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660章真相

    张凡还要推脱,陈琛已经把话题转移掉了:“小凡,你家里都有什么人哪?”

    “噢,家里有爸爸妈妈,都在村里务农。有个妹妹,在大学里读大二。我媳妇是水县人,也是农村出来的。”

    “噢,”陈琛点了点头,“真是幸福的一家人。小凡,有全家福吗?拿出来让我欣赏一下好吗?”

    “没问题,我微信发给你一张。”

    张凡说着,点开微信,发过去照片,那是今天夏天在家里刚照的全家福,照片上,涵花显得特别美艳,张凡正想借机向陈琛显摆一下。

    “咳咳……”陈琛刚刚把眼光落在照片上,脸色大变。

    张凡一皱眉,暗道:她……

    陈琛突然感到嗓子里一阵痉孪,忍不住咳嗽起来,“咳咳……”

    低着头,捂着嘴,不断地剧烈咳着。

    “阿姨,你怎么了?”张凡急忙站起来,走到陈琛身边,用手轻拍她背部,以小妙手暗暗向她背部拍入古元真气,舒缓神经。

    陈琛感到背部一热,总算止住咳,便抬起头来。

    她眼里挂着泪花,眼光里的意思十分复杂。

    张凡忙问:“阿姨,你哭了?”

    陈琛微微一笑,“没关系,没关系,我肺子不好,就是突然会不明原因地咳起来。”

    她的解释相当牵强,张凡压根不信,但又不宜过问,便顺着她的话问道:“要不要我给检查一下?看肺部有没有炎症。”

    陈琛急忙摆着手:“不碍事!不碍事!”

    张凡回到自己座位上重新坐下,一边喝汤,一边嘀咕:这阿姨怎么回事?明明是看见我发的全家福受到刺激咳嗽起来,却非要说自己有病!

    这里难道有什么难言之隐?

    她认识我父母?

    思路到达这里,不禁打了一个冷战:

    难道……是她?

    张凡心中有一块平时不敢踏踩的“禁区”!

    那次,他获得了聪耳异能,一时兴起,便和涵花半夜里去听新房的墙根。

    结果,没有听到新郎新娘的狼声软语,败兴而归,在路过医务室的时候,却听到了一段让他震撼的对话。

    那是爸爸妈妈在医务室卧室里悄悄话。

    对话里,说张凡并不是亲生的,而是一个女的送给他们的!

    听到这个秘密之后,张凡有好多天心情不好。

    后来,时间长了,渐渐也就放下了:现在的爸妈,就是亲爸亲妈。谁也不能代替他们在他心目中的父母地位。

    不过,他内心深处仍然有一丝丝好奇,甚至是向往:亲生父母,到底是什么样的呢?

    旁边坐着的阿兰站起来,去倒了杯温水给陈琛。

    陈琛呷了两口水,道:“阿兰,我出院后不宜喝酒,今晚,你陪小凡哥喝好。”

    “好的,阿姨。”阿兰微微一笑,回身从酒柜里取出一瓶酒。

    张凡打眼一看,去!十年陈酿老毛苔!

    烈性酒!

    阿兰给葡萄酒塞子钻眼不在行,启白酒瓶盖却是十分熟练。

    给张凡倒了满满一杯,又给自己也满上,“小凡哥,阿姨要我陪好你,我没有什么酒量,只能尽力吧,来,先闷了这杯!”

    闷了这杯?

    一口喝干?

    这高脚杯,少说也有一两半!

    这丫头竟然要闷了?

    张凡颇受刺激,暗想:这小姑娘跟我叫板,我不喝的话,岂不是不爷们儿了?

    “闷就闷,来!”

    张凡面对美人儿,一时豪兴冲天,一仰脖,酒杯见底儿!

    阿兰含笑看着张凡把酒喝干,点头赞许:“小凡哥酒量可以呀!”

    “你,轮到你了。”张凡颇有点得意,催促阿兰。

    阿兰斜眼一笑,酒杯举起。

    “吱溜”一声,如蛟龙吸水,一杯酒登时不见了。

    张凡看得有点蒙登,心中暗道:“人这是遇见酒仙了?”

    陈琛在一旁笑眼观战,只见张凡微红上脸,而阿兰却面不改色,便道:“喝好就行,别喝高了。”

    阿兰用餐巾纸擦了擦嘴,竟然又给张凡和自己各倒了一杯,道:“小凡哥,来,先吃点菜,第二杯我们慢慢喝。”

    张凡吃了几口菜,觉得酒劲上来了,脸上发烫,头脑晕晕乎乎,他运起丹田古元真气,暗自向脉道之端末驱散酒气,一连驱了三个回合,才稍感清醒。

    “来,小凡哥,这第二杯,我们分三口吧?”阿兰重新举起酒杯,笑眼含情,在张凡脸上身上打量一下。

    张凡心想:今天反正是摊上了这么个酒仙子,豁出去了,跟她干!

    于是,端起杯子,一口喝掉三分之一。

    阿兰也是来了一大口。大概她是艺高人胆大,控制不住,这一口喝掉了一大半。

    陈琛眼光看着张凡,有些担忧:“小凡,你行不?实在不行的话,让阿兰代你喝了吧。”

    张凡从来没有喝过这么多高度白酒,心脏狂跳,一阵阵酒劲袭上脑袋,耳朵也嗡嗡直响,真有点坚持不住了。

    “小凡哥……”阿兰说着,拿过张凡的酒杯,一饮而尽,把瓶底朝上一翻,道,“来,不喝了,小凡哥,你多吃菜。”

    三人又是边吃边聊,这顿饭一直吃了两个小时,收拾桌子时,已经是晚八点多钟了。

    陈琛和张凡坐在沙发里,她刚刚给张凡剥好一只桔子,忽然手机响了。

    “好,好……马上过去。”

    陈琛聊了几句,抱歉地站起来道:“小凡,经纪人那边有急事,我必须得过去一下。”

    “那,我也走吧。”张凡站起来。

    陈琛笑着把他重新推到沙发上坐下,“你喝成这个样子,能开车吗?今晚就在我这里住……来,阿兰,扶你小凡哥上楼。”

    “来嘞!”

    阿兰答应一声,跑过来扶张凡。

    张凡哪好意思让别人扶,忙道:“没关系,我没喝高。”

    说着,自己慢慢走上楼去了。

    进到卧室,却没有睡意,站在窗前向外看风景。

    忽然,一辆车从大门外开了进来。

    在灯光之下,车里下来一个年轻人。

    而此时陈琛也从楼里出来,向车边走去。

    年轻人跟陈琛说了几句话,便帮陈琛拉开车门,扶她进去,然后自己也钻进了车里。

    张凡心中一惊:怎么是他?

    那人就是展会上的解石员!

    他就是陈琛阿姨的经纪人?

    目送着汽车在夜色中消失,张凡回身,一头栽在床上,望着吸顶灯,心想:这下子情况完全清楚了,送给他400万的神秘老板,肯定是陈琛阿姨!微信搜索公众号:wmdy66,你寂寞,小姐姐用电影温暖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