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611章接着忽悠

    叶先生说完,冲门口一招手。

    只见两个保镖,一左一右,合提着一只大皮箱走进来。

    皮箱显然重量不轻,两人小心翼翼地把它放在展台上。

    赌石?

    一片好奇的眼光,落在皮箱上。

    在座的都是行家里手,人人都知道:天下赌注之大,不在老虎机里,也不在轮盘上,而是在赌石上!

    一刀穷!一刀富!

    顽石切出翡翠,穷小子可以转眼变富翁!

    高价拍下赌石,切开后空空如也,富翁可以一夜变乞丐!

    在内地,赌石只是小圈子里玩玩而已,而最精彩、最惨烈的赌石,一般都在大华国南方那个小小的边城,全世界的赌石大战,却都发生在邻国国的翡翠老坑矿场!

    因此,在座的会员有一大部分没有亲眼见过赌石的盛况。眼下叶先生带来了石头,哪个不兴奋得上面打膈儿、下面出气!

    因为叶先生从不小赌,他带来的石头起价一定会相当高。

    越高越有刺激,输赢都好看。

    玩古玩的人,一大半都有赌瘾。会员们不断地捏鼻子,有的则把两个啤酒瓶底摘下来,用抹布不断地揩上面的灰,为的是看得更清。

    “抬进来吧!”叶先生又是一挥手。

    话音刚落,两个保镖抬着一架解石机进来了。后面跟着一位解石师傅。

    三人将解石机安装在事先已经制作好的螺栓孔里固定住,迅速接通了电线,解石师傅对叶先生躬身道:“叶老,准备好了,可以开始。”

    叶先生满意地点点头,轻轻打开皮箱,将一块大石头亮了出来。

    哇!好大一块!

    足足有一尺见方!

    叶先生摘下白手套,用枯瘦如柴的手指,轻轻抚摸着石头,似有深情地道:“诸位,请看看这石头表面的水色纹路!聚多离少,绿晕微曦,小荷小露尖尖角,冰山在吃水线以下!我以自己在古玩界几十年的信誉向大家保证,根据科学判断,里面百分之百有料,而且是上亿的水种老料!”

    擦!

    老料你个头!

    张凡暗骂道:真确定有上亿的料,你还肯拿出来赌?

    扯泥马拉戈壁蛋呢!

    张凡看了钱亮一眼。

    钱亮轻轻地叹气,表情相当地失望:因为他以前动员张凡好几次,要去国赌石。张凡都坚决拒绝了。按张凡的解释,他不会鉴定石头。看来,今天的赌石,没他钱亮什么事儿了。

    巩梦书已然发现二人表情有异,奇怪地问:“钱总为何不高兴?张凡,你最擅长鉴宝,怎么也面露难色?”

    张凡是有苦说不出,只有讪笑以对了:他的神识瞳只能看见古董上的古魂气,根本不能透视砖石水泥之类的物质。石头里面有没有翡翠,他知道个屁!

    张凡一耸肩,敷衍地道:“巩老师,我对赌石一无所知!只能看别人玩了。”

    钱亮无精打采地抻了个懒腰,道:“巩先生,我们还是先退场吧,去我山庄吃饭!”

    巩梦书已经说过,他没资金。何况赌石他是司空见惯了,也不是十分在意,便点了点头,道:“二位都不感兴趣的话,我们离开就是了。”

    张凡却摇了摇头,笑道:“赌石挺有意思的,钱叔,巩老师我们看完再走?”

    巩梦书怀疑地看了张凡一眼,道:“看看何妨!不过,张凡我看哪,你是谦虚了,你未必对赌石没研究!是不是对这块石头有想法?”

    张凡确是只想开开眼界,便微微一笑,也不反驳,三人一起凑上前去。

    “叶老,”矮胖子发声道,他此时有些不耐烦,因为刚才输给了眼镜西服男,这会儿心情极燥,所以说出来的话略带讥讽,“您这是没开窗的全赌毛料,谁愿意拿钱打水漂儿?”

    开窗,指的是事先在石头上切下一片切口,使赌客从开口截面透出来的信息,来猜测里面究竟有没有翡翠。

    而这块石头全身棱角浑圆,并未开窗,因此赌起来难度更大。

    “赌的就是心跳!开了窗,露出马脚,起拍价能这么低吗?”叶先生反诘道。

    “起拍价多少?”有人急切地问。

    叶先生微微一笑,“为了感谢各位的捧场,我吐血赔钱,二百万起拍!”

    “二百万?”众人一惊。

    叶先生解释道:“至于那位怀疑说值不值?我可以明确地说,这块石头出自国翡翠老坑,赌不出来便罢,只要赌出来,何止几千万!请看,我脖子上这块挂件,就是翡翠老坑的姻脂红,这么半个指甲大小,就花了二百万呢!对了,在场的巩老先生可以做证的,巩先生,我说得是不是?”

    巩梦书点点头:“属实不错。记得上次在京城一场欧洲王室藏品拍卖会上你拍得的,二百万。”

    “巩先生是赌石的前辈,眼力非凡。既然有个别人持怀疑态度,现在,我请巩先生帮忙给鉴定一下,这块石头是不是国老坑料!”叶先生不失时机地想利用一下巩梦书,来达到让大家哄抬价格的目的。

    “既然叶先生相请,我也只好献丑了。”巩梦书是个憨厚人,自然要成人之美。

    他走上前,接过叶先生递来的放大镜,仔细观察了半天,不断地点头,“没错,绝对没错,是国老坑料。”

    叶先生声音有些激动:“现在开拍!二百万!哪位出价?”

    没人应声。

    “有哪位出价,这可是大便宜呀!拣钱还得弯腰呢,这么大的一笔财富难道没人抢?”

    喊了十几次,仍然没一个人应声。

    在场的都是聪明人,尽管它是老坑料,可是,谁能证明它里面有翡翠呢?

    万一切开来,里面一无所有,二百万喂狗了事小,面子丢尽了事大。

    一喊再喊无人应,叶先生此时心中相当不顺意:

    特么地,这块石料本来是他以两千元的价格从国拍来的,运回国之后,请人进行了专业内部探测,什么x射线,什么ct,都用上了,结果并未发现里面有翡翠。于是,便想拿到翡红会骗上一笔钱。

    不料,却无一人问津!

    刚才的激情一下子变成失望和仇恨,心里暗骂:麻地,都特么猴精猴精地!没一个上当的!

    在场的人你看我,我看你。

    谁都希望别人出价,他好跟着看热闹。

    就像一群老鼠,面对一款新老鼠药,并不动口去吃,而等着最傻的老鼠尝试它。

    静了一会,有人憋不住开始议论开了:

    “这块石头从纹路上看,里面有大料。”

    “要是出彩了,至少值一个两个亿。”

    会员们的议论其实是不怀好意,话里话外,是在劝别人赶紧叫价。

    而站在一边的张凡,却一直默不作声,眼光有些发直。微信搜索公众号:wmdy66,你寂寞,小姐姐用电影温暖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