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631章二硫化亚铁

    年颐静早早已经坐在名苑别墅售楼处门卫室里,等候张凡了。

    年颐静一副名人小姐的装扮,穿一件得体风衣,细腰敞怀,露出里面深色的开衫,曲线柔和,凸凹并不明显,如处子般有一种含苞未放的摄人心魂之处。

    张凡刚一进门,就闻见了她的体香,不知是什么香水,或许是她本身的香气,反正闻着非常好,让人沉浸其中便不能自拔。

    握手时,她的手更是绵软柔腻,像是握到了奶酪一样,松开手之后,张凡的手上凝上了一层酥酥的腻感,不由得偷偷地搓着手,惊叹暗道:就仅仅摸了一下,这感觉就这么“揪心”,要是拥入怀中肌肤相亲,那还不把人电死?

    年颐静见张凡眼色有些怪异,便含笑一嗔,又正色道:“张先生,你别以为我上赶子帮你忙。要不是巩叔也来,我哪有时间陪你看房!”

    “此地无银三百两。”

    “真的嘛!”年颐静说着,挽住了巩梦书的胳膊,甜甜地叫道,“巩叔!”

    张凡忙笑道:“那,我沾巩老师光了。”

    “哼,就是就是,你以为自己是头蒜?”

    两人一边斗嘴,一边向外走。

    三个人在售楼小姐的陪同下,来到了昨天看过的那几幢别墅跟前。

    张凡细细地向售楼小姐询问了很多问题,售楼小姐非常专业地一一回答,说得滴水不漏。

    张凡越听越高兴,连连点头。

    而年颐静一直站在身边,一言不发,脸上带着含意不明的微笑,把手插在风衣兜里,一会看天,一会看湖。

    张凡的古元真气场到目前已经相当发达,对气场范围内的人的强烈思想有相当明显的感觉。他细细地体会到,年颐静的想法有些异样的东西。

    她想说什么呢?

    自然,售楼小姐是有工作业绩提成的。

    是不是……有些话,年颐静不好当面说出来吧?

    张凡领悟一下,便对售楼小姐说:“我对这幢房子还有一些顾虑,不是十分满意,你先回去吧。我们几个人自己再转一转。”

    售楼小姐刚才讲得檀口干、香舌燥,本以为会拿下一单,不料张凡却是临摊牌的时候缩回去了,她相当不高兴,冷冷地道:“你看,你看,好好看,看好了再告诉我。”

    说罢,转身走掉了。

    张凡看着年颐静的眼睛,轻轻问道:“年大小姐宵好像有重要指示?现在这里只剩下我们三个人了,有什么料你就爆出来吧!”

    年颐静感到张凡的眼光射在自己的脸上,脸颊上立刻热乎乎的,有一种春风拂面的感觉,心脏也跳的频率加快。

    她在心里狠狠地骂了一句:怎么搞的?乱来!怎么像是恋爱了?

    她咬了咬舌尖,使自己的情绪镇定一下,然后恢复了本来的自傲,冷笑一声说道:“张凡,我发现你的智力有点问题。”

    “什么问题?第一次听别人这样说。以前,我一直自以为智商还可以,中等偏上。”

    “我说张凡,你要是脑袋不会思考的话,脱了鞋用脚丫子思考思考。你想一想,这么大的名苑别墅,偏偏剩下这么几幢房子卖不出去,你难道不感到奇怪吗?”

    张凡双手一摊,“这有什么奇怪?你小叔昨天已经跟我介绍过了,这几幢房子刚刚建成不久,所以还没有卖出去。”

    “错错,这里有猫腻,你根本没有闻到猫腻的腥味儿。”

    张凡一惊,心中一沉,急忙问道:“难道你小叔会骗我吗?我看他不是那种人呢!”

    年颐静狠狠地白了张凡一眼,“说你智力不够你还不承认?我小叔是个私家侦探,根本就不是年氏集团的人,他能知道内幕吗?谁会把内幕乖乖的告诉他?”

    张凡一想,有些醒悟,回头和巩梦书交换了一下眼神。

    巩梦书微微一笑,轻轻说道:“小静,张凡和巩叔都不是外人,你跟我们说说,房子到底怎么了?”

    “这个小区的住户几乎都知道,这几幢房子建成之后,马上就被全部卖光了。但后来这些买主为什么全部退房,就没几个人知道真正内幕了。”

    “你快说。”

    年颐静继续道:“在这几幢别墅的买主当中,有一个搞地质学的老总。有一天,他忽然心血来潮,想测测地下氡气散逸的指标。”

    “氡气?”张凡知道,氡气会从地下散出来,它是一种能导致肺癌的稀有气体。

    “对。氡气。”年颐静道,“可是,测量的结果,氡气没有超标,却发现这地下有一片黄铁矿。”

    “黄铁矿?黄铁矿是什么东西?”张凡没有上过大学,更没有学过地质学,黄铁矿这个词儿他还是第一次听见,因此十分感兴趣。

    “既然你不明白,我就来给你科普科普。黄铁矿是二硫化亚铁,它本身是无害的,但是它有一个特性,如果受到水的浸泡,它会膨胀,这种膨胀会一直持续四十年,直到黄铁矿内部的化学反应全部结束,才会停止膨胀。”

    张凡一惊,“你的意思是说,这几幢房子的地基将来会抬高?”

    年颐静皱了皱眉头,“我怎么发现智商低的人说起话来就是不地道!什么叫地基抬高啊!应该说房子地基会裂缝,房子会歪!会倒!”

    张凡倒吸一口凉气:卧槽,听起来还真可怕呢!

    细想一想,也真是那么回事儿,即使房子不会倒塌,光是地基裂出缝隙,就已经无法忍受了!因为地下水会渗到地下室里去呀!这样的房子怎么能住人呢!到时候可能,降价也卖不出去了。

    年颐静接着说道:“那个老总发现了问题之后,并没有大肆声张,他很冷静,暗中跟其他几位买家商量一番,然一起找到了年氏集团。他们要求无条件退房,并且补偿他们一大笔‘损失’,否则的话就把这件事情向社会公布。一公布的话,不但这几套房子卖不出去,这附近的其他的房子也会贬值。”

    “好厉害!你们年氏集团怎么处理的呢?”

    “废话,假如你是我爸,你会怎么处理?”

    “我不是你爸!”张凡笑道。

    年颐静被占了便宜,脸上微怒,忙改了口:“假如你是年氏集团的董事长,你会怎么处理呢?”

    “乖乖的投降,把钱退给人家,答应人家的全部要求!”

    “张凡哪张凡,你总算聪明一回!看样子你还不是一个百分之百的笨蛋。”年颐静含笑骂道,总算出了一口气。

    张凡和巩梦书互相看着,两人都后怕地吐了吐舌头。微信搜索公众号:wmdy66,你寂寞,小姐姐用电影温暖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