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666章我在考虑

    “吱呀——”

    卧室门慢慢打门,段小茵和王局长从门里面走出来。

    “张凡,你给王局长介绍一下情况。”段小茵走过来道。

    “麻烦你了,张医生,我想听听你的治疗方案。”王局长道。

    王局长态度还算谦卑,没有摆什么局长的大架子,张凡便以礼还礼,诚恳地说道:“王局长,尊夫人的病有点麻烦,她现在嫌弃自己脸上的疤痕是假,体内有病、导致精神焦躁是真。我初步打算先把她体内病气清除,让她精神恢复正常,然后再治疗脸上的疤痕,不知王局长怎么看这个问题?”

    王局长是那种爱老婆、怕老婆的人,这几天被老婆闹得半死不活,听张凡说有了解决办法,心中相当激动,“张神医,我绝对相信你的医术,我老婆就交给你了,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张凡摇了摇头,“我并不亲手给她治,而是沈大夫和沙大夫亲手治疗,我只是在旁边做一些技术指导工作。”

    沈茹冰冷笑一声:“哪个请你做技术指导了?”

    沙莎白了张凡一眼,附和沈茹冰道:“有些人总是大言不惭!好像有多高医术似地!”

    王局长是个明白人,急忙转过身来,躬身冲沙莎和沈茹冰一点头,把“高帽儿”给这两位美女医生戴上:“拜托了沙大夫,拜托了沈大夫,我老婆的命就交给你们二位了。”

    沈茹冰微微一笑:“你放心吧,王局长。段主任是张医生的好朋友,我们要是把事情搞砸了,张医生以后肯定找我们算账,我们就是不想用心,也不敢哪!”

    张凡一听,沈茹冰这话里话外,是在讥讽段小茵跟他的关系!

    心中一惊:这样下去的话,段小茵和沈茹冰又要正面冲突了。

    “王局,那我们就开始了。”张凡急忙跟王局长说,以便把话题引开。

    “开始开始!”王局长赶紧道,一边回身拉开房门,“请进!”

    王局长一边把张凡、沈茹冰和沙莎往里面让,一边又犹豫地问道:“需要我做什么吗?”

    张凡说:“治疗期间外人不宜旁观,请王局长在门口守好门,不许别人敲门打扰就是了。”

    这一句话,把王局长和其它人一起挡在门外。

    “好好,我在门口守着,不让任何人进去。”王局长见进屋是二女一男,估计自己老婆的贞节方面不会出现什么大差池,便有几分放心地回答道。

    张凡进门后,随手把门“砰”的一声关上了。

    三个人来到床前。

    王夫人此时已经重新进入朦胧状态,仍然侧身躺着。

    张凡指着她的臀部,介绍道:“冰姐,我要你下的是一套七星针,其中有三个针穴是处于臀部,另外四个针穴处于背部。你先把她衣服脱掉,找准穴位,然后下针的时候,七个针穴要连贯下针,中间不可耽搁时间去重新找针穴。听明白了吧?”

    “没问题,技术指导!”沈茹冰和沙莎同声笑道。

    “那就开始解衣吧。”张凡道。

    沈如冰和沙沙得令,直接下手,不管三七二十一,扯住王夫人的裤带,“滋啦”一声,裤带拉开,“刷刷”几下,非常神速,沈茹冰双手伸到王夫人腰下托着,沙莎扯着裤腰就把裤子拉到了大腿向下的部位上。

    王夫人被二女的动作给弄醒了,睁开眼,看见两个女人正在折腾自己。

    “滚!”

    一声娇喝!

    随即,一只玉手,抡圆了,狠狠向沙莎打来。

    张凡的反应速度快了一步,伸手向前,从空中托住对方手腕,另一只手尖起手指,“嗖嗖嗖”几下子,在她玉颈上连连点了几个死穴!

    王夫人哪里承受得住这样疾风暴雨似的“打击”,瞬间被封住阴阳五行五个穴道,玉体打挺,一动也不能动,眼睛睁得大大的,嘴里“啊啊”叫了几声。

    张凡担心王局长在门外听见老婆叫会起疑心,便又在她脖子上点了一个哑穴。

    王夫人顿时叫不出声来,只有干张嘴,像快干涸的池塘里最后相濡以沫的鱼。

    “哼!还敢打医生?胆肥了你!”沙莎见王夫人瞬间被制伏,得意地在她腰际拍了一掌,笑道。

    王夫人被打,心中不服,又挣扎几下,却是身体不能动,嘴里不出声,忽然头脑一晕,失去了知觉,身体一颓,便睡过去了。

    “这回可以放开手脚了。”张凡道。

    沈茹冰和沙莎把王夫人身体扳平,俯卧着,把上衣向上掀到脖子上。

    看着只剩下的粉红色三角形,沈茹冰皱着眉问道:“这个,也需要拿掉吗?”

    “你没记过人体409穴位图?要不要脱,你自己判断好了。臀部上的三个穴位分别是,会阳、环中和承扶。”

    沈如冰细细回忆一下人体穴体图,忽然脸上一红,随即呸了一口,讥讽道:“哎呀妈呀!沙莎,你看你家张凡!张凡,亏你用心良苦!你找的这三个好穴位,全都在内裤遮掩之下,不脱掉的话,还真露不出穴位。”

    沙莎也斜了张凡一眼,“你是不是为了观光?故意选的这三个穴位?你用心不良啊!”

    张凡受到极大委屈,叫道:“我哪有你们说的那么不堪!听清楚了,七星溢气清毒针谱是老祖先们创造的,和我有毛线关系?别废话了,赶紧工作!”

    “张凡,真是便宜你了!”沈如冰和莎莎不得已,把该脱的脱掉,露出了会阳、环中和承扶三个针穴。

    张凡打开医疗包,取出玉绵针,消了消毒,递给沈茹冰:“听我的口令,依次下针,顺序不可颠倒。”

    “知道了。”沈如冰把玉绵针捏在手里,捻了一捻,准备着。

    “自上而下,第一个穴位天宗……”

    张凡轻轻口述,魂门,气海俞,大肠俞,承扶,环中……

    张凡每说一个穴位,沈茹冰便捻针进去,一连扎了六个穴位。

    还剩最后一个会阳穴时,张凡却停口不说了。

    “可以开始吗?”沈茹冰手里捻着最后一根针问道。

    张凡站立不动,沉默不语,眼睛眼光落在会阳穴上,若有所思的样子。

    沈茹冰看了张凡一眼,冷笑道:“口味不要这么重好嘛!一个三、四十岁的老娘们儿,有什么看的?”

    莎莎在一旁跟屁凑话:“张凡,我说,你平时给女人看妇科,是不是很享受啊?”

    张凡皱了皱眉,“小人,两个小人!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我哪有你们想的那么卑鄙,我这是在研究!”

    “研究什么?其他穴位都搞定,已经就剩一个了!”沈茹冰道。

    张凡摆摆手,沉声道:“你们有所知,有所不知!这个会阳穴,是七星针谱最关键的穴位,称为主穴,其他六个都叫客穴。主穴一下针,效果马上显示出来。我是在考虑,如果主穴下针效果特别好,我们怎么应付!”

    “什么意思?我越听越糊涂了。”沈茹冰问。微信搜索公众号:wmdy66,你寂寞,小姐姐用电影温暖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