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643章抢人

    “放贷的不是他家。我们这一代民间放高利贷的很多,也有很多赖账的,司寇家势力大,打手遍布全省,他们家成立了一个讨债公司,替高利贷公司讨债,从中抽红。苗英就是被司寇家的讨债公司给抓去了。”

    “抓她干吗?要以人顶钱?”

    “他们对村里的苗氏家族下了最后通牒,要是苗氏不凑出钱来,苗英就别想回来了。这不,我们村里正在研究对策呢。”

    “为什么不报警?”

    “嘿嘿,为什么不报警?我告诉你个事,你就明白了,司寇家的讨债公司地点就在镇警察所对过,就是那个天龙金融咨询公司。什么意思?他们不怕警察!”一个村委道。

    “好了,我知道了。”张凡说完转身便往外走。

    村长和几个村委交换了一下眼色,一下子冲上来。

    你扯胳膊我抱腰,死死地把张凡拦住。

    “张先生,你千万不能去,去了之后也不会顶什么作用,事后天龙公司会找我们村里报复,要知道他们那些人有电棍,还有长枪呢!”村长苦苦哀求道。

    张凡笑道:“别说有枪,就是有炮我也不怕。放开我!”

    几个人仍然不肯放手,抱得越来越紧。

    张凡微微一笑,双肩左右一扭动,双手向两边一分。

    七八个青壮汉子纷纷倒了一地。

    张凡回身看了一眼,拱手道:“得罪了,得罪了,明天我请你们吃饭。”

    说完,跳上汽车,开出了村委会大院。

    几分钟后,张凡来到镇里。

    借着昏暗的路灯,果然找到了天龙金融咨询公司。

    而且,果然像老村长说的那样,天龙公司的马路对过,就是镇警察所。

    张凡心里一阵冷笑,又一阵愤怒,连门也没有敲,飞起一脚!

    轰地一声,天龙的大门破碎了。

    张凡如狼一般闯了进去。

    只见大厅里灯火通明,十几个大汉,有的光着膀子打麻将,有的在吸大麻,有的在看电视。

    靠墙的一根铁管子上,苗英衣衫不整,双手反剪着,被吊在上面。

    她低着头,长长的黑发挡在脸上,看样子人已经人事不省了。

    张凡突然闯进来,引起一片混乱,这些人马上站起来,有的跑到柜子跟前去取枪,有的去摘墙上的电棍,还有一个人抄起一把折叠椅子,直接向张凡扔了过来。

    张凡伸手接住空中飞过来的椅子,就势一抡,抡得呼呼直响,快步向前,折叠椅上下飞舞!

    扑扑扑!

    折叠椅或者砸在大汉们的头上,或者砸在腿上,所到之处,头破腿断胳膊折,鲜血横飞,一片披靡如风吹稻草!

    仅仅用了十秒功夫,厅里的十几个人均躺在地上,哼哼唧唧,哭爹喊娘!

    这些人什么都没有弄明白,就被砸成重伤。

    神兵天降呀!

    他们吓得肝胆俱裂,生怕张凡手里的折叠椅再次抡下来砸碎他们的脑袋,全都抱着头,拖着受伤的身子,不断地向后退,嘴里结结巴巴的哀求:“爷,爷饶命!”

    张凡也不说话,大步向前。

    大汉们纷纷爬着向两边分开给张凡让路。

    让路不及时的,张凡抬脚轻轻一跺,立刻跺断腿骨,然后飞脚踢到一边。

    “苗英!”

    张凡叫了一声。

    苗英没有反应。

    张凡抬手解开绳子,将她放下来。

    苗英柔软的身体一下子扑倒在张凡怀里。

    张凡伸手试了试她的鼻息。

    还有呼吸!没死就好!

    张凡抱着她,大步向门外走去。

    走到门口,忽然回过头,大声吼道;“你们这群狗都给我听好,我叫张凡,是苗英的男朋友,你们的后台老板有什么话要说,明天上午去村里找我,我在村委会恭候!”

    说完,走出去,打开车门,把苗英放在后排座位上。

    她的上衣和裤子几乎完全被撕烂,露出大片的雪肌和伤痕。张凡几乎不忍再看,脱下自己的衣服,盖在她的身上。

    在村委会里,老村长和几个村委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生怕张凡捅下娄子,给村子引来灾难。

    突然看见张凡抱着苗英回来了,大家全都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老村长奇怪地问:“他们人好多呀,你怎么把她弄回来的?”

    张凡道:“先别问这些了,我要把她放到床上,赶紧抢救。”

    村委会里有一张值班的床,几个人急忙过去把床收拾了一下,张凡轻轻地把苗英放上去。

    两个年轻的村委平时就对俏寡妇苗英馋馋的,此时见她露肤露肌,便不断地咽着唾沫,用眼光瞄着她的腿。

    张凡一皱眉,冲村长道:“村长,你看,大家能不能回避一下?她现在的病情很危险,必须马上进行抢救。”

    “回避?应该回避的是你!”年轻村委讥讽地道。

    另一个村委也撸起袖子做出要打的姿式,“外乡人,你老实点,想沾我村妇女的便宜,小心你的工具!”

    张凡被这一骂,心中恼火,真想飞起一脚废了村委的工具,但眼下救人要紧哪!他竭力压住怒火,道:“苗英生命危险,你能抢救吗?能的话,交给你?”

    “抢救?你要抢救?你是谁呀?你不过就是想借机揩苗英的油!她是我们家族的儿媳妇,你跟她单独在一起,我们不放心!”那个村委酸溜溜的看着张凡,眼睛里升起嫉妒的怒火。

    张凡对这些小人真是没话说了,反唇相讥:“既然是你们家族的儿媳妇,别人进村来抢她的时候,你为什么像龟孙子一样躲开了?”

    这一句话,把那两个村委堵得面红耳赤。

    老村长忙把两个村委拉开,并安排所有村委到隔壁办公室等候,然后把门从外面反锁上。

    张凡这才安下心来,回身去检查苗英的伤势。

    只见她脸色苍白,毫无血色,两片樱唇也是淡淡的发白,秀目紧闭,呼吸微弱,从撕碎的衣衫里,可以看到一道一道的淤青,还有被指甲挠破的红印子。

    再看双腿,更是惨不忍睹。裤子已经被从裤脚处撕开了,一直撕到大腿根部,大片大片的雪肤都露在外边,连红色的三角裤也隐隐地探出半边脸。

    这些野兽太没人性了!

    张凡暗暗骂一句,感到相当后悔,后悔刚才下手轻了点,没有把那些家伙全部打残!

    张凡轻轻伸出手,抚摸着她的伤处,舒了口气,习惯性地暗道:我是医生!

    然后轻轻打开神识瞳,低头对着苗英的身体从上到下,从里到外,仔仔细细地透视检查了一遍。微信搜索公众号:wmdy66,你寂寞,小姐姐用电影温暖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