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647章好汉不吃眼前亏

    过了一会儿,随着一阵警笛声,村口飞扬起一片尘土。

    只见几辆警车飞驰而来。

    警笛十分凄厉,一转眼,到了村委会门口,一排警车吱吱地停下。

    车门开处,从车上跳下几十名全副武装的警察。

    “不准动!”

    “不准动,动一动就打死你!”

    警察有的持长枪,有的持手枪,散成散兵状,成半圆形,向张凡围过来,十几个黑洞洞的枪口,吓人地指向张凡。

    咦?

    张凡颇为吃惊!

    刚才以为司寇龙会突然出手暗器袭击,所以张凡一直防着。

    没想到司寇龙来了这一手!

    他是要先稳住张凡,然后叫警察来收拾残局!

    领头的警长满口大黄牙,大步走过来,到了司寇龙跟前,却突然弯腰,小声地打了个招呼:“公子,我来了。怎么办?请指示。”

    “哈哈哈……”司寇龙得意地大笑起来。“张凡哪张凡,你没有想到吧,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强龙斗不过地头蛇。你在江清是条龙,到我们省地盘上是条虫!怎么样,我给你两个选择:是跪下自搧一百耳光揪掉头发呢,还是进去坐几年大牢?”

    司寇龙上次在素望堂就是被搧耳光揪头发,对此他念念不忘。眼下复仇的机会到了,他的打算是,先虐虐张凡,出一口气,然后把张凡抓进局子里,再慢慢做些暗地里的小动作,把张凡搞个“被死亡”除掉算了。

    张凡冷静下来,细细分析当前的形势。

    周围十几支枪,全部对准他,随时可能勾动扳机发火。

    即使是孙大圣在场,也不得不有所紧张。子弹可是不讲情面的,打谁谁出眼!

    目前,他的古元真气护体罩还未完全形成闭合!

    更何况距离这么近,子弹的冲击力无比强大,古元真气能否挡得住子弹?

    要么,以极快身手躲开?

    也办不到。

    因为同时发射的不是一颗子弹哪!你躲开这颗,你能躲开另外一颗吗?

    好汉不吃眼前亏,先活下来再说。

    张凡笑道:“司寇公子太客气。既然警察来了,我张凡小小人物,怎敢与公权力对抗?我跟警察走就是。”

    “好,还算明智,带走!”司寇龙一挥手。

    “好的,公子。”警长答应一声,冲手下一点头:“把这小子铐上!”

    两个小警察冲上前,一左一右,拧住张凡两只胳膊,第三个警察拿手铐就给张凡铐住了双手。

    这小子相当狠,把手铐铐得特紧,几乎勒到张凡皮肉里了。

    张凡一皱眉,道:“干嘛勒这么紧?”

    “哼,嫌紧?老子给你松一松。”警察冷笑一声,“咔嚓”,又把手铐紧了一个扣眼!

    一阵钻心的疼痛传来。

    张凡紧瞪着他,平静地道:“把手铐给我松一松!”

    警察看见张凡眼里竟然有一种居高临下,不禁乐了:“哟哟哟,看把你得瑟地!还敢跟老子讲价钱,去泥马拉戈壁!”

    说着,挥拳一个电炮,直向张凡下巴打来。

    张凡微微一闪,闪过来拳,双手向上一抬。

    “叭!”

    手铐重重地击打在警察的下巴上。

    警察惨叫一声,向后倒退两步,蹲在地上,痛苦地嚎叫起来。

    警长一看,脸色成了猪肝,大骂道:“小子,敢打警察?”

    说着,举起手枪,抵住张凡的脸,大声喝道:“跪,给我跪下!”

    张凡此时心中倒是不太害怕了,因为他跟警察的距离这么近,对方人再多枪再多,也没法开枪。

    张凡微微一笑,一边假装害怕,一边抬起被铐住的手,紧紧抓住警长的枪管,轻轻一捏!

    手枪,顿时成了小麻花一根!

    警长以为自己看花了眼,正在愣神,张凡忽然两手一掰,发了一声喊:“呔!”

    手铐被从中扯断!

    随即,伸出胳膊,一下子挟住警长的头,向自己怀里一扭,冲周围的警察道:“别开枪!开枪我就扭断他脖子!”

    这个警长平时作威作福,手下的小警察吃过他无数苦,恨不得张凡弄死他!

    哪个会主动上前营救?

    一个个放低枪口,往后退了几步,变成了好观众。

    警长被勒住脖子,脸色涨红,眼球突出,哀求道:“先生,先生,轻,轻点,脖子受不了,快断了。”

    张凡挟住他不放,道:“叫你手下都给我退出院子!你,还有你,司寇龙,你的人也都给我滚,你留下来。”

    “都,都退出去!”警长喊道。

    警察们巴不得离开张凡这个危险人物,纷纷跑掉。

    而司寇龙的人也向院外退去。

    司寇龙倒退着,双拳高拱,“张,张先生,别动粗呀,有话好好谈,什么条件都可以谈!”

    张喝了一声:“给我站住!”

    司寇龙完全被张凡的气势气震住,而且他也明白,以张凡的武功,他司寇龙转身逃跑的话,根本来不及,张凡只要轻轻使个招,就会致他于死地。他脚下一软,停住了,“张,张先生有话吩咐?”

    张凡把自己的车钥匙扔过去:“去,把我的车开进院里来!”

    司寇龙情知张凡这是要以警长作人质为掩护,开车逃离险地!

    心想,要我开车进院?正好,我可以借机逃出村委会大院。

    只要我离开险地就成!

    管你什么警长不警长!

    “好,好,没问题。”

    司寇龙从地上捡起车钥匙,转身走了出去。

    刚刚走出大院,迎面看见几辆面包警车开进村来。

    几十名防暴警察从车上跳下来,狙击身手绝佳,有的窜上房顶,有的爬上大树,架起长枪,选择角度,瞄准张凡。

    司寇龙向警车跑了过去,冲一个警官道:“徐队长,不好了,有人绑架刘警长!”

    徐队长淡然地道:“我已经清楚了。”

    看来,这个徐队长不像警长那样把司寇龙当盘菜,带搭不理地,只顾拿起望远镜,往村委会院里查看。

    张凡慢慢向后退,退到门口,用身子撞开村委会门,退了进去。

    把警长往地上一摔,张凡先点了支烟,慢慢吸着,考虑对策。

    因为人质是警察,对方轻易不会强攻,这点张凡是十分肯定的。

    现在,只要拖延时间,等待巩梦书搬的救兵即可。微信搜索公众号:wmdy66,你寂寞,小姐姐用电影温暖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