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649章八哥

    张凡牵挂不下,颇有些担心,怕她出什么意外。

    想来想去,只好给老村长打了个电话,很委婉地请老村长照顾苗英。

    老村长像全村村民一样,都看出来张凡喜欢上了这个俏寡妇。更何况,这两次张凡来村里,给老村长不少馈赠。如今张凡托他照顾苗英,他当然是不讲价钱满口答应下来。

    张凡嘱托完这事,稍微放下心来。

    到达京城后,在巩梦书家住了一夜,第二天上午,巩梦书便带着张凡去见老太爷。

    汽车进入一片高级别墅区。

    这片别墅显然不是商业开发区,而是某个国家机关的家属住宅区,小区里住的都是机关干部。

    从格局和面积上可以看得出来,当年分配住房时,是按三六九等分配的。

    而张凡的车,刚开到了一幢最大、最阔气的别墅。

    门口的两个警察门卫显然认识巩梦书,朝他敬了个礼,便放行了。

    张凡暗暗诧异:这家的派头不小哇!能让警察来给看门当门卫的,资格相当地老。

    看来老爷子的级别不低。

    进到院子里,看到的一切更让人震撼:大草坪,大车库,大独楼,大花园……总之就是又大又牛!

    一个男佣闻声出门迎接,把张凡和巩梦书领到一间豪华卧室里。

    卧室中间,一张大床上,躺着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

    看上去很有气度,也很有学问,虽然卧病在床,但脸上眉目之前透出的官威,令人肃然起敬。

    “张伯伯,我来了。”巩梦书走上前,轻轻握住老爷子的手。

    “梦书,又麻烦你了。”老爷子亲切地点点头,然后看向张凡。

    两人的目光在空中相遇。

    张凡没有什么感觉,老爷子却是相当激动,只见他嘴角颤了一下,道:“这位就是张医生?”

    “对,他就是我跟伯伯说过的张凡,大家都管他叫张神医,伯伯就叫他小凡就可以了。”

    巩梦书说完,冲张凡道:“小凡,这位就是张部长,是家父的多年好友。”

    张凡上前问候了一声。

    张部长一边点头,一边咳了几声。

    张凡听得出他肺子不好,便坐在床边,“张部长,我先给您号号脉。”

    号脉结果,张老爷子是患上了肺部细菌感染。

    张凡问道:“张部长,你肺部感染有多少天了?”

    张部长眼睛始终不离张凡的脸上,紧紧地拉着他的手,喘息道:“自从上个月开始,整整一个月了,时好时坏。”

    “医生怎么说?”

    “医生给用抗生素,不知用了多少瓶,病情却总是反复,医生说我是年纪大了,抵抗力下降。”

    抵抗力下降?就天天肺部感染吗?

    又不像是爱滋病,怎么可能感染不愈?

    是不是有别的原因?

    “张部长,你年轻时得过肺部感染吗?”

    “没有。我很少得病,偶尔感冒了,喝杯热咖啡顶顶就好了。谁知这次……”

    张凡更加奇怪:很少得病!看来张部长不是那种体质弱的人。

    这样长时间的感染,应该一定是有一个固定、持续的感染源吧。

    想到这,张凡心里已经有了目标,问道:“张部长,你平时喜欢做些什么活动呀?”

    “我喜欢去公园跟一群老伙伴聚聚,大家唱京戏吊吊嗓子,遛遛鸟……”

    张凡一听,马上问道:“张部长,您养了鸟?”

    “是的,养了一只八哥。”

    张凡心中更加有数,问道:“您的八哥,我可以看看吗?”

    “好的好的,我让人领你去看鸟。”张部长摁了一下床边的铃。

    不一会功夫,门开了,走进来一个艳丽绝色女子。

    只见她模特身材,长腿迈着猫步,令人喷血地挺着高胸,给男人一种震撼的吸引力。

    张凡眼睛一亮:这不是秦小微吗?

    秦小微娉娉地走过来,把眼光在张凡脸上停住,笑道:“张医生,你来啦?怎么,没想到我这在里吧?”

    “没想到,没想到。”张凡说着,眼光不由自主地落在她胸前。那里有大片的深开领未能遮住的肌肤。

    盯了约有几秒钟,忽然意识到不妥,忙把脸转向巩梦书,“巩老师,这是怎么回事?”

    巩梦书笑了,“小凡,是这么回事。秦小微出院后,一时找不到合适的工作,那个拳场老板,倒是听遵守你的警告,约秦小微回去上班。可是,呵呵,我不说你也知道他是个什么人物,让人相当不放心。秦小微也不想回拳场去了。我考虑了一下,正好张部长家里想找个住家保姆,所以我就介绍她过来了。”

    原来,秦小微这个迎宾女郎已经做了部长家的小保姆。

    张凡忽然心里有一种难言的酸楚,替秦小微不平:像她这么优秀的女孩,别的不说,就凭这张迷死人的脸蛋,就该有个荣华富贵的归宿。没想到却流落到当保姆。

    不过,想到这里,又忽然自嘲地笑了:天下苍生,你能关心得过来吗?苦命好命,都是命,要你张凡少操瞎心!

    “张老,您有什么事?”

    秦小微躬身问道。

    显然,她对自己的工作还算满意,对张部长也是十分尊重。

    张凡稍微放下心来。

    张部长又咳了一声,费力地道:“小秦,你带张凡先生去书房,看看那只八哥。”

    “好嘞!”秦小微俏声答应着。

    “张先生,请随我来。”秦小微扭过腰身,冲张凡启齿一乐,然后款款地在前面带路。

    两人一前一后,进了书房,秦小微随手关了房门。

    看来,张部长是个喜欢书的人,书房里三面墙都是顶棚的大书柜,里面摆着一排排线装书和印刷书,大多是成套的丛书。

    书房很大,靠窗摆了好多奇花,窗前吊着一只鸟笼。

    笼里一只黑背黄肚八哥,正在上窜下跳,见张凡和秦小微进来,高声唱道:“欢迎欢迎,我叫英英!”

    张凡不觉得乐了一下,走上前去。

    八哥见张凡走近,更加兴奋,“欢迎欢迎,吃了吗?”

    张凡笑道:“我还没吃早饭呢。”

    八哥接着道:“吃了吗?”

    原来,这个家伙根本不是对话,只不过是背下来几句话而已。

    “吃了吗?”八哥又问了一句。

    “吃你个头!”张凡笑骂一声,暗暗打开神识瞳,向它羽毛里透视过去。

    透过厚厚的羽毛,发现它的皮肤上有一些黑色的小寄生虫。

    好多好多,像是夏天菜叶上的害虫,紧紧地吸附在它身上。

    张凡一下子明白了:就是这些虫子释放出来的细菌,持续在感染着张部长,使得他肺部不断地发炎!微信搜索公众号:wmdy66,你寂寞,小姐姐用电影温暖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