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659章有把笨力气

    张凡回头一看,陈阿姨两眼笑眯眯站在身后。她一边从腰上往下解围裙,一边轻轻笑道:“小凡,你的意思是,这块石头有料?”

    张凡站起来,把石头放在桌子上,品头论足道:“以我个人的判断,我声明我的判断不一定十分准确啊,这里面可能有一块极大的帝王绿!”

    “帝王绿?而且极大?”

    陈琛眼睛里闪出一片光亮,显然,她对于这么个小块头石头里能出“极大”一块帝王绿的说法,相当震惊,也相当兴奋。

    但是她马上就恢复了原本的矜持和淡定,伸手抚摸着石头,摆弄来摆弄去,就着窗外射进来的阳光,看了半天,沉默了一会,疑惑地问道:“我没有发现什么征兆呀!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能给我解释一下吗?”

    解释?

    这就让张凡为难了。

    怎么解释呢?难道对她说,我张凡有透视神瞳?

    张凡尴尬地笑了一下,大脑在飞速旋转,忽然灵机一动,有了!

    微微一笑,编谎道:“我曾经遇见过一个高人,教过我一些这方面的秘诀。”

    张凡故意把“秘诀”两字着重发音,目的是使对方不好意思继续追问。

    陈琛听说秘诀,果然不再追问,便指着其它几块石头,“小凡,你既然有神术,那么,就帮阿姨把这些石头一一辨认一下?”

    张凡得意地一笑,指着其中一块一尺见方的石头说道:“这块石头里面有点货,但是不太值钱,其它的那几块就是普通石头了。”

    陈琛点点头,“谢谢小凡。既然如此,明天我找两个工人,把石头搬到花园里当做观景石吧。”

    “阿姨,您就这么相信我的判断?”

    “相信。”陈琛轻轻而若有所思地说了一声。

    这回,轮到张凡疑惑了:

    以她的智慧和经历,以她这个年纪,应该不会如此轻率地相信一个只见过两次面的陌生人吧?

    难道有别的隐情?

    张凡内心里打着小鼓,愣了一会,试探地道:“阿姨何必特地去请工人?要搬的话,我帮阿姨搬到花园吧。”

    “不行不行,你一个人搬不动。用力过大会闪了腰。”陈琛着急地阻拦,“我这就给小区服务公司打电话。”

    “不用打电话了,看我的。”张凡笑了一笑,弯下腰去,伸手把那块最大的石头抱了起来。

    “啊!小心!”陈琛大惊失色。

    张凡抱着石头,就像抱了一只枕头一样,面不改色心不跳。那轻松的样子,反而让人感到十分诡异:石头是木头做的?

    “你……”陈琛已经张口结舌了。

    张凡轻松一笑:“阿姨,你在前边引路。”

    陈琛没挪窝,站在那里过了十秒钟,才恢复了镇定,“小心,慢点!”

    说着,急忙在前边带路,两人从后门进到花园里。

    张凡把石头安放在花坛旁边的草地上,大气不喘,没事儿似地望着陈阿姨。

    “小凡,你这么大力气?简直难以想象!”

    张凡笑道:“陈阿姨,我从小在家干农活,别的才艺没有,倒是练成了一把笨力气。”

    陈琛一眼又一眼地打量张凡,嘴里小声地道:“难以想象!”

    这时,小保姆推开了后门,冲花园里喊道:“阿姨,饭菜都摆好了,快进来吃吧!”

    “走吧,小凡,阿姨给你准备了最丰盛的菜。”

    张凡和陈琛走进来的时候,看见小保姆正在启葡萄酒瓶塞子。

    小保姆看起来十七八岁,长得苗条靓丽,像是一朵春天里刚开的花朵。看来是进城不久,脸上和手上还留着乡村女孩子的那种健康颜色,不过,她纤腰苗条柔软,看样子不是那种在农村里干大活失去了柔软的那种女孩子,因此,让人感到她身上每个部位都溢出十分娇媚的气息来,尤其是胸前尚未发育完好的部位,更是给人一种处子独有的纯洁和诱惑。

    小保姆握着瓶启子,费力地往瓶塞子里钻。

    她那双手太嫩,一掐能出水儿,干这个力气活是有些勉强了。左钻不进,右钻不进,一使劲,尖尖的螺旋钻头差点把手划破,急得她直叹气。

    “阿兰,怎么回事?”陈琛道。

    “瓶塞子太硬,钻眼钻不进去。”

    “让你张哥给你钻眼,他有劲。”陈琛道。

    阿兰有些不甘心,又要往里钻,张凡走上前,轻轻问道:“我帮你下好吗?”

    阿兰看了张凡一眼,赌气地把酒瓶和瓶启子一起推给张凡:“外国人真迂腐,一个瓶塞子,干嘛要做得这么结实!”

    张凡道:“老外法律严,质量出了问题会承担法律责任,所以他们的质量标准就高不就低。”

    一边说着,一边拿起瓶启子,道:“你看,钻头要扶正,垂直对准瓶口,不能斜了,斜的话,会滑落刺伤手,旋转的力气不要十分大,但一定要均匀缓慢,你看,这样一点一点就钻进去了……”

    张凡用手把螺旋钻头轻轻旋转,螺旋形的钻头就好像沙蛇入沙,扭动几下,便已经钻进了软木塞之中,然后,他一压瓶启子两只压杆,轻松地把软木塞从瓶里取了出来。

    阿兰高兴地拍手道:“好好,张哥真厉害!”

    陈琛拿起酒瓶,给张凡倒了半杯,又给自己倒了半杯,举起酒杯道:“小凡,阿姨先给你敬一杯,谢谢你救了阿姨。要不是你医术高明,这会儿,我恐怕已经不在了。”

    看来,她说这话,是真动感情了,眼圈红了。

    “阿姨,别这么说。阿姨命大福厚,总能化险为夷。来,祝阿姨身体健康,干!”

    半杯酒下肚,张凡身上热乎乎地。陈琛给张凡夹了一筷头海参,放到他碗里,道:“从年轻时开始,就要每天吃点海参,补充胶原蛋白。不然的话,到中年以后,一脸皱纹,想吃都来不及了。”

    张凡细细品尝美味可口的海参,道:“阿姨皮肤保持这么好,是不是这个原因?”

    “也许是吧。我是五年前听朋友介绍才开始吃的,有点晚了。”

    “好的,阿姨,我回去后,多买点,放家里,每天吃一点。”

    “我家里有干海参,明天给你带点。”

    张凡听说“明天”,心里有点诧异:阿姨是不是要留我在家里过夜吧?

    “阿姨,我明天早晨的高铁,从巩老师家里出发,正好来得及。”张凡道,他的潜台词是:阿姨,我不在您家里过夜的。

    “别回巩先生家了,吃完饭,看看电视,就在我家睡吧。空闲卧室好几个,我已经让阿兰收拾好了楼上的一间,挨着阿兰的小卧室,我在楼下大卧室睡。”微信搜索公众号:wmdy66,你寂寞,小姐姐用电影温暖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