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641章朕不翻你的牌子

    “她做什么职业的?”

    “不是太清楚,她自己从来只说赋闲在家。不过据我发现的蛛丝马迹,她大概是搞金融投资的。”

    “金融大鳄?那是隐形富豪喽?”

    “对。猜不透她手上掌握多少资金,反正出手十分大方。”仝娆十分羡慕地道。

    “她在京城有背景吗?”

    “不清楚。她好像刻意回避别人谈她的事情,也从来不接受媒体采访。”仝娆一边说,一边向张凡飞了一个媚眼,接着,把身子向张凡这边凑过来。

    张凡开着车,无法躲闪,只感到一阵阵女人的体香袭过来。

    “小凡,”她伸出兰花指,轻轻地捏住张凡的耳垂儿,媚声问道:“张先生,你要开车到哪里去呀?”

    “不是回巩先生家吗?”

    “今天已经晚了,我本没有什么太重要的事,只不过是想去向巩先生谈谈刚才的事。现在,我要你直接送我回家吧!”

    “送你回家?”张凡嗅到了一丝春意暖暖的暧昧。

    “我家在清明小区,离这儿不远,我一个人住,家里很安静的,你到我家坐坐,我给你泡点朋友刚从五岳之尊带回来的女儿茶。”

    一边说,一边小手轻捏张凡耳朵,一下一下,怪痒的。

    张凡感到一股热力自耳朵根向半边脸扩散,不由得把头一歪,把耳朵从她的手指当中挣脱,心里笑道:你老成这样了,恕朕不翻你的牌子!

    车开到清明小区门卫室外,张凡把车停住,道:“仝阿姨,你到了。”

    仝娆一双水汪汪的眼睛,向张凡眨了又眨,声音娇柔如糖一般甜蜜:“小凡哪,是不是觉得阿姨老了?”

    张凡微微一笑,半开玩笑地说:“你自己认为呢?”

    仝娆做出“千古奇冤”的表情,把手在胸前和腰间抚摸了一遍,半娇半嗔:“我知道你很有女人缘,肯定尝过很多大姑娘小媳妇的滋味。在年龄上,阿姨没法跟她们比,但是,能让男人幸福的,难道仅仅是年龄吗?”

    “是什么?”

    “是女人的活。”

    “活?”

    “阿姨人老,但是活好,跟阿姨一次,保证你再也不喜欢那些大姑娘小媳妇了。”

    张凡上上下下重新打量了她一番。

    不得不承认,仝娆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不是女人味儿十足。除了眼角上微微的有几道皱纹,其他的地方还是相当有魅力的。

    在一瞬间,雄性的本能几乎使张凡想把车子开进小区:和仝娆一起上楼,接着便是一个春风沉醉的夜晚……

    但是转念一想,这个美丽的交际花事业的成功,靠的是什么?全是用身体做本钱!即使不是人尽可夫的话,男朋友起码也有一个连!尤其是巩乔!想想就恶心,跟这样的花花公子同时亲近一个女人,简直是对张凡的侮辱。

    “仝阿姨,我今天很累,想回去巩老师家早点休息,改日我们再会。”

    “你真的对我一点感觉没有?”仝娆猛地扯开前襟儿,冲张凡晃着,“阿姨不比别的女人差!”

    张凡瞟了一眼汹涌的波涛,连忙闭上眼睛,摇了摇头。

    仝娆合上衣襟,怒气冲冲,猛地推开车门,跳下车,一扭一扭地快步走掉了。

    张凡忽然感到一阵歉意,拍拍头:我是不是又伤害了一个好人?

    回到巩梦书家,张凡把京明医院的事跟巩梦书讲了,奇怪地问:“巩叔,这个陈琛,有点神秘呀!”

    巩梦书眼中微微一颤,似有话到喉头,却又重新咽了回去,只是轻摇其头,道:“她,是一个有故事的人。”

    张凡见巩梦书如此庄重,深知其中颇有内情,不便深问,笑了笑,一耸肩,不再说什么,却在心里打上了一个大大的问号:巩梦书从来不故作深奥,今天怎么啦?

    算了,不想它!

    睡觉要紧,明天还得去看望仇明呢,仇明身上的疑点,必须弄清才对。

    第二天上午张凡和巩梦书一起来到医院。

    仇明已经苏醒过来,此时正坐在病床上吃早餐。

    听见门响,仇明抬头看见两个人从门外走进来。

    “啊!”仇明惊叫一声,手里的饭盒滚落到地上。

    “张凡!小凡!是你吗?”

    仇明失声叫道。

    这句话一出仇明之口,张凡已经确认:眼前的仇明,就是当年的哥们贺峰。

    “峰哥!”张凡叫了一声,一个箭步冲上前。

    “峰哥!”

    “小凡?!”

    “峰哥,是我,我是小凡!!”

    张凡颤声流泪,紧紧地抓住贺峰双手,不断地摇晃着!

    巩梦书见状,机警地把房门关上。

    贺峰两眼含泪,紧紧抓住张凡双臂,上下打量再打量,过了好久,挥拳狠狠的打在张凡胸膛,笑骂道:“臭小子,真是你呀!”

    “峰哥,一年来,你躲在什么地方啊?为什么不想办法跟我通个信儿啊!让我提心吊胆!我以为你被狼掏了,被鹰叨了,被狗啃了……”张凡尽情地发泄着内心的五味杂陈!

    “小凡!我也想你呀!这一年来,我像条流浪狗,天天都想着回江清看看你……”

    贺峰泪水连连,两人紧紧拥抱到一起。

    稍稍平静了一下情绪,贺峰细细讲起一年来的经历:

    “我从江清逃走之后,先去我亲戚家里躲藏了一段时间,后来他就安排我到一个山区小煤窑。那里是个三不管的地方,我就在那里隐藏下来了。”

    “不料,几个月之后的一天夜里,突然来了好几百警察,把矿山给包围起来了,所有的工人都被集中到煤场上。煤场上点了好几个大瓦斯灯,警察把工人们一个一个叫出去,对着一张照片仔细辨认。”

    “我当时都快吓尿了,心想这下子完蛋了,警察肯定是听到风声,前来抓我的。正在这时,平时跟我很要好的一个工友,名叫小雹子,悄悄捅了捅我,把一张小纸条塞到我手里,小声说,这是我们村委会的电话。我死之后,哥有机会一定要给我媳妇打个电话,告诉她要把儿子养大成人,要给我父母养老送终,她的恩情,小雹子下辈子再报吧!”

    “我这才明白,原来警察是来抓小雹子的。我正想问问小雹子犯了什么事,还没等我说话,小雹子突然冲出人群,一下子跳到一架鳄式破碎机的运输带上,连人带石头,转瞬之间,就被卷进破碎机里……”微信搜索公众号:wmdy66,你寂寞,小姐姐用电影温暖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