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667章学历硬又怎样

    “是呀,我也糊涂了!效果好,应该是好事呀!”沙莎也叫道。

    张凡微微一笑,“对患者是好事,对医生未必是好事,我们还是先把窗子打开吧!”

    “不能开窗!”沈茹冰严肃道,“病人正在针灸,如果被凉风吹到,浑身会起疹子,你怎么连这点常识都不知道!多亏没外人在场,否则的话,我都怕要羞得跟你一起钻老鼠洞了!”

    张凡把双手一摊,无奈笑道:“既然沈大夫这么敬业,那么,第七针会阳穴可以下针了!”

    沈茹冰得令,小手一捻,玉绵针直接扎进会阳穴内。

    随着玉绵针的深入,张凡脚下移动,慢慢向门边退去,嘴里警告道:“你们两个注意了,患者马上就要上下排气,赶紧准备撤退!”

    沈茹冰责备道:“张凡,你还有没有一点职业道德!患者正在昏迷,身上带着七根针,你一个当大夫的难道可以撤退吗?再说,即使排气,也不可能在昏迷之中排气,肯定在醒了之后才会开始排!”

    沙莎也跟着附和,无比嘲讽地道:“到底是个小中专毕业,基本医疗常识都没有!”

    “还神医呢,你好意思吗?哼,学历不硬,就是不行。”沈茹冰道。

    张凡被这两个小姐埋汰得碎了一地玻璃心,竟然无言以对。

    两个女人仍然坐在王夫人一左一右,密切她的反应。

    王夫人昏睡着,一动不动。

    看样子,针灸没起什么作用。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了,沈茹冰想了想,捉起王夫人手腕,号了号脉:一切如常!

    时间又过去了十分钟,仍然什么反应都没有。

    沙莎斜了张凡一眼,笑问:“屁呢?怎么不见放屁?”

    张凡内心颇有些着急:难道七星针谱失效?

    按平时经验,这七星针的各个针谱,无论是止痛还是止血,调经还是润脉,都是针到病除!那次在江清市,在乐果西施重伤的现场,这七星针都能控制住伤势救了她一命!

    眼下……莫非沈茹冰手上没准头,把穴位搞错了?

    要知道,只要扎进的穴位有细微的差别,效果就会截然相反。

    张凡慢慢走回床前,看着王夫人的玉背。

    那七根玉绵针依次排在王夫人的背臀之上,闪闪发光,静如陷坑里的竹签,有一种寒人的感觉。

    要么,难道深度不够?

    张凡低下头,细细地一个个检查一遍。

    没错呀,沈茹冰找穴位相当准确!针针都扎在穴位正中。而且,深度适宜!

    看来,沈茹冰颇得张凡真传!

    又等了一会,已经过去一刻钟了。

    “用时已到,该拔针了。”沈茹冰道。

    张凡看了看表,有些失落:七星针平时从未失手,没想到今天在两个美女面前走了麦城!

    这下子毁了!

    从今以后,沈茹冰和沙莎会天天拿这事取笑他,直到天荒地老!

    “拔针吧。”张凡沮丧地道。

    “好嘞!”沈茹冰小手起落,灵巧地把七根针全部拔了下来。

    张凡一一接过玉绵针,消毒之后,摆放回针盒里。

    就在这时,意外发生了。

    “嘣嘣!”

    两声沉闷的声音传出!

    如阴天未雨之前云层之上的闷雷。

    又好像轮胎在滚烫的马路上爆裂开来。

    听起来低沉而厚重。

    音频不高,但力度相当大!

    坏了!

    “地雷”爆炸!

    张凡一惊!

    只见王夫人身子一挺,小嘴张开,从嘴里冒出来一股浊气!

    气味奇臭无比!

    有如农村的沼气池打开了盖儿!

    沈如冰和沙沙坐得太近,根本无法躲闪,被浊气直接扑面袭来。

    “啊呀!”

    “妈呀!”

