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645章清理清理

    “什么叫娇凤足?”

    “我师父教过我四相之法,里面说,女子之玉足,有七吉三娇之说,其中的娇凤足是最吉利的一品之足。”

    “四相之法?我可是第一次听说过。镇上算命摊子上的瞎老头只会相面的。”

    “其实你有所不知,除了相面,还有另外三相,分别是相胸、相腰和相足,都是祖国古传相学中的精品秘术。”

    张凡指的是玄爷最近向他传授的“巫山四相法”。其中讲到,娇凤足逢凶化吉,步步踩红运,乃是万里难遇其一的奇足。

    张凡本来半信半疑,没想到,今天晚上竟然真的见到了。

    “秘术?真的吗?那……你好好给我相一相。”苗英此时全身疼痛已经消失,不禁高兴起来,主动伸出脚,眼里含着别样的神色,把脚伸到张凡手里。

    张凡以手捏住足跟,左右端祥半天,指着脚趾和二脚趾,道:“你看,这里有条细纹,自双趾之间顺出,蜿蜒而下,如川流百里,直达涌泉穴,这叫聚宝溪。还有……”

    张凡手指着脚面外侧道:“脚面白如古玉,细如凝脂,润色如月,微醺如兰,故称为娇凤。我师父说过,天下有此足者,万里不遇一,若是谁有,今生必嫁贵夫,享尽荣华。”

    “我不信!”

    苗英听得心花怒放,芳心狂跳,脸上含嗔带俏,把脚轻轻地一蹬,从张凡手中收回,迅即藏到床单底下,道:“你拿好听的话安慰我吧?我这穷命,连一个农民老公都守不住死了,还能嫁贵夫?!不信不信。”

    张凡一耸双肩,尴尬地道:“其实我也不信这一套,那些话是我师爷说的而已。”

    “啊欠!”张凡话音刚落,苗英忽然大大地打了一个喷嚏。

    显然,由于她只盖了一件上衣,下半截的身子完全露在外面,这村委会夜间有点凉,不由得她感到一阵寒冷。

    张凡刚才被苗英眼里半羞半怯的神色引得心跳急促,某些身体部位也表现得相当突出,不禁有些窘迫,担心苗英发现什么,便借机道:“我看,今天先治疗到这里吧,你身体其它部位由于气脉已经通畅了,慢慢地养着就行,等红肿化开之后,就没事了。我再给你开一副方子,你每天煎熬分两次喝了,身上的伤很快就会好的。”

    苗英没料到自己这一个喷嚏打得张凡要离开,不由得有些不舍。想挽留却不知怎么说,只好叹了口气,作罢道:“那也好,反正伤不疼了,你也累了,今天就到这里吧。”

    张凡走到办公桌前,提起笔,刷刷刷,写了一个方子,拿过来递给苗英:“明天你找人去抓药。”

    苗英把方子折好,却没地方放,忙道:“我这个样子,怎么回家?”

    “你不会打电话叫人给你送衣服来?”

    “算了算了,打电话的话,明天全村都会传遍,说我……”说着,哀怨地白了张凡一眼,伸手抓起床单,抖开了,围在身上,把身子一扭,看着张凡道:“你在前边走,我跟着,你把我拉回家吧。”

    张凡见她围着床单站在面前,颇有出浴美女穿浴袍的效果,不由得狠狠地看了两眼。

    张凡开车把苗英送回家时,村委们都站在村委会大门口向这边瞭望,因此,张凡不便停留,待她进了院门,便开车重新回到村委会,在村委借宿了一夜。

    一觉醒来,天已经大亮,听见窗外吵吵嚷嚷,一片混乱。

    揉了揉眼睛,穿上衣服,走到窗前向院子里一看,不禁惊诧。

    只见几辆大吉普从外面开进来,停在村委会院内。

    再往外看,村里路上停了好多辆车,一些人正从车里下来。

    都是全副武装、一律尼彩服,手中持一米多长的方头长把砍刀,个个杀气腾腾,有的挥起砍刀,把路边胳膊粗的小树砍成两截,有的破口大骂追砍街上的土狗,一时间,鸡飞狗叫鸭子跑,乱成一团。

    咦?看样子是司寇集团来报复了。

    场面相当宏大,看来,对我张凡还挺重视呢。

    张凡轻哼一声,拨通了巩梦书的电话。

    “巩叔,省司寇集团那边,你能说上话不?我在省这边遇上点麻烦。”

    巩梦书吃了一惊,忙问:“你也能遇上麻烦?怎么回事?需要我做什么?”

    “我把他们集团的一伙人打了,现在他们开来好多车要报复。我不想让村子里的人为难,所以不想动手……”

    巩梦书想了一下,马上回道:“司寇集团的上层我不认识,但我可以联系省的熟人朋友。”

    “好吧,给巩老师添麻烦了。”张凡客气了一句,便放下手。

    “嗵嗵嗵……”一阵砸门声传来。

    “有会喘气没有?”

    “快开门!”

    “泥马我问里面有没有活人?”

    一声高似一声,房门乱颤,快被砸开了。

    张凡从容走过去,打开了门闩。

    门外,站着一大群人。

    为首的一个理着西微信搜索公众号:wmdy66,你寂寞,小姐姐用电影温暖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