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658章作客

    从温泉山庄赶回京城,正赶上名苑别墅的房主已经把卖房的材料全部准备完毕,张凡便和他约了一个时间,一起去房产局把房子过了户。

    拿了钥匙,送走了原房主,张凡在别墅里里外外看了无数遍,越看越高兴。仅仅在一年前,张凡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能在京城名人聚居的高雅高区有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而是这么大、这么提气的别墅!

    以后,自己在京城也有了一个落脚点,一个窝儿。

    说不上将来要到京城来发展呢。

    不过,俗话说,衣服怕穿,房子怕闲。

    空房子不但招邪惹鬼,最担心的是虫子会来咬,老鼠会来家里打洞做窝,因此,必须找个人来打理这房子才行。

    张凡便对巩梦书说,要他帮忙请一个可靠的人来管理房子。

    巩梦书想了想,笑道:“有一个人选特别合适。”

    “什么人?”

    “苗英。”

    这一句话,提醒了张凡。他始终对苗英的处境放心不下,如果把她接到京城来,住在别墅里,一方面让苗英有个安身之地,另一方面,也可可以顺便维护房子。

    于是,张凡打电话跟苗英说,已经在京城给她找了一个打扫卫生的活儿,让她速速前来京城。

    苗英这段时间,正处于水深火热之中。

    经过上次事件,当地人对她议论纷纷,公婆黄氏家族的人和更是对她横眉冷对。

    村里一群长舌妇兴风作浪,背地里骂苗英是一个给黄家丢脸的狐狸精,勾引外面的男人……

    那话难听透顶,简直应了那句古话:唾沫星子能淹死人。

    如今接到张凡的电话,苗英仿佛有了一线生机,便准备去京城。

    婆家听说她走,都心领神会,揣测她是去投奔张凡。婆家便不准她把孩子带到京城。

    苗英一个弱女子,根本不是农村宗族势力的对手,只好把孩子留在公婆家,只身赶到了京城。

    张凡安排她在别墅住下,交代她每天收拾花园,剪草坪,把花园里的菜地和果树管理好。

    苗英非常高兴,便安心住了下来。

    把苗英安排好之后,张凡便打算和钱亮一起动身回省城,因为沈茹冰已经多次催他回去出诊,并且狠狠地威胁他,如果再不回来,年底分红没他的份儿!

    动身的前一天,张凡发了条微信给陈琛阿姨向她告别。

    听说他要离开,陈琛马上在电话里约张凡去家里做客。

    盛情难却,张凡买了几斤进口水果,赶到了陈阿姨家里:一幢位于郊区的花园独立别墅。

    一进门,便闻到了一阵饭菜的香味,陈阿姨和一个俊俏的小保姆系着围裙,正在厨房里忙活。

    陈阿姨安排张凡在客厅里坐下,给他倒了一杯茶水,满面春风地说道:“小凡,你先喝茶,还有两个菜没炒,一会儿就完。”

    说完,急忙回到厨房里,叮叮当当地干起来。

    张凡感到了有一种回到家的感觉,尤其是陈琛阿姨,不再称呼他“张凡先生”,而是叫他“小凡”,这让他倍感亲切,觉得他和陈阿姨之间的距离拉近了很多。

    菜香不断从厨房里飘散出来,引得张凡咽了咽口水,一边喝着香喷喷的茶,一边打量客厅里的布置。

    家里装修得不是十分豪华,给人感觉有点朴素,里里外外,整体使用古典欧式装修,显得非常大方庄重,有几分像电影里欧洲王室的样子,不过没有王室那种压抑的俗艳。

    客厅墙上挂了两副欧洲油画,都是出欧洲历史著名画家之手,一看就是价值不菲,给整个家里增添了很矜持的富贵之气。

    张凡放下茶杯,背着手,在客厅里到处欣赏,慢慢地走到书房门前。

    书房门大敞着。

    显然,陈琛阿姨并没有对张凡有所戒备。

    张凡看见书房里有一个很大的古董架子,上边摆着几只瓷瓶,几件玉器,还有两件黑色漆雕,从表面上看,件件都是相当有年代的老古董。

    张凡很感兴趣,慢慢走进去,打开神识瞳,对架上的古董挨个观察。

    果然不错!

    神识瞳之下,每件古董上都散发出浓重的古魂气,竟然没有一个赝品!

    难得,在赝品疯狂的古玩界里,这算十分难得了。看样子,主人对于古玩的购置,是十分内行,也十分谨慎。

    看完了古董,张凡把目光落在古董架最下面一格的原石上。

    那里,一溜摆放着十几块大小不一、奇形怪状的原石。

    大的一块有二尺见方,小的竟然只有捣蒜罐那么大。

    呵呵,陈阿姨竟然也喜欢赌石?

    这有点新鲜!

    一般来说,喜欢赌石的都是男人。

    张凡伸手摸了摸最大的一块石头,感觉它在材质上,颜色上,甚至表面的纹路上,都跟叶老头拍下的那块石头有几分相像。

    有没有料呢?

    张凡打开神识瞳,向石头里边看了一看。

    灰蒙蒙,黑乎乎一片,连个绿毛都没有!

    微微一笑,遗憾地想:也不知阿姨为这块顽石花了多少冤枉钱!

    又拿起一块中等原石,向内部透视一通。发现里边有一块翡翠,不过体积很小,而且呈片状,无法加工出像样的饰品。这样的料,也不值多少钱。

    又接连看了几块,都没有什么惊人的发现,直到最后,他伸手拿起了那块最小的原石,这才怦然心动!

    这块石头大小有捣蒜罐那么大,从外表颜色的纹路看,是一块希望不大的废石头,没有一点点锋芒外露的样子。

    当张凡把透视目光向内部透视进去的时候,却禁不住惊叫了一声:

    薄薄的一层石质之下,包裹着一团荧荧的光。

    那光像秋日里湛蓝的湖水,又像黎明蔚蓝的天空,眨一眨眼,换个角度,颜色竟然发生变化,好像春天绿油油的草坪,给人一种春风扑面的感觉。

    没错,这应该是果敢老坑水种帝王绿。只有帝王绿,才会发出这种随观察角度而变化的色光来。

    细细地观察“湖水”内部,反复端详,没有发现任何杂质,简直清澈见底。

    纯,净,大,圆,绝品的四大特征全部具备。

    “好!”张凡忍不住叫了起来。

    “好吗?”一个声音从身后传来。微信搜索公众号:wmdy66,你寂寞,小姐姐用电影温暖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