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620章回气汤

    张凡从医疗柜里取出两双医用胶手套,认真地戴好,然后,让女孩在诊台上摆好相应的姿式,对她进行了常规妇科内检。

    女孩可能是头一次内检,又是这么一位帅哥亲自操作,所以相当地激动,叫低声的痛叫之中,加上了好几分娇和羞。

    张凡顾忌她体内的细菌和病毒,甚至没有告诫自己“我是医生”,面对彻底呈现的女孩身体,他脸不变色心不跳,稳稳地用小妙手和内窥镜检查了一遍,心中已经有数了。

    内检完毕,女孩从诊台上坐起来,抓衣服想穿上,一边有气无力地问道:“大夫,怎么样?没事吗?”

    “你里面有溃烂炎症,必须用药冲洗杀菌,所以,衣服就先不用穿了。”

    张凡说着,摘下手套,拉开草药柜门,从里面取出一个纸包。

    这是张凡根据《玄道医谱》中“紫宫回气汤”而配制的特效广谱消炎丹,对于女子紫宫所有各类毒症,都有奇效,可以说是难言之隐,一洗了之。农村妇女干重活,不太注意妇科卫生,老公办那事之前,也不注意清洗,因此好多妇女都或多或少有一些妇科炎症,张凡用这副紫宫回气汤,治好了远近十里八村不少妇女的炎症。

    “现在就洗吗?”女孩对于刚刚结束的内检并没有不堪回首的恐惧的疼痛,反而隐隐地有些留恋,听说要内洗,便重新兴奋起来。

    张凡取出一只消过毒的大盆,把药末倒进去,再加半盆温水,搅抖均勻,道:“来吧,自己洗,洗完了,就好了。”

    “什么?自己洗?”女孩失声叫了起来。

    她本来以为张凡会像内检一样给她内洗消炎,没想到竟然要她自己洗,因此颇有几分意外和失落。

    “不自己洗,谁给你洗?自己作下的病,自己动手解决。”张凡冷冷地道。

    女孩有几分不情愿地走下诊台,弯腰捂身,坐到盆里,慢慢洗起来,一边洗一边埋怨道:“诊费20万!服务这么不周到!哪有医生要病人自己动手的!”

    “快洗吧,认真点,要像洗脸一样,里里外外洗干净,如果留下死角的话,细菌会在里面死灰复燃的。”

    女孩气得一瞪眼,道:“你要是光看不动手的话,干脆回避吧!”

    “你以为我爱看你?就你这百毒入体的女人……”张凡想骂一句,但又把话咽了回去:毕竟,她还年纪小,又有那样一个不懂事的妈,所以走了邪路。

    也许有了这次教训之后,以后知道怎么做人,知道怎么尊重自己的身体。

    女孩慢腾腾地洗着,不时地看张凡几眼,那意思是看张凡有什么反应。

    张凡漠然不为所动,只是冷眼旁观。

    十分钟后,女孩里里外外清洗一遍,张凡令女孩穿好衣服,然后走过去打开门,冲等在门外的孔辉两口子道:“好了。治好了。”

    孔辉冲过来,看着女儿,问:“真好了?”

    “爸,别问了!”说着,哀怨地看了张凡一眼,跑了出去。

    王姨追了过去,搂住女儿肩膀,小声问:“真好了?下面不疼了?不痒了?”

    女孩用力地点点头,然后钻进了汽车里。

    王姨回身过来,大声道:“张医生,张神医,我女儿的病……大医院都没办法,没想到你……你太厉害了。”

    “恩人!”孔辉大叫一声,给张凡跪了下来,“谢谢张大师,谢谢张大师救命之恩。”

    张凡哼了一声,教训道:“孔总,以后做人要低调。不要以为自己有几个钱,就可以不把别人当人看。要知道,最牛逼的人,往往死得最惨,明白吗?”

    “再不敢了,再不敢了。”孔辉说着,回头挥手:“拿过来!”

    一个保镖捧着一只大纸包走了过来,在张凡面前把纸包打开。

    看见里面整齐地码着10捆钞票,粉粉红红的,在阳光下特别好看。

    “张先生,张大师,这点钱,是孝敬您的,不成敬意呀!”孔辉感动地快地哭了。

    张凡伸手接过钱,冲孔辉身后站着的张三叔道:“三叔,这钱我就不要了,我捐给村里孤寡老人基金会吧。”

    “又捐十万?!”周围围观的村民大呼小叫起来。

    “十万哪!这回咱村的孤寡老人有福了。”

    “小凡真大方!”

    “人家那叫有能耐!没能耐,你挣不来钱,你大方个屁!”

    张三叔、韩会计,还有几个村委,看着这一堆钞票,眼睛都放出乌龟般的绿光了:咱村委会穷了这么多年,怎么今天一下子富了?

    几个村委吱吱唔唔,激动得说不出话来,就像穷小子突然拣了个元宝,还挺不适应的。

    经过孔辉这件事,终于把村里发展经济的大事给定了下来,张凡心中一块石头怦然落地,然后准备办一直存在心中的那件事:

    巩梦书在樱园山庄劝过张凡,应该去京城考察一下房地产。

    张凡觉得很有道理。

    他如今资金充足,却没有好的投资项目,与其把钱存在银行里天天贬值,不如置办地产呀!

    又过了两天,张凡把江城天健公司和省城素望堂的事安排好之后,便开车去了京城。

    巩梦书接到张凡,十分兴奋,请他到京城中心大街一家豪华餐厅,一口气点了八个菜,两人边吃边聊起来。

    “小凡,京城的地产,就像一匹野马。目前呢,野马还捆在马桩上。但是,随着人口越来越向大城市聚集,这匹野马,将来总有一天会脱开缰绳,飞上天去!你信不信?”巩梦书道。

    “我绝对相信人多地少京城的地产,是不可再生资源怎么可能不涨?”张凡道。

    “所以嘛,我劝你该出手时就出手。出手越早,成本越低,将来增值的比例越大。可以说,从长远观点看,买到就是赚到呀!”巩梦书循循善诱。

    “我这回来京城,就是想先搞一套试试水,有经验了,再继续。”

    “对头。”

    “不过,不知是买别墅,还是楼房?”

    “这个……年氏集团最近竣工一个小区,在京城机场附近,很多名人都在那里买了房,我估计,它的增值空间不比市中心小。”

    张凡事先也上网查过这个名人聚焦的小区,娱乐新闻也经常有报道,某某一线明星在那里买了房。因此张凡对此心中有数,便道:“我听巩老师的,既然有升值这么大的潜力,那就去买一套。”

    “好,这两天我联系下年侦探,让他带你看看房。”

    巩梦书跟年侦探的关系相当好,上次就是巩梦书介绍年侦探去张凡那里调查沈茹冰家族情况的。

    吃完饭,还不到晚8点钟,巩梦书说要带张凡去一家私人武馆看一场约架。微信搜索公众号:wmdy66,你寂寞,小姐姐用电影温暖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