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662章诱导延时

    沈茹冰之所以这么生气,因为这些天接连有三个重症患者慕名求诊。但病情颇怪,以她的医术应付不下来,而张凡却一直呆在京城。过了两天,有两个患者等不急了,放弃素望堂,去找别的医生了。

    丢了这两笔大生意,沈茹冰把怨气全撒到张凡身上,从高铁站到素望堂这一路,一边开车一边教训,说得嘴丫子冒沫子。

    张凡笑眯眯,不动声色,直待她发完了火,这才轻笑问道:“假如不丢掉那两个患者的话,估计能挣多少钱?”

    “至少十万!因为两人都是有钱的主儿!”

    “那么,剩下的这个患者,我们能开出多高的价?”张凡眨着眼睛问。

    “这个是黄省长夫人介绍来的,估计不是一般人,诊费能开出20万吧。”

    张凡仰面一乐:“呵呵,这不就得了!剩下这个患者的20万,我给开到40万。这样的话,前两个患者那里的损失,不就挽回了吗?我跟你说过,天空飞来五个字,啥都不是事。”

    沈茹冰斜眼剜了一眼,转怒为喜,骂道:“去了趟京城,没学好,却学到了京油子的本事,油嘴滑舌的!”

    张凡在副驾驶位置上,打量着沈茹冰的侧影儿。发现她越来越好看,身上散发出一股说不上来的知性女子风韵,让人不由自主地想把脸靠过去。

    张凡的脸,是不敢靠过去的,靠过去的话,准挨一个大耳刮子。

    手却是可以伸过去刺探一下“敌情”。

    便悄悄把手放在她腿上,并且轻轻地掐了一下。

    这一下,正巧掐在她大腿的寄点之上,神经受到刺激,浑身一激灵,方向盘歪斜,汽车猛地向马路牙子冲过去。

    张凡眼尖手快,伸手扶正了方向盘,把汽车扭头回到了马路上。

    沈茹冰花容失色,脸色苍白,惊魂未定地骂道:“张凡,我跟你说过一百次了,不要吃我的豆腐!本博士宁可这辈子古卷青灯,也不填充你的后宫!你死了这条心吧!”

    说着,腾出右手,狠狠地打了过来。

    张凡没有急于躲闪,结果正打在脸上。

    这些天,张凡古元真气护体罩渐成,挨了重重的一下,却不十分疼痛,便笑道:“我不过无意间看了一眼你的大腿,发现腿形长得好,才忍不住摸一下。”

    沈茹冰气得鼻子都冒烟了,“摸,要摸你去摸沙莎!她这些天可是盼星星盼月亮,盼你回来拾掇她!她贱,我可没她那些贱气儿!”

    张凡还想跟她斗两句嘴,车子已经到了素望堂门口,嘎地一声停了下来。

    刚刚打开车门,沙莎已经像小燕子似地飞了出来,带着一股香气,扑进了张凡怀里。

    “小凡,你怎么回来这么晚!”沙莎声音娇嗔,连喘带吁,脸上已经红如桃花,双手也极不老实起来。

    沈茹冰轻轻哼道:“哟哟,有这么严重吗?至于这么煽情吗?路上人这么多,不怕被拍下来当微信表情?”

    沙莎回击道:“我就要秀!关你毛事!”

    张凡见二女又要吵起来,忙道:“我还是不进诊所吧,我回江清比较合适!”

    说着,转身假装要离开。

    沙莎忙紧紧扯住他:“我要你走嘛!不要你走嘛!”

    沈茹冰把胳膊往张凡面前一横,竖眉道:“想走?先把患者治好再走!”

