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634章惊喜

    看着欧阳阑珊睡袍下面露出来的白润小腿,他不禁咽了一口唾沫,声音有些干涩,说道:“要么你在这里住吧!我回巩梦书家里。”

    “不要,”欧阳阑珊弯下腰,伸出两只柔软的小手,轻轻拍了拍张凡的脸庞,“听话,就在这里住吧!”

    她向他弯腰的时候,露出睡袍开领处的两处雪白,在灯光之下特别耀眼。

    张凡几乎晕菜!

    一时情不自禁,不管不顾,探出头去,在那里轻轻地吻了一下。

    虽然只是蜻蜓点水般的一吻,却来势突然,欧阳阑珊仿佛触电似的,身体猛地抽搐了一下,惊叫了一声,向后退去。

    “小凡……你……”欧阳阑珊嗔怪地娇声道。

    张凡不免有些尴尬,歉意的冲她笑。

    欧阳阑珊站稳了身子,伸出双手把睡袍两个前襟向内拢了一垄,遮住了胸脯,含情脉脉地说:“你快进卧室休息吧!我都给你铺好了床,我这就到隔壁去。”

    张凡心里一阵燥热,对于欧阳阑珊的举动,他相当无奈,心中暗暗道:美女呀,你这是只管放火,不管救火,把我的胃口吊起来了,然后你一转身走掉了,这不是折磨人吗?

    欧阳阑珊虽然看出了张凡的恼怒,但是并不为所动,说了一声“再见”,迈着款款的步伐,便走出了房间。

    张凡看着她的背影,腹中一阵发热,恨不得冲过去,从后面抱住她的纤腰,把她放到床上。

    欧阳阑珊走到门口,拉开房门,回过身来,暧昧地道了一声,“好梦!”

    然后轻轻关上门走了。

    张凡站在原地足足有两三分钟,还没有完全从刚才的燥热当中解脱出来。

    心中十分烦乱,这种被拒绝的感觉,相当地伤自尊。

    看来世上只有媳妇好,对于张凡的索求,涵花可是从来都含情仰受,没有一次拒绝。

    而外边的女人,不是拿捏就是挑拣。

    看来,明天还得去水县,想办法把涵花姐接回家来。

    张凡恨恨地想了一会儿,心情仍然焦躁。双手插在裤袋里,绕着沙发转了好几圈,一边吐纳古元真气,调解亢奋的阳脉,使自己渐渐平静下来。

    看看手表,时间已经是夜里10点半,忽然感到有些困倦,便拉开卧室的门。

    卧室里黑乎乎的,几乎没有什么光线,只是朦朦胧胧之中看见一张大床。

    张凡一边打着哈欠,一边向前走,把衣服脱下来,扔到床头,然后一头扎到床上,闭上了眼睛。

    被褥上传来一股幽香之气,非常好闻。

    张帆被这股香气把精神头提了起来,深深地吸了一口,心里想:这应该是欧阳阑珊留下来的体香吧!

    想到这里,本来已经平静下来的燥热,忽然又是骚动起来。

    紧紧地闭上眼睛,伸手向前一抓,把一只枕头抓在手里,双臂紧紧抱住。

    唉,如果怀里抱的是欧阳阑珊那该有多好啊!

    张凡胡思乱想,又捱过了五六分钟,终于有一阵睡意袭上来,渐渐地迷糊起来。

    忽然之间,他感到身后有些响动。

    接着,一只手,慢慢的从被子外面探了进来。

    张凡心中一惊,伸出右手小妙手,瞬间一抓。

    立刻抓到了一只女人的手。

    “谁?”张凡低声问。

    “嘻嘻……”

    两声低笑,传入耳中。

    张凡将那只手向自己用力的一拉。

    一个浑身香气的躯体,一下子被拉了过来,摔到了张凡的身上。

    张凡拦腰一抱,紧紧将女人抱住,惊问:“你是谁?”

    莫非是欧阳阑珊给张凡叫的特殊服务人员?

    张凡可是从来不碰陌生女人的,因为他要把安全卫生放在第一位。

    要么,又是五福会的阴谋?是“温柔杀手”?

    张凡极力辨认,黑暗中却看不见她的面庞,听见她喘气的声音,但她不说话,肢体语言表明她也是情不自禁。

    人在江湖飘,难免不挨刀,若真是杀手,岂不要我命了?

    张凡双手紧紧箍住对方,使对方无法抬起手施展动作,只能被地紧贴在张凡身上。就像拳击台上,为了防止对方击打,最好的办法是抱住对方,使对方无法施展。

    “你是谁?”

    张凡感到她的头直向自己下巴上顶来,然后,粘湿的双唇,直吻在脖子上。

    他不禁全身一热,又问了一句:“谁派你来的?再不说话,我拧断你脖子!”

    对方嘴上正忙,根本腾不出口回话,顺着脖子向他肩头吻了过去。

    张凡忽然感到这吻有些类似于以前两次阴丹贯脉之吻。

    他无法确定眼前的女人是谁,但从这贯脉之中可以判断,这个女人对他没有恶意,只有深情。

    腹中丹田之气被激荡着,最后一分理智和警觉,在这一瞬间已经彻底崩溃,雄性的本能驱使他要不顾一切……

    事毕,张凡并没有马上打开床头灯,而是轻拥着怀里的女人,一只小妙手爱抚她的肌肤,不放过任何一块地方。

    良久,张凡轻轻地唤道:“妙儿!”

    他已经从她的身体判断出她是兰妙儿。

    兰妙儿处于半昏厥状态,呼吸微弱,像一个休克的患者,耳中听见了张凡的呼唤,嘴里却无力应答,

    “叭!”张凡伸手拉开床头灯。

    灯光之下,兰妙儿双手捂住眼睛,遮住灯光,羞怯地道,“快关上灯吧!”

    张凡关上床头灯,只开着一盏昏暗的地灯。

    朦胧的灯光,像月色一样,洒在兰妙儿的身上。

    “不是你和欧阳阑珊合伙搞的鬼吧!”张凡疼爱地抚摸着她的秀发。

    “欧阳姐听说你要来看她,就打电话叫我到这里来……这些都是她的主意,她说是为了给你个惊喜犒劳你。我可是被她逼着这么做的。”

    张凡忽然问道,你在樱园山庄住的好好的,那儿很安全,五福会根本追不到那里去,为什么要离开呢?你以前跟我说的理由,似乎并不充分,我总感觉背后另有原因。”

    “还不是你那个菜馆小经理!”

    “包媛?”

    “我看她挺忌妒我,若是在她那里住下去的话,早晚被她在饭菜里下毒杀死。”微信搜索公众号:wmdy66,你寂寞,小姐姐用电影温暖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