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615章买套别墅

    “买房的话,也可以考虑京城。毕竟京城的房子增值快一些。”巩梦书建议道。

    张凡对巩梦书的见解颇有共鸣,心里暗暗想:是要在京城购置房产了,否则的话,房产增值这场盛筵就没有我的份儿了。想到这,忙道:“巩老师,过些天,我去京城,你帮我搞上一套。”

    “好的。”巩梦书微笑一下,稍有为难地道:“不过,我们巩家目前投资在办公楼写字间的开发上,没有开发个人使用的房型。倒是年氏集团有些好房子,你可以考虑从年氏那里搞一搞。”

    年氏?年丰端?

    这老家伙,坏得出脓水儿!我能从他那里买房?

    不过,话又说回来,年丰端虽坏,他的那个女儿年颐静倒很懂事,也知道感恩,张凡把她救治了之后,还给张凡通风报信呢。她的表叔年侦探人品也不错。

    “好吧,这事先放一放,哪天我方便的时候,跟年侦探联系一下再说。”张凡平静地说着,却在内心里想起了年颐静那一身如雪的肌肤,不由得心中升起一阵温暖。

    巩梦书见张凡有些发呆,以为自己提起年家不适当,便歉意地给张凡倒了一杯酒,转了个话题,感慨地道:“来来来,张凡,我们喝上一口,你今天中了头彩,让我和钱总也沾沾你的喜气。”

    钱亮也站起来,举起酒杯深深的喝了一口,拍着张凡的肩膀,“小凡,你还没回我的话呢!你小子以前是不是跟我留了一手?你不是说,你不会赌石吗?今天怎么样?你小子其实比谁赌得都准,连翡翠在石头里的位置都被你看得清清楚楚!你这是赌石吗?你这是抢钱!”

    “呵呵呵,”张凡讪笑起来。不过,他什么也不说。他有一个原则,铁打不动:对自己的透视神瞳,绝对不向外人透露。

    他笑眯眯的小口呷了一口酒,“钱叔,我跟你说过,我就是有一种灵感,全凭一种感觉,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呢!”

    巩梦书是个明白人,发现张凡不想说实话,便嘿嘿笑了一声,细心的提醒道,“小凡,你赌石赌的这么准,所以只能偶尔为之,若是太频繁去赌石的话,被别人看出门道,会引来江湖仇杀的。要知道,玩古玩的,大都是雅人。玩赌石的,大都是粗人,是亡命徒。”

    正说到这里的时候,赶上包媛推门进来敬酒,听见巩梦书的话,吓了一跳,敬完酒之后,担忧的对张凡说,“巩叔的话,你还是要往心里去。赌石这个行业,动刀动枪的,跺胳膊砍腿,很血腥的。”

    “你怎么知道?”

    “我们药膳馆的夏经理,从来不穿凉鞋。你知道为什么?”

    “为什么?”

    “他缺了四根脚趾头。”

    “天生畸形呀。”张凡笑道。

    “不是。听说是以前赌石的时候,被仇家抓住砍掉的。”

    “夏经理?他以前是赌石的?”张凡一惊,若有所思地问道。

    “因为被仇家追杀,弄得身无分文,这才应聘到山庄里工作,这是他喝多了,亲口跟员工说的。”

    张凡听了包媛的话,心中微微地有些警惕:在药膳馆里,原来还藏着这么一个危险人物。

    上次夏经理向张凡打小报告,说包媛有外遇。最后事实澄清,包媛是被诬陷了,张凡心中对夏经理便有了怀疑,这怀疑一直压在心头没有消失。

    夏经理这个人,在张凡的古元真气场的感觉里,总是有一种恶意,好像眼睛后面还有一只眼睛。

    现在,经包媛一说,证明了夏经理原来经历复杂,确是有故事的人。

    “夏经理这个人不简单。你以后防着他点,他有什么不轨的话,你跟我和钱总说,把他开除算了。”张凡嘱咐道。

    “他工作上很得力,又没什么大失误,别开除他了。”包媛道。

    张凡和钱亮对视一下,都没有说什么,继续喝酒。

    一直喝到天黑,三个人都大醉了,包媛安排了客房,让三个人住进去休息。

    沉沉地睡了一夜,第二天早晨醒来,还有点没有醒酒,吃过早餐,问了巩梦书今天的行程安排,巩梦书说,父亲要他见黄省长有些事谈,张凡和钱亮便没有挽留。

    送走了巩梦书,二人开车直接回到江清,来到郊区卧龙别墅小区。

    小区坐落于江清城与山区之间的一片河滩地上,幽静优美,背山面水,绿树成荫,远离闹市,绝对是一个宜居之处。

    小区其实已经开卖快一年了,百分之九十的独立别墅都住进了人家。来这里买房的,要么是江清的暴发户,要么是江清的大公务员,还有一些省城的贵族们,为了清静,在这里买套房,夏天来这里避暑。

    小区内有人工湖泊,野鸭子到处飞,天鹅在湖面上漂浮,很有大自然的感觉,因此这里房价很贵,没有千儿八百万,别想在这里买房。出入于这里,基本上可以成为成功身份的象征了。

    钱亮打了电话,开发商赵老板正在从外面往回赶的路上,钱亮也不等他,索性直接领张凡看房。

    两人刚刚走进豪华的售楼办公室,就有一位打扮得袅袅婷婷的售楼小姐,拧着纤细的腰肢,优雅地走了过来。

    她脸上带着极为迷人的微笑,细心的打量着张凡和钱亮。张凡虽然一身名牌,但是并不显得特别奢华,而钱亮则不同了,全身上下富贵逼人,光是腕子上的那块手表就值几十万。

    售楼小姐眼睛十分尖细,确定了钱亮和张凡身家不菲,是一个大客户,必须好好的伺候。

    “两位老板,是要看别墅吗?”售楼小姐笑得十分甜美,这种微笑,对任何男人来说,都会感到心中温暖一番。

    钱亮是那种遇到了美女就兴奋的人,眼光狠狠地在她胸峰上抠了几眼,笑道:“我们准备挑好的拿下一两套,”

    拿下一两套!口气好大!听起来就好像要买一两棵白菜似的。

    售楼小姐胸口一热,看过来的眼光装成情人般的情意绵绵,说话的声音甜腻到无以复加:“两位老板来的正是时候,我们小区的房子卖的十分好,90都被抢光了。不过为了顺应客户的要求,我们又加盖了几幢别墅,我领两位先生去看看好吗?”

    钱亮把手一挥,“前面带路,我们过去看一看,合适的话,今天就买下来了。”

    售楼小姐激动得胸脯起伏,芳心快要跳出嗓子眼了。

    平时,卖一套房子有多么困难哪!要几经周折,磨碎了嘴皮子,人家最后有可能还是拍拍屁股走人了。

    今天遇到的这两个人可是人傻钱多。真痛快,要是把这笔买卖做成,能够得到的提成是非常可观的。

    售楼小姐带着张凡和钱亮刚刚走出售楼办公室,忽然有一辆加长林肯停在了路边,随后车门打开,一个大嗓门叫了起来,“钱老总,对不起,失迎了,失迎了。”

    “赵总,你回来啦!”钱亮回头一看,只见一个腆着大肚子的中年男人,伸着双手大步地向这边走来。微信搜索公众号:wmdy66,你寂寞,小姐姐用电影温暖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