    “你们别闹了,我就不走了。”

    “好了,不闹了!”沈茹冰道。

    三个人一起走进素望堂。

    刘村医不在。

    张凡去洗了洗手,道:“茹冰,你说的那位重患者呢?赶紧联系他,争取今天搞定。”

    沈茹冰斜了一眼沙莎,沙莎正紧紧地挽着张凡的胳膊不放,小鸟依人样子,让沈茹冰又吃酸又怜悯,便道:“我出去一趟,先把患者接来吧。刘医生请假回家了,值班的特战队员今天回江清聚会,诊所里没有人,你们俩就别离开了,好好值班,我一个小时后才能回来,你俩呆在所里,想办点什么事就放心办,我把诊所大门反锁了。”

    说完,暧昧地一笑,便离开了。

    沈茹冰这一番“工作交待”,用心良苦,倒是让张凡颇为感动,看着她出门的背影,对沙莎道:“其实,她这个人嘴坏心好,你以后别老跟她找别扭。”

    “嗯,嗯,”沙莎情切切地,已经顾不得评价沈茹冰,双臂搂住张凡脖子,甜甜的唇就吻了上来。

    张凡擒住她纤腰,细细地吻了一会,忽然放开她,惊问道:“你家亲戚没按时来?”

    沙莎正在沉醉之中,忽然被张凡这句煞风景的话给弄得一头雾水,抬眼问道:“我家亲戚没来,你怎么知道的?是沈茹冰跟你瞎逼逼的吗?我没告诉过她呀呀!”

    “不是她说的。我不可能跟她谈你家亲戚!我是刚才从你舌脉之上体察出来的,你舌脉滞厚,短促虚热,是亲戚不及时的脉象。”

    “呸!别人扼腕把脉,你咋舌把脉!”沙莎不禁脸红了,狠狠地嗔道:“我这边一片热心,你却在冷静地给我把舌脉,你是不是太让我寒心了?”

    “无意之间体察到了你脉象!”张凡笑道,“怎么样?我说得对吗?”

    沙莎低头,以手捂住小腹,有几分疑色地道:“我姨妈是没来串门,迟到七八天了。”

    “噢!”张凡轻哼一声,若有所思。

    沙莎突然又紧张又兴奋:“是不是……有了?”

    “不好说。还是彻底检查一下才能定。”张凡道,“你躺到诊台上,我给你查一查。”

    “算了算了,明天再查吧。”

    张凡道:“妇科无小事,先查一下才放心。”

    沙莎几分不高兴,把身子一扭,道:“你这个人真麻烦。这么长时间不回来,回来一次,一见面就让人家脱了给你查体!”

    张凡见她不是十分拒绝,便伸手替她把该解的衣扣和裤带都解下来,沙莎虽然推却,半推半就,但是配合地去除了衣物,半闭双眼,躺到诊台上。

    张凡用手轻轻在妇科检查必检部位摁了摁,摸了摸,敲了敲,并未发现什么问题。

    再捉起她手腕,把了把脉。

    不是滑脉,看来不是有孕;

    最后打开神识瞳,向紫宫内部窥探而去。

    只看了两眼,便已经心中有数。

    “嗯,明白了,”张凡直起身了,随手把她裤腰从腿上提到了腰间,道:“好了,你系上带吧,病情我已经清楚了。”

    “病情?”沙莎本来有一种暗结珠胎的窃喜,听说“病情”二字,不禁如坠云端,声音吓得变了调。

    “别怕别怕,不算什么大病,就是月经周期诱导性延时。”

    “什么什么?月经周期诱导性延时?我可是学医毕业的,你别唬我,哪有这个病名?”

    张凡笑道:“有些东西科学解释不了。我给你举个例子吧,你回想一下就明白了。刚进大学时,女生宿舍大家大姨妈有月初月末月中的,可是,过一段时间之后,大家的大姨妈全都集中在几天之内。这就叫诱导!明白了吧?”

    沙莎挠了挠头,想了想,恍然大悟:“对呀,是这么回事!我们女生宿舍八个女生,例假都在那几天之内!真有这个情况呀?”

    “女人的很多生理秘密,科学解释不了。”

    “那我这个……是被沈茹冰给诱导延时了?”

    “对,肯定是她。我知道,她家亲戚一个半月来一回,我还为此给她开过方子,她嫌弃药苦,没喝过。”

    沙莎如释重负,长长出了一口气:“我的妈呀,可把我吓死了,我以为得病了呢。”微信搜索公众号:wmdy66,你寂寞,小姐姐用电影温暖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