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669章敬酒

    王局长在旁边冷眼相观,也是看出了张凡的疑惑,便一个一个地给张凡介绍。

    “这一位是省城麻精武馆刘馆长,这一位是青云谷大管家安先生……最后隆重介绍一下,这一位是青云谷少主安先生!”

    “幸会幸会!”

    张凡伸出手,一一跟他们握手。

    心中却在打着鼓点:他们摆开这个阵势,什么目的?难道是是武林界人士有事要办?

    张凡向来与武林界不搭边儿,没交集,对这个行业深怀戒备,小心冀冀地保持距离,不想沾上武林界的是是非非。

    此刻募然闯进这个圈子,心中有些不快,不断告诉自己要保持冷静,少谈武术方面的事。

    大家寒喧一番之后,便坐下开喝。

    王局长首先提了一杯,说了一大通赞扬张凡的话。

    几巡酒过去之后,大家基本已经喝开了,桌上的气氛渐渐热烈起来。

    那位刘馆长从自己座位上站起来,隔着两个人,给张凡倒了一杯啤酒,道:“张先生,我听王局长说,你是不世之神医,我内心十分佩服。来,先喝一口再说!”

    两人碰了一下杯口,张凡道:“有什么话,请刘馆长尽管说。”

    刘馆长自顾自地把一杯啤酒全喝干,道:“我年轻时,跟随安庄主学武艺,颇得古元外家拳真传,身上略略地有些小功夫。现在在省城办了一家麻精武馆,承蒙王局长关照,还算十分红火。不过,我有一件心病,多年未解。我身上有处老伤,迁延不癒,今天借机想请张先生给治一治。”

    张凡点了下头,道:“治病没问题,既然是王局长的朋友,哪天约个时间,我给刘馆长看看。”

    刘馆长嘿嘿一笑,道:“张先生误会了,我的意思是,请张先生现场给我看看病情如何?”

    噢,还是个急性子呢!

    张凡也是一笑:“既然如此,我现场给诊断一下,不过,我未必就有王局长说的那么神。”

    刘馆长眼里忽然透出一线含义不明的笑意,“张先生,中医讲究望闻问切四大诊术。这四术之首,乃是一个‘望’字。为了给大家助助兴,张先生何不露一手,通过‘望’来诊断我的病情,让大家开开眼界?”

    桌上的人一听,纷纷鼓起掌来,发出一片叫好:

    “对,请张先生露一小手!”

    “好看,一定精彩!”

    “听说中医神医都是‘一看便知’,不知张先生是否能超越前辈呀!”

    “我己准备好圈子直播了!”

    这一伙人,你一句我一句,纷纷举起手机,准备录像。

    张凡忽然之间,产生了一种极大的反感:自己好像一只猴,正在准备演出一场精彩的表演,为的是给围观的观众开心!

    治病就治病呗,为何要表演呢?

    这不是明显的秀技吗?

    好家伙,他们把我拍下来,不到今天晚上,网络上就会到处传播一个小村医如何如何大秀神技的笑话!

    这有意思吗?

    很没意思!

    张凡看了看刘馆长。

    “张先生,俗话说,按质论价。若是张先生真能望出我的病灶所在,诊费方面,我会考虑给张先生提高一大截的!”

    刘馆长倨傲地说着。他眼里满是期待和兴奋,双臂交叉抱在胸前,表情相当地像一个老板在面试一个急于求职的大学生:我这里有碗饭,你表现得令我满意了,我就把饭碗递给你!

    张凡笑了笑,没有喝酒,把酒杯慢慢放下,从容地从怀里取出一盒软中华,敲出一颗,也没有让一让别人,自顾自点燃了,深深地吸了一口,吐出一团烟雾,轻轻地说了三个字:

    “没兴趣!”

    一伙人如同被当头泼了冷水,都僵在那里。

    短短的三个字回绝,令刘馆长脸上直接僵住了。

    那些准备拍摄的主儿,也如同追星的马仔被明星直接给回避了那样失望。手里的手机纷纷收起来,脸上相当地难看,有好几个人扭头打量王局长,那眼神似乎在说:王局,你介绍的这个人,医术方面很一般吧!

    王局长没有料到会出现这么个尴尬的场面,一时有些坐不住。

    但他毕竟是场面上有丰富经验的官员,马上站起来,手举酒杯,笑道:“今天大家聚聚,为的是叙叙友谊。看病的话,酒后再谈。来来,杯下酒,都干了,然后上白的!”

    啤酒喝干之后,服务员小姐给每人倒了半杯白酒。

    张凡酒量不大,不管谁提议,他只是象征性地小口呷一口而已。

    坐在安少庄主身边的安管家,是个脸色很黄的瘦子,一口被香烟熏黄的大板牙,总是露在外面,而且每喝一口酒,就“吧嗒吧嗒”几下嘴,听起来像狗喝粥一样地响着。

    他见张凡不怎么下酒,便启开一瓶白酒,从桌子对面绕过来,走到张凡跟前,给张凡满满地倒了一杯酒,笑道:“张神医,初次见面,我给先生敬杯酒,以表敬意呀!”

    张凡为难地看着满满一杯白酒,笑道:“我酒量不大,这一杯少说也得二两,恐怕不能胜任哪!还请安管家见谅。”

    安管家把酒瓶放下,用手把玩着手里的酒杯,脸上一笑全是皱纹如沟,声音里充满了轻视:“张先生,酒是男人的胆!男人嘛,不会喝酒,胆气上提不起来,人在社会上也没地位。张先生年轻,恐怕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噢,有这么严重?!”张凡轻轻一耸肩。安管家的话里,已经带着明显的讥讽意味了。这让张凡心中非常厌恶,脸上严肃地盯着安管家的眼睛,想看看他下一步有什么进一步的挑衅!

    “当然了。在座的各位,王局长位居高官,自然不用说了。其它各位,也都是行业里顶尖人士,场面见得多了,可以说是见多识广,恐怕我刚才说的道理,他们没有一位不深有体会。”安管家得意地道,他的话,既贬低了张凡,又给别人戴了高帽儿,一举两得。

    “是吗?”张凡把目光扫向桌上众人,呆萌问道,“你们都深有体会吗?”

    众人都是面露自得,微笑不语,竟然没有一个人谦虚两句。微信搜索公众号:wmdy66,你寂寞,小姐姐用电影温暖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