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654章钱亮很兴奋

    “我听一个朋友悄悄告诉我,京城最近要办一个石头展?”

    “有这事,但目前没有公开,只在小圈子里发了消息。怎么,你想来败败家?”

    “败家?哼,有张凡在,只有发家没有败家。你让张凡接电话。”

    巩梦书把电话递给张凡:“钱总又想借你的本事发财啦。”

    张凡把电话接过来,笑道;“钱叔,你手又痒了?想过来?”

    “我明天早晨就到,你先别离开京城啊。要是你不在京城,我此行就没意义了。离开你,你就是瞎子眼!这回,你也下个大赌,弄几块好石头,跟钱叔一块发一笔。”

    此话其实正中张凡下怀。

    自从吸取了丘祖天地阴阳精华之后,张凡的神识瞳上了一个层次,从不能透视石头到能够看穿顽石。

    上回在省城小试身手,初战告捷,换来了钱亮赠送一幢别墅。

    当时爽得好几天都想唱歌。

    这回京城石头展,不如再搞他一笔。

    “钱叔,既然这样,我哪儿也不去,咱们明天见。”

    果然,钱亮第二天一大早,就乘高铁来到了京城。

    三个人见面,互相吹拍了一番之后,钱亮迫不及待地要巩梦书带去石头展现场。

    巩梦书昨天晚上已经跟大华国玉石研究协会的会长联系了一下,那边点头了,并且用微信发来三张邀请信。

    三人开车来到京郊一处山水秀丽的温泉山庄。

    因为是圈子内部的秘密会展,所以会场并不张扬,只不过是在山庄的大舞厅里临时布置了一下,甚至没有挂出宣传条幅,也没有在门外立着会展介绍之类的宣传板。

    舞厅门外的走廊里,安排了十几名全副武装的保镖,楼前楼后,都有便衣,严密监视着周围的一切,防止可疑人接近。

    在山庄休闲的人们看来,舞厅里今天可能是有个什么会议要召开。但外人根本没有料到,这里此刻聚焦的财富,能买下一座县城!

    今天,能进入会场的受邀者,都是京城有极高身份的收藏界人士,其中不乏现任的官员,但更多的是身家百亿以上的超级富豪。

    楼下门口停的豪车,已经透露了车主的豪华身份。

    来到会场入口处,巩梦书亮出手机上的邀请信,门卫小姐接过手机,用自己的扫码机扫了一下上面的二维码。

    绿灯通过。

    三人进入舞会厅时,张凡不由得打了一个冷战!

    有人说,不到京城不知道自己官小!

    我特么认为,不到京城不知道自己钱少!

    只见偌大的舞会厅里灯光辉煌,耀人眼目。

    里面的人个个气宇不凡,个个一身定制的名牌,男人手上的大钻戒大的像花生米,女人玉颈上戴的挂件要么是帝王鸡血石,要么是蓝宝石极品王者,连空气中仿佛都弥漫着一股让人喘不气来的富贵。

    这些人的身家财富,不是外人能想象出来的。

    张凡在这里,忽然感到自己很穷很穷,甚至产生了一丝丝的自卑感。

    不过,在这里也可以看出权力比金钱更受崇拜。巩梦书身家并不算厚,顶多在这里算个打狼的小康之家,但那些大老板见了他,都趋步上前,主动跟巩梦书打招呼,好多人跟他握手时倾着身体,像仆人见到了主公。

    巩梦书并不摆出将军后人的牛逼架势,十分谦虚,甚至是谦卑地跟大家聊天。

    一排排的展台上,展示出各种奇珍异宝,让人眼花缭乱。在一排展台的正中,依次放着十几块原石毛料,两台解石机也已经摆在了展台上。

    当你走过每块原石毛料前,守在原石旁边的小姐会主动上前,跟你介绍这块原石的出厂厂家,哪个老坑,讲解得十分亲切感人,仿佛这块毛料里真的有大块珍品似的。

    这些小姐都是原石的主人特聘的专业解石讲解员,她们十分精通此项业务,说出来的话,让你不得不相信几分。尤其是她们个个都是长相出众,跟你说话时,靠得很近,故意把迷人的体香散到你的肺腑里。

    钱亮相当激动,挨个地看那些毛料,和小姐交头接耳地询问,还不断地拿起石头,用一只激光小手电筒在上面照一照去,好像能真能照出个四五六。

    张凡看他的样子十分可笑,便道:“钱叔,你那手电筒是赌石神器吧?”

    钱亮其实只不过是心情迫切地想知道哪块石头里面能出彩而己,被张凡嘲笑了之后,他把手电筒收起来,凑到张凡耳边,小声道:“我这不装模作样吗?其实靠的还是你!小凡,看清没有,哪块行?行的话,先下手为强,不然被别人抢去了。”

    张凡哼了一声,背着手,慢慢地在展台前观察,眼光不停地在每块石头上一一扫过。

    此时,他的神识瞳已经打开,透视之光穿透石头表面,深入内部,一目了然。

    “怎么样?还没动静呢?”钱亮问道。

    张凡心里却是十分失望:这些人看似行家,不知从哪弄来这么些无料顽石冒充有料!张凡都怀疑这些人是随便从打石场搬来块石头!

    钱亮见张凡久久不吱声,心里按捺不住,指着中间一块巨大的石头道:“小凡你看,这块很有戏呀!”

    “何以见得?”张凡笑问。

    “你看这水色,这露纹,还有这片浮云,业界管这个叫‘小荷才露尖尖角’,要是出彩,就是绝品哪!”钱亮眉飞色舞地道。

    “哼,还日出江枫红似火呢!”张凡冷笑一声。

    “呵呵。”巩梦书微笑地哼一两声。

    张凡一时没有时白巩梦书为什么哼,拍着脑袋想了一会,忽然领会了,自嘲地笑笑,也不回应,只是伸手拍了拍那块头,弯下腰,左边看看,又转到另一边,右边看看。

    “小凡,怎么样?我的眼光还行吧?”钱亮急切地问。

    “钱叔的眼光相当不错。”张凡直起腰来,点点头。

    钱亮兴奋了,回头对巩梦书道:“老巩,怎么样,张凡都表扬我了!”

    张凡把手拍了拍,道:“钱叔,你挑的这块石头,特别适合搬回我们村砌猪圈!你看,方方正正地嘛。”微信搜索公众号:wmdy66,你寂寞,小姐姐用电影温暖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