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612章半傻子的切法

    张凡此时内心里相当不平静,简直是心潮澎湃了!

    就在刚才,他发现自己神识瞳竟然能够穿透眼前这块大石头!

    这是第一次能看透石头!

    妙峰村边山崖之下,仙女给他的神识瞳只能透视木质、人体、外衣外裤,吊带内裤等等,即使是厚厚的文胸,也不在话下,唯独对金属和砖石泥土则不行。

    这也是张凡一直无法参与赌石的原因。

    而就在一分钟之前,他无意间打开神识眼去观察这块石头时,却发现自己目光如电,瞬间穿透石头,深入内部。

    穿透的兴奋,有如迷雾中看见一道阳光,内心爽快至极!

    我怎么突然就提升了?

    这两天,没有女人给我吻小妙手中指呀!

    难道,是那件“丘处机见成吉思汗”木雕射出的金光改变了我的神识瞳?

    回想起来,确实非常奇怪。当时,丘祖拂尘上的金光进入他眼睛里时,他感到眼前的物体比平时清晰明亮得多。

    但当时只是感觉视力提升,并未往透视上想。

    此时神识瞳竟然能够穿透石质,深入内部,甚至,可以穿透石头,看到石头后面的展台!

    这样的话,整个世界,在他眼里都已经无遮无掩了。

    更令他激动不己的是,此时的透视,物体内部影像比以前更清晰,更逼真,几乎有3d效果!

    去,拥有了这般异能,为了不进一步变污,以后遇到女人,我张凡必须昂首挺胸、不往下三路观看了?!

    因为,他透视得太清楚了:他实实在在地看见,在石头内部左下方,有一块碗大的翡翠!

    绿荧荧,柔和如水!

    清澈剔透,断无微瑕!

    从颜色上看,应该是一块质量上乘的玻璃种。

    石头,你有种!

    张凡暗暗一笑,不知不觉,伸出手在石头上拍了拍。

    叶先生见始终没人出价,场子已经冷了,心情正坏着呢,见张凡以手拍石头,他心中一股无名火腾地一下子发泄出来,高声喝道:“拿开你的手!别乱摸好不?爱摸的话,找个站街的随便摸!这不是女人,这是价值上亿的石头!”

    这一番喝斥,换做别人,肯定受不了。

    张凡修炼古元玄清秘术,心定神和,比常人多了几分定力。

    “我喜欢,喜欢便摸,摸坏了赔你不就结了?你在那瞎逼逼什么?生怕别人把你当哑巴卖了?”张凡笑道,一点也不生气的样子,活活能气死地球人。

    叶先生被一个后生当面数落,忿恨己极,嘴里吐出来的话粪味更浓:“喜欢的话,出钱拍下来。没钱的话,别人的东西最好不要乱动。要知道,这屋子里的人都是绅士,偶尔混进来几个没钱装有钱的,最好悠着点,别露脸没露到,把屁股露出来了。”

    这个姓叶的,骂人功夫还算上乘的!

    张凡笑道:“既然值一亿元,你为什么二百万就卖?是别人脑子进水了,还是你脑子被驴踢了?”

    “呵呵呵……”张凡的话,引起一阵笑声。大家用这笑声来表明自己脑子没进水。

    张凡继续道:“既然没人出价,它也就是一块顽石!像这种石头,三团四不圆的,送给我砌猪圈我都不稀罕!”

    “小孩,你年纪不大,嘴巴臭大了!说话不要这么损好不好?”那个输了天青釉盘的矮胖子显然是想找人吵一架,没好气地斥道。

    张凡打量了矮胖子一下,回身四周打量一圈,挠着头皮问:“谁的裤带没系紧?”

    矮胖子被骂,脸红脖子粗,憋了半天,喊道:“里面就是有料!”

    “有料,你拍下来吧?”张凡轻轻哼了一声。

    “有没有料,你们二位不要争论了!老朽这块石头,没有刻意遮掩什么!一堆一块摆在这里,有钱就拍;没钱的话,就不要放屁掺沙子!”叶先生酸酸地替矮胖子回敬了一句。

    张凡冷笑道:“钱是有,不过不能乱买粪坑石!”

    “粪坑石?粪坑石二百万,你买得起吗?”叶先生吵架不忘推销,想用激将法刺激张凡掏钱。

    “我身上没那么多钱,如果叶老肯降价的话,我倒是想出五千块钱买下来,当众解开给众位开开心!”

    “你开什么玩笑?五千?我把它从国运回来,运费也不止五千呢!”

    虽然叶先生说得极为肯定,但张凡听得出来,叶先生内心已经软了:没人要的石头,就是废石头!只不过,他想挣扎一下,多卖几个钱而己。

    张凡见时机到了,伸手悄悄地捅了捅巩梦书的后腰。

    巩梦书会意。

    他见识过张凡的神技,只要张凡看中的,一定是好东西。

    巩梦书轻笑一下,冲叶先生一拱手:“叶老,如果不怪我巩某多嘴的话,我倒是想劝叶先生把它出手了!”

    叶先生双手一摊,无奈地道:“标价二百万,这位张凡先生五千块,这不是存心砸场子嘛!”

    巩梦书忙转身对张凡道:“张凡,叶先生说得在理儿,五千块太不成样子。”

    张凡微微一笑:“我本想多出几个钱,但是这位叶先生说话太伤人!”

    “多少提一点嘛,大家都是场面上的人,五千……是个幽默的价钱。”巩梦书道。

    张凡点了点头,“钱不是问题。巩老师说话了,我加点也行。”

    “加十倍,五万,五万怎么样?”

    张凡耸耸肩,“我就扔五万块钱砸个响儿吧。不过,不知叶先生肯不肯了!呵呵。”

    叶先生此时情知赌石骗局已经成了败局,既使是五千块,他也认了,只想草草收场:“巩先生定的价,我叶某怎敢不给面子?五万就五万吧。”

    张凡微微一笑,从背包里取出五捆钞票,轻轻往展台上一拍。

    叶先生忙收起五万块钱,冲身边的解石师傅点了一下头,解石师傅立刻把石头搬上了解石机,熟练地将石头夹住,转身问张凡:“先生,从哪里下刀?”

    张凡微微一笑,伸出手掌,对准石头中央,“从中间,一劈两半!”

    “我的天!有这么解石的吗?”有人叫了起来。

    “从中间切,要是有料,一刀劈成两半,就不值钱了!”

    “懂不懂解石呀!”

    众人叽叽喳喳,都以为遇到了一个半傻子。

    稍微懂行的人都知道,为了避免切坏里面可能有的翡翠,要事先根据纹路做初步判断,然后在石头上划线,按线下刀。每一刀下去,都只能切薄薄的一片,这样,才不至于伤了翡翠。

    见张凡如此草率,巩梦书怀疑地看了他一眼,小声问:“张凡,这……是不是可以再重新考虑一下切法?大家都不着急,何不一刀一刀慢慢地解,让大家享受整个过程?”

    张凡一挥手,摇了摇头:“里面没料!巩老师放心。”

    解石师傅暗暗冷笑一声,一按电钮,解石机疯狂地旋转起来。

    一会儿功夫,石头被切成两半。微信搜索公众号:wmdy66,你寂寞,小姐姐用电影温暖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