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665章任务

    “急死人了,快说。”张凡本来是一个颇有耐性的人,此时也不禁被段小茵把胃口吊到了嗓子眼里,急得差点碰头跺脚!

    段小茵一眼一眼地瞟着张凡,长喘了一口气,终于鼓足勇气,把话说了出来:“王夫人放完屁,接着又打了一个嗝儿!”

    打了一个嗝儿?

    放完屁又打嗝儿?

    真是石破天惊之举!

    俗话说,老鳖钻炕洞,又憋气又窝火。

    王夫人这是放屁加打嗝儿!两头出气!

    从生理感觉上讲,王夫人当时若是不烧伤的话,那是相当写意,也是相当地畅快!

    段小茵说完,连自己都忍不住捂嘴浅笑起来。

    她笑起来很好看,原本微显丰满的身体,颤微微地抖个不停,简直能迷死世界上百分之九十的雄性,其中一定包括柳下惠那样的蠢货!

    笑了一会儿,她终于止住笑,看着张凡的眼睛,惊奇地问:“你,你怎么不笑?难道不好笑?”

    “难道好笑吗?”此时,张凡脸上一丝笑意都没有,非常严肃,紧皱眉头,看样子是在深深地思考。

    他实在是被段小茵的描述给“震”住了。

    最初的惊诧过去之后,张凡内心里产生了深深的忧虑,嘴里小声喃喃:“这样的话,王夫人的病……真是严重得很!”

    “严重?”段小茵惊疑地问,“她的烧伤都治好了,顺利出院,只有脸上留下两块不美观的伤痕。两块疤而已,有那么严重?”

    “嗯,你有所不知,她的病相当严重。”张凡点点头,脸上现出少有的为难表情。

    “为啥?打个嗝儿就严重了?每个人都打过嗝儿呀!”段小茵不以为然地道。

    “嗝儿和嗝儿不一样。”

    “有啥不一样?不都是胃气嘛!你别在这跟我卖弄玄虚,医学,我还是懂一点的,别忘了我在省中医基金会当主任。”段小茵道。

    “两者确实有区别。区别在于氨气,每个人打嗝儿,里面所含的氨气浓度是不一样的!平常人打嗝儿,里面含一点胃部发酵的气体成分,但绝不会浓到被引燃的程度。而王夫人一嗝引爆手术室,这‘壮举’说明,她患有严重的消化系统菌群失衡病症。”

    “菌群失衡?”

    “对。菌群失衡之后,致使食物发酵异常,然后释放出高浓度氨气!”

    高浓度氨气!

    段小茵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张凡说得对呀,激光手术天天都有,放屁的事是经常发生的,要是每一屁都引爆一回,那手术室必须安装大马力风扇才行!

    段小茵惊呆了半天,问道:“要不要把王局长叫出来交待一下?你给王夫人正式治疗之前,一定要先把病情的严重性跟家属交待清楚,以免事后受埋怨。”

    “你考虑得很周到。因为这个病在古医书里叫做‘烂胃’,是很罕见的一种病症。一旦发生烂胃,旬月之间,血液中毒,全身溃烂,体无完肤,衰竭毙命!”张凡道。

    “好,我马上去叫王局。”

    段小茵说完,急匆匆走进卧室去。

    沈茹冰和沙莎刚才这一段时间里,一直处于“煎熬”状态。张凡竟然当着她们的面,和一个美艳少妇窃窃私语!

    两人愤愤地想:看那段小茵,一身打扮,显得格外风情,一看就不是好东西!

    勾引男人,有这种场合下公开的嘛?

    要么是故意气沈茹冰和沙莎,要么是憋得受不了!

    “呸!”

    沈茹冰呸了一口。

    “呸呸!”

    沙莎呸了两口。

    两人仇恨地看着段小茵跟张凡“腻”了半天,真想冲过去撕她。

    好不容易,段小茵终于进了卧室,沈茹冰和沙莎便一齐冲过来。

    沈茹冰劈头便问:“她跟你嘀咕什么?”

    沙莎更是酸气冲天:“你们俩挺粘乎呀!当这么多人面都敢咬耳朵,背地里说不上做什么违法动作了!”

    张凡此时也无心和二女分辨,只是笑一笑:“你们两人都是医学院高材生,能不能帮我分析一下病情?”

    沈茹冰把脸一板:“卡壳了吧?张凡,你可是号称神医的,段小茵对你相当崇拜,对你可是寄予厚望,你不能叫你的心上人失望哪!”

    “说正经的,”张凡啧了一声,“打嗝儿特臭,是什么病?”

    二女一听,互相看了一眼,笑了。

    沙莎道:“不是病,是消化不良,吃两片健胃消食片就好了,要么就口服益生菌。”

    “是的。我也是这么想的。”沈茹冰道。

    张凡笑道:“你们所说无误。只不过,特殊情况下,盲目服用益生菌,有可能造成危险。有些菌类特别厉害,益生菌进入之后,不但不能把它们抑制住,反而帮助它迅速成长,以至于全身受细菌控制,中毒而死!”

    “啊!”二女同时发出惊吧,“可有这种事?”

    “王夫人现在就是被未名细菌感染胃部,造成严重的胃部发酵,时间一长,毒素蔓延,必将影响到全身器官功能,导致衰竭!”

    二女听了,不禁吐吐舌头。

    沈茹冰有些后怕地说:“多亏你及时回来,不然的话,我胡乱地给治一通,保不住闹出医疗事故了。”

    “现在怎么办呢?你有特效疗法?”沙莎问。

    “有倒是有,但是需要你们二人配合。”

    “配合?怎么配合?”

    “这位夫人性情暴燥,根本不可能容忍我在她身上针灸,更不能容忍在她身上隐秘的部位下针,因此,这个施针……由你们两人来实施吧。”

    沙莎道:“我不会,我晕针!”

    沈茹冰白了沙莎一眼,“你除了会浪,也不知道还会哪样!还是我来吧。”

    沈茹冰此前跟张凡学了一些针灸技术,虽然不是十分得法,倒也中规中矩,张凡对此是心中有数的。

    “好吧,我口述穴位,冰姐施针。”张凡道。

    “我呢?”沙莎不服气地道。

    “你找外凉快地方呆着!”沈茹冰没好气地说。

    “哼,要是有人给说穴位的话,我也会针灸!不信试试,有什么技术含量?不就是往里扎针么?”沙莎当仁不让地道。

    张凡叹了口气,道:“你们两个能不能让我安静一会儿?”

    二女这才闭上嘴不说话了,却把目光互相狠狠地瞅着。

    “沙莎,你也有任务,你到时候看我眼色,对王夫人进行语言刺激!”

    沙莎愣了一下,忙问:“这……”

    “这好办,你只需要把跟冰姐斗嘴的尖酸劲拿出来,肯定能胜任这项任务。”张凡笑道。

    “为什么要尖酸?”

    “王夫人郁气积于胸中,极度暴燥,你以语言激怒她,让她疯狂,把气发出来,病才会好。”

    “好吧,这个我还算挺专业的,最近跟冰姐学了不少尖酸刻薄,已经很内行了。”沙莎到这时,还忘不了甩给沈茹冰几句。微信搜索公众号:wmdy66,你寂寞,小姐姐用电影温暖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