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625章有背景

    拳场老板长得很猛很刁,脸上有一道长长的伤疤,一看就知是黑道上混过来的人物。他说话的时候,喜欢掰自己的手指关节,掰得啪啪直响,好似骨头掰断了似地。说出来的话,声音又阴又狠,似乎跟世界上所有人都有深仇大恨:“你,你们两个,是她什么人?”

    “一般朋友。”巩梦书道。

    “一般朋友的话,还是省省吧,做个明白人,别替她出头!”

    老板的口气完全是一种训斥的口气,让张凡听了相当地不爽。

    “这个头,肯定要出。”张凡轻轻说道。

    “为什么?”老板一竖眉,把手往桌上一拍,震得茶杯跳了起来。

    “为了公理。”张凡平静的说道。

    “哈哈哈哈,我很机八不懂!这个年代了,还有人在追求公理?兄弟,唱高调的话,你找媒体唱,在我这里谈公理,你是找错地方了。”老板十分不屑地道。

    巩梦书道:“我只是问你,秦小微既然是你们这里的员工,她在工作岗位上被外国人打了,你们公司不该不管不问吧?不但医药费需要你们出,你们还要帮助调取录像,包括当时现场的保安的人证,来追究罪犯的刑事责任。”

    老板皱眉打量了巩梦书一眼,把脖子上又粗又大的金链子提了一下,把链子下面的十字架项坠拿起来,在嘴里咬了咬,然后“呸”了一口,不耐烦地说道:“秦小微是我们的员工不假,但是她不遵守工作纪律,在工作场合挑逗外国人,与外国人私下进行兴交易,所以,造成的后果她自己负责。”

    “你说她不遵守工作纪律,与外国人进行兴交易,这话是随便说的吗?你要有证据。”巩梦书道。

    “证据?这位先生,你是读傻了吧!在我这里,还谈什么证据!老子有钱,老子说的话就是证据。”

    “那就是说,你们公司不管了?”巩梦书提高了声音。

    张凡第一次发现,温文尔雅的巩梦书真正生气的样子。

    “你们二人,哪凉快去哪呆一会儿,还是不要多管闲事。我警告你们,这件事的背后,并没有那么简单,弄不好的话,我们大家都要吃不了兜着走。”老板恶狠狠地道。

    “你还是个男人不?如果你还是一个男人,看到自己的同胞姐妹被外国佬欺负,你怎么能无动于衷呢!”巩梦书一字一句地道。

    老板一下子暴跳如雷,站起身来,一脚踢翻椅子,手指着巩梦书,大声骂道:“泥马是是什么人?敢在我这里撒泼!”

    “我要问你,你是什么人?”巩梦书问道。

    “我是什么人说出来怕你吓尿!”

    “听你口音是外地来的,要知道,这里是京城,天子脚下,别不知天高地厚!”巩梦书道。

    “嘿嘿,我在京城也混了二十多年了,什么样的牛逼人没见过?就你们两个,敢在我这里闹事?现在,你们赶紧给我跪下磕几个头,乖乖离开。不然的话,我生起气来,打断胳膊掰断腿,概不负责!”

    说着,拍下了桌上的电铃。

    “来了!”

    随着一阵喝声,门开了,一大群保镖呼啦啦冲进办公室,有的手举电棍,有的拿着一米长的方头大砍刀。

    张凡凑近巩梦书的耳边,小声问道:“巩老师,开打吗?”

    巩梦书心里明白,以张凡的实力,对付这些保镖根本不在话下。但巩梦书不是一个喜欢打架的人,更看不得血腥场面,便小声对张凡说道:“我们先离开这里,回去后要我父亲给有关部门打电话。这笔账,咱们慢慢跟他算。”

    张凡压抑住心里的怒火,无奈地说:“那就先走吧!”

    两个人转身向门外走去。

    “慢!”老板在身后狠狠地喊了一声,“我刚才已经说过,跪下给我磕几个头,然后滚蛋,难道是我说的不清楚?还是你们两个耳朵里塞了驴毛?”

    “嗯——?”张凡回过头,看着老板那副丑恶的样子,恨不得冲过去,三下五除二把他的胳膊腿都卸掉。

    “小凡,不要动手。”巩梦书分明看见了张凡眼里的杀气,便拉了张凡一下。

    张凡心想,如果动手的话,巩楚书肯定难以接受那血腥的场面,要是他老人家因此受到惊吓,反为不美。犹豫了一下,伸手从怀里摸出几根细如发丝的毫针,手腕一抖,向老板甩去。

    老板只觉得胸口一麻,身上几处大穴已经中了针。

    他触了高压电一样,一动不动,目瞪口呆,说不出话来。

    张凡回身,对巩梦书说道:“巩老师,我们走吧!”

    一群保镖吓得向两边分开,给张凡和巩梦书让开一条路。

    走出拳场,坐在汽车里,张凡说道:“巩老师,我感觉这个老板说的其中一句话,还是有些启发的。”

    “哪句话?”

    “他说,这件事情的后边背景很深。”

    “哦,”巩梦书沉吟了一下,点点头,深以为然,“你说的对,有些涉外事件本来很容易解决,可是一到具体损伤,管事的人受了对方贿赂,或者上面有人怕引起国际影响,于是,基层警察往往都是睁一只眼闭只眼,要么就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表面上把对方逮捕,然后偷偷的把人放了。”

    巩梦书说的这些,张凡在报纸上、媒体上也见过多次,早就心怀不满,没想到如今自己也碰见了。

    “看来,通过正常渠道解决这件事情,比较费力气,必须得惊动巩老将军才行。可是,巩老将军年纪大了,这种事来麻烦他老人家,不太值得。巩老师,外国人不仁,我们也不义。还是我亲自去找这个保罗,给他点颜色看看。这口气如果不出,保罗一旦回国,我会窝火死了。”

    巩梦书想了一会,道:“好吧。但你要注意分寸,教训够了就行,让他们知道我们国人不好惹。别把保罗打死了,打死了不好收场……我看哪,还是我们两人一起去好,我怕你搂不住火。”

    张凡冷笑一声:“我不会把他打死,但让他求死不得!巩老师,这件事,我不想把你牵涉进去,一但你牵涉进去了,被媒体小记们人肉到了你家的背景,又会大作文章,那样,会影响了巩老将军的清誉。所以,我一个人去就行。”

    巩梦书摇了摇头:“这个,倒是不怕的。”

    张凡佩服地点点头,笑道:“好,我们俩先去吃午饭,酒足饭饱,去会会这头北极熊!”微信搜索公众号:wmdy66,你寂寞,小姐姐用电影温暖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