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630章扯平扯不平

    “好吧,看巩老师的面子,我答应你的要求。不过,我根本没心思放在这上面,一般阿猫阿狗的拳手,你别来找我,除非是外国佬把咱大华国人欺负成太监了”张凡道。

    张凡低调本色,确实不想出头太多。

    “太好了,”拳场老板见张凡答应了,感激地道:“谢张先生,谢张先生赏面子,同时也得谢谢巩老帮忙。到时候只要张先生肯赏光出场,我把赌注提成收益给您分一半。”

    “钱是小事,到时候具体再议吧。合同就不用签了,需要我出场的话,临时提前两天给我打电话就成!”张凡道。

    “好的好的,到时候我派专车接您。”

    “行行。”张凡也不再理睬这个小丑,和巩梦书大步走出场馆。

    老板一直陪送到张凡的大奔跟前,张凡临上车时,老板忽然坏坏地笑问:“张先生,有个疑问,想请教一下!”

    “说吧说吧。”

    “您使的是什么武功?为什么专打人裆部?”

    “你猜呢?”

    “难道是江湖上流传的太监掌?”

    张凡差点笑出声来,“太监掌?什么乱七八糟的!我不明白。”

    “不是太监掌的话,为什么专打毛子裆部?”

    张凡瞅了巩梦书一眼,两人会意一笑。“巩老师,你给这小子答答疑吧。”

    “巩老请讲!请讲。”老板是太想知道真相了。

    巩梦书也是极力忍住笑,“老板,我们张先生人品好,有德报德,有怨报怨,打人从不随便打,打得都是有理有节,哪儿犯错误了,就打哪儿。没犯错误的地方,当然幸免了。”

    “哪儿犯错误打哪儿?”老板重复着这句话,下意识地捂住自己裆部,想了一下,忽然大悟地叫,“巩老,您的意思是不是说,那些毛子把秦小微轮了,张先生才以牙还牙,把他们给废了?”

    “哼,智力够的话,你就自己考虑吧。”张凡笑道。

    “噢,看来,我挺聪明地不是?巩老,张先生。”老板卖萌地道,十分讨好地笑着,替张凡拉开车门。

    张凡拍了老板肩膀一下。

    老板肩上一麻,整个半截身子都木了,脸色煞白,惊恐地看着张凡:妈呀,是不是要废我?

    张凡没有继续用力,却把手松开,弯腰坐进车里,摇下车窗,探头说道:“你要是真聪明的话,就把秦小微的医药费给报销了。然后,给她带薪病假养伤,养好了,在你公司里给她安排个好活儿。我可明确地跟你说,你要再任由别人欺负她,你信不信我把你的零件也拆了,让你变成中年妇女?”

    “信,信,绝对相信,我就是不信我的制造厂商是我爹,我也要相信张先生的警告。张先生放心,我回去马上就办这事,办好了,马上向巩老汇报。”老板被吓得不轻,脸上沁出汗珠,一迭连声地应承着。

    “走吧走吧,回头看你表现。”

    张凡挥了挥手,启动发动机,开走了。

    当天晚上,仍然借宿在巩梦书家里。

    第二天一大早,张凡醒来时,发现巩梦书已经起床,保姆说巩老师和老伴出去锻炼身体了。张凡便借机懒懒床,打开手机查看微信。

    “我小叔说,你来京城了!”一条信息跳了出来。

    细细一看,是年颐静发来的。

    这丫头,上次在巩、年两家为地标王进行血拼之前,跑来给张凡报信,使张凡和巩梦书没有误入狙击手的伏击圈,并且事先做了准备,乘直升飞机从拍卖大楼楼顶进入会场,使年氏的伏击计划全部落空。

    通过那件事张凡对她有相当大的好感,觉得她跟年家人的其他人不一样,不像他的爸爸那样心地狠毒。

    不过,当时两人也仅仅是互相留了微信,之后很少联系。这个年颐静脾气很大,只要一说话就冒火星,因此张凡平时也不在微信上叨扰她。

    不料,丫蛋儿今天早晨突然主动来了微信,难道是要请吃饭吗?

    张凡暗笑一下,她的饭可不是那么好吃的。

    笑了一笑,张凡点了一条信息:“颐静你好。我是在临清闲着没事儿,来京城找巩老师聊天,随便想买套房,等着增值,泡点红利吧。”

    “我已经听我小叔说过了,你竟然要买我家的房子?”

    “对。名葾别墅,看了一套。”

    “不怕我爸坑你吗?你可是和我爸结了仇了!”

    “不怕不怕,明码标价,一手钱一手货,你爸想坑我能坑到吗?而且还有巩老师帮助把关。”

    两人交谈了两句,年颐静忽然停止了,又过了好大一会儿,她突然请求语音。

    张凡连忙按了绿键。

    年颐静的声音,从手机里传出来,又绵又爽,还带着甜味,就像早晨从花园里吹过来的槐花香,“张凡,我听说你要买那套1400万的独立别墅?”

    “有这个初步打算。”

    “原因?”

    “主要原因是那儿的邻居都是影视界一线明星,我想结识两个女明星拍拖拍拖。”张凡半开玩笑的道。

    “我早就看出来你不是好人!我可警告你,那些女明星,个个都是文艺圈里染色出来的,弄不好把你变成另一个汪宝强。”

    “谢谢你的提醒,你要是能做我女朋友的话,那些女明星就都没有机会了。”张凡笑道。

    “看见没看见没!我的话刚刚还没有说完,你就露出狐狸尾巴了。张凡你不用打我的主意,我知道你又有老婆又有情人,你也不要认为,你救过我的命,我就可以给你当小五。你救过我的命不假,但是,在上次在拍卖大会,我也救了你一命,咱俩扯平了,谁也不欠谁的。”

    “扯平了!扯平了!旧帐不提,你痛快点说,今天找我做什么?要我请你吃饭吧?”张凡问。

    “尽管我不欠你什么,但是既然以前我们有过交往,你下次看房的话,我陪你过去看,我在这方面比你有经验的多。”年颐静很严肃地道。

    张凡一听,心里非常高兴,也许她能给她更好的建议呢!毕竟他是年丰端的独生女儿。

    “太好了。我这两天准备交钱把那幢房子买下来,不过在交钱之前,我想再次去看一看房,你陪我去好了。”

    “咱们一言为定,四点钟我在名葾别墅等你。看完了房,你请我吃饭就可以了。”

    “我来京城,你是地主,竟然要我请客,我也是服了你了。”

    “你是男的,别老说些穷嗖嗖的话。”年颐静说完,就把语音挂上了。

    张凡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心里想,这只小辣椒,是外面辣,心里甜哪!心眼还挺好使的,生怕我上当受骗。

    这时巩梦书夫妇回来了,保姆端上早饭,大家吃完,看看时间差不多了,张凡便和巩梦书一起来到名苑别墅。微信搜索公众号:wmdy66,你寂寞,小姐姐用电影温暖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