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614章菜馆疗伤

    “张先生,这话可不好乱说呀。”眼镜西服男颤声道。

    张凡点了点头,拍了拍那只箱子,道:“我只说到这里为止,不会向外人说的。至于我说得是真是假,你自己过后好好验证就是了。再见。”

    汽车开走了,只剩下眼镜西服男站在那里呆呆地,暗道:此人神机深不可测,我一定找机会当面向他请教!

    若是手中天青釉盘有假,哼,姓叶的,叶老棺材板子,我叫你秒变棺材穰子!

    三人驱车回到樱园山庄。

    包媛事先接到了钱亮的电话指示,已经在药膳馆后院雅间开席,备了一桌海参全席,热腾腾地,香气逼人:热扒北极海参,糖醋扬子鳄,九转仙肠,汤爆原壳鲍,清汤血燕窝,干蒸三文鱼……

    巩梦书见菜肴如此丰盛,感谢道:“多谢钱兄了,这一桌,少说也得几万吧?”

    钱亮诡异一笑,用眼光斜着张凡:“小凡今天得了大彩头,是不是……出点血招待招待京城来的巩先生?”

    张凡一千一百万入账,正想发挥发挥,听钱亮一说,便一拍大腿:“必须地!巩老师来了,钱叔,轮不上你请客了。包媛,今天我买单,有什么好酒,贱的不要,挑贵的上来就是。”

    包媛答应一声,悄悄瞟了张凡一眼,心想:张凡平时不是铺张浪费的人哪,今儿个怎么了?

    趁钱亮和巩梦书聊天没注意的当儿,包媛轻捅了张凡一下,示意他跟她出去。

    两人一前一后,来到旁边的备菜室,里面正好没人,包媛回身关上门,小声地问道:“你今儿是怎么了?大手大脚,这不像你平时的风格呀。”

    张凡低头看着她高高胸前快被绷掉的扣子,从缝隙间透出一线萌萌的白色,不禁喜爱地伸进手指要碰一碰,却被包媛伸手阻拦了:“大白天的,被钱总看见成什么体统。你还没回我的话呢。”

    “我刚才有笔买卖,进账一笔钱,钱亮借机砸我罢了!不过,巩先生是京城来的贵客,上次帮他点忙,给我提成好几百万呢,今天我当地主,好好招待也是份内之事,你这儿有什么好酒?”

    “酒嘛,有欧洲三十年酿、八十年酿……要么来一瓶烈酒,啸鹰酒庄的五十年酿?”

    “好吧,就来一瓶啸鹰干白吧。”

    “没问题,我这就叫人去酒窖取,你也过去陪钱总和巩先生他们吧。”

    包媛说着,转身向外走,长长的大腿,微微地有点瘸,走路时把臀部一扭一扭地。

    张凡忽然道:“咦,包媛,你慢点,我发现你走路有点不对劲!”

    包媛回过身,捶了一下腰身,“前两天不小心跌倒了,跌了一个屁股墩儿,这会儿,腚尖椎骨有点疼。”

    张凡扳住她的身子,“这可不能拖,时间长了不治好,会得骨膜炎的,来,我看看……”

    说着,把手就往里面伸。

    包媛脸上一红,回身看了看房门,生怕有人进来,小声地阻止道:“别,不用了,不碍事的。”

    张凡把她身子一扭,让她俯身,紧紧地把她身子摁在一把椅子上趴好。

    包媛挣扎了两下,一来张凡力大,二来她内心也有一种原始的被他放倒的冲动,只好驯服地趴着,不再挣扎,回过头来,杏眼微饬地看着张凡,嗔道:“你这是怎么了?从来没对我这么粗鲁的,看把人家的骨架子都摁散了。”

    张凡严肃地道:“椎骨受伤,可不是闹着玩的。我必须得看看,不然的话,这顿饭也吃不舒坦。”

    女人被男人如此挂心,任是哪个女人,心也醉了。

    包媛俏脸通红,回首含情剜了张凡一眼,“你要怎么治?这里也不是治病的地方呀。”

    “脱了,我给你点按几下,马上就康复。”

    大白天的,而且是在工作场合,隔壁还有两个客人,万一哪个员工突然进来,岂不是丢人丢大了?

    包媛犹豫着不动,双手在背后,轻轻护往腰带。

    “我是医生,你别想多了。即使被别人看见,传出去也是治病,有什么?”张凡苦口婆心地规劝这位女患者。

    包媛被张凡用手压住了腰,根本挣扎不动,事到这个地步,只有屈服的份儿。更何况,她还有隐隐的期待。

    “真是的,你真麻烦人!”包媛“不满”嘟囔着,乖乖地伸手到腹部,解开了腰带扣子,双手捏着裤腰,慢慢向下褪。褪得犹犹豫豫,进二退一,几经反复,终于露出一片肤色来,嘴里十分“不满”地抢白道,“治吧治吧,快点治吧,真是的,快把人家羞死了,你倒是……”

    张凡打眼向那儿一看,不禁吸了一口气:“伤成这个样子了,还说没事?”

    “我是干活的出身,这点小伤不值得大惊小怪。”

    “都骨裂了,还是小伤?”张凡惊道。

    尾椎骨那儿有一小片红肿,张凡通过神识瞳,看见尾椎骨尖处,有一道小小的裂纹。跌得真是不轻!

    张凡伸手小手指,轻轻地在伤处摁了摁。

    “哎哟,疼!”包媛身体一激灵,差点撅臀坐起来。

    张凡又是伸手摁住,道:“我不逼你,你还不脱呢,看看,都肿成什么样了?再发展下去的话,尾椎骨发火坏死,就需要手术了!”

    张凡一边疼爱地责备着,一边用小妙手摁在上面,运丹田古元真气,通过劳宫穴,慢慢注入她伤痛之处。

    只见大块的雪白在真气作用灼烧之下,慢慢变成微红,仿佛烤电一般。

    包媛感到一阵阵热力自脉道进入自己经脉之中,尾椎骨上的疼痛顿时减轻。

    “好多了!”包媛轻声道。

    “别动,一会儿就好。”

    约过了两分钟,包媛感到疼痛完全消失了,惊喜叫道:“完全不疼了。”

    张凡再运真气,小妙手中指向长强穴等七个穴位上纷纷点去,来了一个七星定气收势。

    “啊呀!”

    包媛不再疼痛,反而七星定气收势这七下点穴,点得如上云端,被巨大的舒适感所征服,不禁失声叫了起来。

    张凡收回手,轻轻一提,把她的裤腰提了上去,笑道:“屁股上的病已经搞定了,以后,你走路要小心点。”

    包媛沉浸在刚才的麻热之中不能回过神来,呆呆地坐了十几秒,才站起身来,一边系腰带,一边竟然流下泪来。

    “怎么?我把你弄疼了?”张凡着急地问道。

    包媛摇了摇头,道:“别问了,快洗洗手,回席上吧。”

    张凡疑惑地看着她,她伸手推着张凡:“快走吧,快走吧。”

    张凡回到桌上时,钱亮意味深长地看着他,暧昧地笑问:“怎么样?是不是又向包经理发起一轮新的攻势?她同意做你女朋友了?”

    张凡此时还没有从刚才的香艳之中回过神来,眼前仍然浮动着一片一片肌肤的色泽,长长地叹了口气:“有些女人,花钱花感情是买不到的。算了算了,说正经事吧,我说钱叔,买别墅的事,你快跟那位开发商朋友联系一下,有好地点好户型先给留一套。”

    “放心吧,随你挑选,不满意的话,咱们回省城挑选。”微信搜索公众号:wmdy66,你寂寞,小姐姐用电影温暖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