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664章相当于瓦斯爆炸

    王局长愣了愣怔,表情呆滞一下。

    显然,他的思路正在脑子里打了一个滚儿。

    做为官场混惯的人,王局长很快就撒了个谎,一脸真诚地道:“医院,医院里一个小小的医疗事故,造成了烧伤。”

    张凡当时是瞄见了王局长眼里的犹豫,情知这局长有意忽略某个重要细节。

    “好吧,先看看夫人再说。”

    张凡也不便多问,便随王局长一同走进卧室。

    只见一张豪华的雕花黑木床上,躺着一个三十五、六岁的妇人。

    细高个儿,体型相当地凸凹有致,一头大卷黑发堆在枕边,给人一种慵惓迷人的感觉。身上穿着一件薄薄的纱睡衣,也是半掩半露,把腰间和腿踝露出来。只不过,她侧身躺着,看不清面目。

    张凡站在床边端祥了一下,便绕到床的另一边,面对着她,俯下身观察。

    一张十分可人的脸蛋儿。

    微闭着双眼,小嘴紧抿,看上去半睡不睡,处于朦胧之中,两排长长的弯睫毛,微微翕动。若是在春风花月夜,情侣相对之际,这种翕动,是相当地有杀伤力的。

    眼下,真是一幅睡美人儿图!

    遗憾的是,那张俏脸上,有两块浅浅的烧伤。

    虽然不是十分严重,但是对于一个美丽的贵妇人来说,已经是相当困扰的问题了。

    因为每个喜欢她的男人,看到这两块伤痕时,都会把心底的热情打个大大的折扣。

    在单位里,哪个女人脸上有缺陷,无疑会成为其它女人背后嘲笑的谈资,而男人也会因此失去了追求她的愿望。这个女人,基本就是被判了“死刑”。

    想到这里,张凡有些同情眼前这位美人。

    “夫人,”张凡轻轻地道,“夫人,我是医生,您能不能睁开眼睛,我有话跟您说。”

    夫人显然听见了有人在唤她,她紧闭着眼睛,嘴唇在抖动。

    “夫人……”

    张凡又要再问,话刚出口,突然,她把双手向空中一扬,睁开眼睛。

    这双眼睛好凶狠!

    她紧紧盯着张凡,手指尖差点碰到了他鼻子尖,大声喊叫起来:“你,给我滚。滚滚滚……滚远点!”

    说着,抡起手掌,向张凡脸上拍来。

    张凡向后一闪,及时地躲开了她的手掌。

    她不依不饶,挣扎着要起身来追张凡。

    王局长急忙上前,双手扶住她香肩,一阵好言相劝,把她扶着重新躺下。

    而张凡趁机逃出门外来。

    见张凡被轰出来,走廊里的几个人幸灾乐祸地偷笑了,用瞧不起的眼光看着张凡,交头接耳,小声地议论起来:

    “哪来这么个小医生?懂医术吗?”

    “脸蛋儿不错,挺帅气,难保不征服王夫人。”

    “刚才听王局长说他医术超强?”

    “开小诊所的,超个鸟强!肯定是那类整天吹牛祖传什么祖传什么的骗子吧。”

    张凡耳朵尖,这些话都一一听见了,不过,他并不动气,只是一心把王夫人治好。

    “到底是怎么回事?”张凡把段小茵拉到墙角,远远地躲开那些人,低声问。

    “你是说她的病情?还是她的伤痕?”

    “伤痕!我看了,那两块疤有点怪,不像普通的烫伤,倒好像是燃气爆炸的烧伤。”张凡做为中医专业毕业,对于烧伤的救治是有相当专业知识的。

    “哼……”段小茵轻哼一下,摆出一副无可奉告的样子。

    “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发现王局长刻意回避这个问题,难道你也有忌讳?”

    段小茵脸上微微变色,道:“别问了。”

    “为啥不问?我要首先了解到烧伤的原因,根据不同火势不同的温度,来选择治疗的措施。比如,热油烫伤和开水烫伤,治疗方法能一样吗?”

    咦?

    段小茵大大的眼睛里闪动了一下光芒。

    张凡这话说得相当有道理,段小茵不知不觉被说服了。

    那么,告诉他?

    她心中动摇,又是犹豫了一会,才有几分不好意思地道:“我跟你说了,你可不要外传,传出去的话,万一被别有用心的人听到,会编成网段子,那样的话,王局长就会被人肉。现在的局长,你懂的,如果被网友人肉的话,揭发出一大筐陈芝麻烂谷子,能有几个保住官位?”

    “这点我能不明白吗?你只管说吧。”

    “是这样,王夫人特爱美容,爱到了极致的程度。不光脸上美容,身上哪儿都是修修补补,臂上铰过毛,腰上消过脂,胸上注过胶,臀部整过形……这次去医院,想搞定一个臀部上的小黑痣,结果发生了意外。”

    “噢?”

    “当时,大夫正用激光消痣,王夫人突然放了一个屁,那屁巨臭,沼气浓度太大,沼气被激光引燃,当时就……发生了爆炸……”

    段小茵说到这里,停住不说了,似乎不忍描述现场的惨状。

    啊?激光引燃臭屁!

    张凡第一次听说这种医疗事故。

    天下之奇,无奇不有。

    不过细想想,意料之外,情理之中,这个事故,与煤矿井下瓦斯爆炸本质上是相同的事故!

    张凡想了一会儿,觉得段小茵的话有不明白的地方,便问:“这里有一个可疑之点哪!”

    “哪里可疑?”

    “你想想,爆炸的中心地带应该在臀部附近,烧坏的应该是臀部,怎么会把脸烧坏了?这怎么解释?”

    段小茵叹了一口气,道:“我只说了事故的一部分,往下的事,就没法说了。”

    看着段小茵为难的样子,张凡更是万分好奇:往下,能发生什么呢?

    “你快说吧,旁边也没外人,你说了,我肯定不外传,只做医疗参考数据。”张凡催促道。

    段小茵向四外打量了一下,见旁人的注意力都放在卧室那边,只有沈茹冰和沙莎站在不远处,用四只怀疑的眼光盯着她,便小声问道:“那两个美女都是你女朋友?”

    “你怎么把话扯到这上面来啦!”张凡有些尴尬地否认道,“她们是素望堂诊所的大夫,我们都是一般的同事关系,细说起来,那个脸白的还是我的老板呢。”

    “一般关系?你别瞒我!一般关系不会用这种眼神来看我。”段小茵道。

    “茵姐,你别想多了。她叫沈茹冰,真是我老板,素望堂是她开的。”

    “想多了?我有什么想多的!我又不跟她们争风!”段小茵不高兴地道。

    “茵姐,对不起,是我说错话了还不行吗?”张凡急忙道歉。

    段小茵其实是个软心肠,见张凡道歉,马上由嗔怒转为心疼,迷人地冲他一笑:“我告诉你以后,你可不准把我说的告诉她们俩。要是她们知道了,准会把这事当笑话跟患者们乱说。要是传出去,王局长肯定会对我不满意,因为当时是我陪王夫人去医院,这事的真相,除了医生护士,只有我一个人知道。”

    “一定不告诉她们。你快说。”

    “是这样……”段小茵神秘地,却是欲言又止。微信搜索公众号:wmdy66,你寂寞,小姐姐用电影温暖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