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652章宠物医院

    几个人不禁笑了起来。

    张部长紧紧握住张凡双手,“张医生,我看基本可以确认,就是这个原因。一会儿我叫小秦把这只鸟送到宠物医院消消毒,实在不行的话,就送给别人算了。”

    “张部长,这样最好,你以后应该少接触宠物,另外,家里也要放一个加湿器,以免空气当中灰尘多,把细菌带到你肺子里。”

    “好的,好的,张医生,你想得真周到。”张部长连忙点点头。

    “还有,我给你开一个方子,你按方抓药,服用十天,就可以把肺部目前的炎症全部消除掉。”

    “太谢谢张先生了。”张部长继续握着张凡的手不肯放开,眼中情深绵绵,感慨万分,“看看看,真是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张医生二十岁刚出头,就有这么高的医术。为人处事又是这么大方得体。再看看我们家张安,长的人模狗样,办起事来,唉……差别呀,差别太大了。”

    张凡心中却是相当好笑:这老爷子,干嘛把我和你孙子相比,有可比性吗?

    巩梦书意味深长地看着两人,一声不吭,嘴角带着不明含义的微笑。

    几个人又闲聊了一阵,张凡见时间不早了,便站起来告辞。

    秦小微从窗前把鸟笼子摘下来,对张部长说,“我去送送张先生,顺便把鸟送到宠物医院。”

    张部长点了点头,“好吧!去送送张先生。”

    说完,掏出一张已经签好的支票,递给张凡,“这点诊费,请笑纳。”

    张凡看也没看支票,直接给推了回去,“张部长,这张支票我不能要。”

    “为啥?这是正常的诊费呀!”

    “我今天来给您看病,主要是看在巩老师和张家的交情上,这是其一;还有一点,我日前在省遇到了险境,眼看就要被特警开枪打死,多亏张部长在省警察厅找了关系,才使我化险为夷。今天我给张部长看病,是对那件事情的一点回报吧!”

    “那点小忙,是我举手之劳,何足挂齿?”张部长硬要把支票塞回给张凡。

    张凡却是打定了主意,坚决不收。

    巩梦书见双方僵持不下,忙劝道:“张部长,小凡出诊,并非全是为了钱。他不收就不收吧,你就不要勉强他了。”

    “那……看病不要钱,这样的话,以后我还好意思再找你看病?”张部长无奈地道。

    “张部长,您以后需要我的时候,打个电话来就成。我会第一时间赶来为您老服务。”张凡道。

    “唉,这事整的。梦书呀,我欠张凡医生一笔人情哪。”张部长只好把字条收起来,“张凡先生,以后有空的话,经常到家里来玩。”

    张凡点了点头,“一定,我一定抽空来看望老先生。”

    三个人离开张家之后,巩梦书已经看出秦小微心里的意思,便故意回避这二人,先行告辞二人,自己回家了,而张凡秦小微一起去了宠物医院。

    有钱人多了起来,宠物医院的生意很火。有的带狗来洗耳朵,有的给猫做白内障手术,费用相当高。可是这些宠物的主人不差钱,要的就是这种特殊服务的感觉。

    两人挂了号,排了一个小时队,才见到医生。医生检查了一番,又取了一点羽毛去化验。

    结果出来,果然发现八哥的羽毛里有很多细菌。

    医生开了处置方,两人把八哥带到处置室,护士用药水给八哥洗了一个澡,然后在电热风下烘干羽毛。

    整整鼓捣了一个小时才搞定。

    “你们两口子听好了,现在它羽毛上消毒了,其实它身体内部还有类似的细菌。拿回家,注意老年人,最好少接触。”护士道。

    听护士叫张凡和秦小微两口子,二人并没否认,只是偷偷互相交换了一下眼神。秦小微伸手轻轻拍了张凡后部一下,耳语道:“占便宜的感觉是不是很爽?”

    张凡一笑,也不说什么,掏出手机给张部长打过去:“刚才已经化验确认了,八哥身上有肺炎病菌。宠物医院的大夫说,你最好不要继续豢养八哥,也不要天天接近它。”

    张部长说:“我吸取教训了,以后再也不养鸟了,那是八哥,就送给别人吧!

    秦小伟看到可爱的八哥,便对张凡使了个眼色,把嘴几乎凑到他耳朵上,小声道:“留下。”

    张凡一笑:“张部长,送人倒是没有必要,你家里那么大,放在别的房间里养养,不就成了吗?已经养这么长时间了,已经有了感情,还不如先让秦小微帮你养着,你想看的时候就看看。”

    张部长非常高兴,“张凡医生,你这个主意太好了,好,就这样定了,这只八哥就送给秦小微了。”

    秦小微非常高兴,又是伸手到张凡衣服里,轻轻地掐了一下他的腰,“你说话真好使。”

    张凡被她手掐的地方一片燥热,慢慢地全身都有些不自在起来,不时地斜眼看看秦小微。

    送秦小微回家的路上,她从副驾驶位置上把身子一直靠在张凡右肩上,弄得他右手方向盘握不稳,有好几次差点撞到马路牙子上。

    回到张部长家大门外,张凡笑道:“我总算受完了刑!这回,你下车吧。”

    秦小微轻轻问:“八哥的病治好了,我身上的病你还管吗?”

    “管哪?我啥时候说不管了。你的身体,我肯定管到底,但你身上的伤痕太多,我要一块一块地给你治。”

    “那就不要等了,今天先治一块。来,把这块给我治好……”秦小微说着,猛地抓住张凡的小妙手,摁到了自己那块伤疤上。

    “哎,哪有你这样的病人?我今天已经很累了。”张凡感觉入手一片那啥,极力把手往外抽。

    “你要是不治,我就喊非礼!”秦小微威胁道。

    张凡也是有些顾忌:女人情热时,基本就是疯子,没理智。万一真的喊叫起来,闹得不好收场。

    再说,手指已经碰到了那块伤疤,也不得不发功为她治疗一下了。

    “好了,你别乱动,深呼吸……”张凡说着,轻轻地运起内气,用食指和中指,在伤疤上反复地抚摩着。微信搜索公众号:wmdy66,你寂寞,小姐姐用电影温暖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