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670章汤盆奇景

    安管家见自己的话把张凡给“震”住了,便更加得瑟起来:

    “张神医,你医术高明不高明,我还没有亲眼见识,所以不敢下结论。但你的酒量太差,今后,恐怕很难在社交场合混下去。我真替你担心呀!”

    “呵呵,安管家这么关怀我一个小村医,让我心里感动啊!”张凡很“感激”地道。

    “村医?”一个人脱口惊叫道。

    “张先生是村医?”刘馆长十二分好奇地问。

    “是的。”张凡答道。

    “张先生难道真是村里给人扎针开感冒药的村医?张先生很会开玩笑呀!”安管家也是醉了!

    张凡肯定地点点头:“我在家乡村里开了个小诊所。刚才王局长介绍说我是素望堂的所长,其实我只是业余受聘于素望堂坐诊的。”

    全场之上,除了王局长,所有人都露出不屑的表情:你一个小村医,在我们眼里,是狗一般的存在,给你敬酒你还敢不喝?!

    “村医!”桌上的人互相交换着眼色。

    “村医怎么能坐在这里?”一个人直摇头,那样子十分的懊恼:我怎么跟这种下等人坐在一张桌上喝酒?

    刘馆长一看这情形,巴不得张凡出丑,便笑道:“张先生,安管家给你敬酒,你不能不喝!这是酒桌上礼貌不礼貌的问题。毕竟,你如果不把这杯酒喝下去,安管家脸上会挂不住的。”

    “就是嘛!”

    “敬酒不喝,酒桌大忌!”

    “村医,平时在农民堆里混,酒量肯定不小。张先生是留量了!”

    这伙人听说张凡是村医之后,顿时个个都觉得自己比张凡高大很多,纷纷以教训的口吻数落起来。

    王局长担心张凡受刺激,忙调停道:“没关系没关系,今天是好友之间的内部聚会,没那么多讲究!来来,咱们的原则是吃菜多下筷,喝酒要随意吧。安管家,张先生不能喝,你就别勉强了。”

    安管家根本没有把王局长看在眼里,斜了王局长一眼,道:“既然坐到酒桌上来了,大家都是朋友,酒是必须喝的,否则大家不如散了。我看张先生酒量远远在我们之上,只不过是不想喝而已。”

    张凡面对对方的紧逼,已经很不耐烦了。

    他稍稍把椅子向后撤了撤,以便离开安管家的臭嘴远一点,笑道:“看这架势,安管家是要和我拼酒呀?”

    “正是,难道你不敢应吗?”安管家冷笑道。

    “我倒是有个提议,不知安管家肯不肯答应?”

    “不是我跟张先生吹,我跟安庄主和安少庄主鞍前马后,算起来也有二十年了,什么场合没见过?就是上次天下武盟榜排榜大会,我也随安庄主去过天山!可能在扎滴流开小药方面,张先生略胜我一筹,但是在酒桌上我安某可以说是颇有些资本的。”

    “啥资本?”张凡笑问。

    “可以这么说,我在酒桌上喝酒的时间,比张先生坐在书桌前的时间还长!”安管家昂然地说,然后鼻子孔向上,几乎朝向了天花板,得意之情溢于言表。

    “好,既然如此,我就说了!安管家,如果你能把我这杯酒,加上你那杯酒,再加上瓶里剩下的半瓶,全部喝下去,我张凡便可以小秀一下,一口气,把这盆汤全弄干!”

    张凡说着,手指桌子中央的一盆海狗银耳汤。

    那盆约有一尺口径,半尺深浅,里面盛着满满一盆清汤,最少估计,也有三公升之巨!

    如果一口气喝干,那么汤肯定要溢出嗓子眼了!

    安管家眼睛大大地:“你,你喝了它?”

    “喝与不喝,你先不要管!我说的是一口气弄干,也就是说,我不动手只动口,一口气之后,盆里汤干!”

    什么意思?

    众人都惊奇了。

    七八双眼睛看着张凡,都以为张凡疯了!

    安管家双肩一耸,冷笑一声:“张先生说话可算数?”

    “酒桌无戏言!”张凡道。

    “若是我喝干了酒,张先生却不能一口气弄干盆里的汤,张先生可愿接受处罚?”

    “怎么罚?”

    “张先生把这瓶酒喝掉!”

    安管家说着,从旁边酒柜上拿过一瓶毛苔酒,往张凡面前一顿,表情是相当威严不可冒犯。

    众人脸上多露出幸灾乐祸,绷紧了神经,要看一场好戏。

    “一言为定!”张凡道。

    “好!痛快!”安管家道。

    “安管家先请!”张凡冷笑一声。

    安管家刚才已经喝了至少两大杯白酒,既使酒量再大,再喝一瓶也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但他此时看重的不是命,而是看重张凡怎么被他打倒!

    他端起张凡的酒杯,一仰脖,“咕咚咕咚”几声响。

    一杯白酒见了底。

    接着,又是两口气,分别把自己手里的酒杯和酒瓶里的酒全部喝干!

    “好酒量!”

    “海量!”

    “当代酒仙!”

    一声声喝彩响起,接着一阵阵掌声噼噼啪啪!

    安管家紧闭着嘴,生怕酒从胃里溢出来。

    他此时胃里火烧火燎,撕心裂肺,心脏狂跳,有一种濒死的感觉,却强忍着装出一丝笑容。然而那笑容看起来比哭还难看!

    一阵眩晕,几乎栽倒,他一屁股坐回到椅子上,手扶椅背大喘气。

    刘馆长情知安管家已经说不出话了,便站起来道:“张先生,君子无戏言,请吧!”

    “请吧,张先生!”

    众人都以不信任的口气催促道。

    张凡站了起来,回身对侍立身后的服务员道:“请取一只空盆来!”

    服务员忙开门出去,不大一会工夫,手里端着一只同样大小的空盆,递给张凡,“先生请。”

    张凡接过空盆,打量了一下,把汤盆与空盆紧紧摆放在一起,然后,冲酒桌上拱了拱拳:“各位见笑,不要录像,张某献丑了!”

    众人莫名其妙,都睁大了眼睛,眼珠子快要掉出来似地看着那只汤盆。

    张凡半闭双目,丹田中运起古元真气,口中默念“古元玄清水气诀”,胸中一鼓,一丝真气自口中而出。

    无声无形无色无味!

    古元真气聚为一道气流,向汤盆激射而过!

    气流击中汤上飘浮的银耳,银耳抖动起来。

    接着,被气流催动的银耳,开始在盆里旋转起来。

    越转越快。

    汤水在旋转之下,开始中间低四周高,形成一个凹地!

    如同河里的旋涡。

    水面越旋转越高,向盆边沿溢出,斜向形成一道水流,直向紧挨着的空盆里飞去!

    “啊!”

    众人这才明白,张凡要以气将盆里的汤吹到另一个盆里去。微信搜索公众号:wmdy66,你寂寞,小姐姐用电影温暖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