恨的是这个姓叶,吃人不吐骨头呀!

    一件赝品出手,转眼间获利三千五百万,叶先生心情相当地好,脸上洋溢着激情,把双手向空中压了一压,朗声道:“诸位安静一下,安静一下,我还有话说。”

    众人一听,都慢慢地闭住了嘴,看着叶先生。

    “天青釉盘是大戏,但压轴戏还没出场呢。”叶先生得意地道。

    “压轴戏?”众人不约而同地道。

    “本人日前随部长去国访问,以高价拍回来一块石头。此石奇特,不敢私享哪,今天,请它出来,与大家共赏!”微信搜索公众号:wmdy66,你寂寞,小姐姐用电影温暖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