    两声娇叫。

    二女头脑一晕,仰身向后倒来。

    经过上次阴丹贯脉之后,张凡的运气速度提高数倍。

    此时虽然事发突然,但他已经在听见声响的第一时间里,运起古元真气,以气屏住肺腑,不使浊气进入。

    同时身手敏捷,表现相当神勇,上前一把将沈茹冰揽在臂弯之下,再把沙莎拦腰抱住,一左一右,挟持着两位美人,快步向门边冲来。

    迅速打开房门,闪身而出!

    守在门口的王局长见状,大吃一惊:“出什么事了?”

    张凡没有理他,径直叫道:“快开窗,把走廊窗子打开!”

    其它人都在愣着,只有段小茵反应快,跑过去把窗子打开。

    一股清风吹了进来。

    张凡把二女平放在地上,掐了掐人中,小妙手中指点中两人的膻中穴。

    一股古元真气顺穴而进入脉中,贯满全身,舒肺宁神。

    过了一会,二女因为中毒不深,经清风一吹,慢慢地睁开了眼睛!

    “没事儿吧?”段小茵轻问。

    沈茹冰和沙莎急忙从地上站起来,整理了一下衣裤,羞得脸红了,低头不语,悄悄用眼光看着张凡,眼里满是歉意。

    张凡哼了一声,冷笑道:“你们二位,既然学历那么硬,为什么这么狼狈?现场自救逃生能力,甚至不如我这个小中专!”

    二女第一次被张凡给堵住了嘴,竟然无话可回。

    张凡又是笑了一下:“以后,别不懂装懂!要摆正自己的位置,甘居下位!”

    二人越发地惭愧。

    此时,王局长已经打开房门,刚要往里面冲,忽然一阵臭气扑面而来。

    王局长倒退两步,身子撞在墙上。

    他一边搧用手搧风,一边惊问张凡:“发生了什么?”

    张凡笑道:“无妨!我们正在给尊夫人排气排毒。房间里有没有换气扇?有的话,赶紧打开,连同窗子一起打开。”

    “好,我进去开!”王局长捂着鼻子,以一种赴汤蹈火的决心,一跺脚,一低头,奋不顾身地冲进了房间。

    “到底是自己老婆!”张凡叹道。

    过了一会,王局长跑了出来,大口喘气道:“都打开了!”

    “好的,我们等一会再进去!”张凡嘱咐道。

    众人在走廊里又等了一会,见臭气散得差不多了,这才打开房门走了进去。

    张凡走近王夫人,小妙手飞舞几下,点开她背后死穴。

    王夫人穴位既开,脉络畅通,顿时清醒过来,张开嘴,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然后掀开了眼帘。

    “老伴儿!”王局长动情地叫了一声。这“老伴儿”叫得是相当有色彩。

    见老公站在面前,王夫人眨了眨眼睛,又过了几秒钟,忽然猛地坐了起来,一把抱住老公,把头扎在他怀里,娇声哭道:“老公!”

    “没事儿了,没事儿了!”王局长轻抚夫人玉背。

    “哗!”众人鼓起掌来。

    “好,好了,人家两口子温存一下,我们不要旁观了!都退出去吧。”段小茵打趣地道。

    王局长倒是有些不好意思,忙放开妻子,道:“你真的好了?”

    王夫人点了点头,“我感觉特别好,心里不那么憋了!”

    “还有寻短见的想法了吗?”

    “没,一点都没有了。”王夫人感慨地道。

    王局长回过身来,紧紧握住张凡双手,“张医生,你好厉害!我真是服了!神医呀,难得的天下神医!”

    张凡笑道:“八字还没一撇呢,王局长不要过早下结论。目前,夫人只是排了浊气,神志清醒了。但病根还没有除掉。我写个方子,你按方抓药,连吃三服,把胃中细菌清除掉,病才会真正好。”

    “好的,好的。”王局长道。

    张凡拿出纸笔,草草写了个方子,递给王局长:“每天三次服药,忌腥忌辣忌同房。”微信搜索公众号:wmdy66,你寂寞,小姐姐用电影温暖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