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671章安家庄

    正常人的肺部呼吸,即使费力使劲挤出屁来,也不可能达到这个程度。

    而张凡古元真气已经炼到了道元层,“气”已经不是普通的空气,而是看不见摸不着的磁电波一样的阴阳交汇能量流!

    能量流乃是原子之力,所到之处,自然是披荆斩棘,摧毁一切。

    用它来驱动小小的菜汤,有何为难!

    “滋滋……”

    随着细细的水声,盆里的汤不断地向另一个盆子流去,水流在空中划了一个弧线,有如一只喷水管!

    “啊!”

    “啊!”

    一声声傻子一样的声音!

    众人只能发出这样一个字的感叹,其它的语言都被震惊得说不出来了!

    有人吓得直打嗝,有人吓得紧咬嘴唇,甚至有人头上出了汗珠!空气里弥漫着微微的臭气,显然是有人吓得谷口不禁了!

    十几秒钟后,只见汤盆里的汤渐渐减少,最后完全没有了!

    全部流到另一只盆子里!

    全场无声,目瞪口呆!

    连站在一边侍候的服务员,也吓得芳颜凌乱,双手抱在胸前,缩着脖子。

    张凡终于舒了一口气,直起身子,脸上绝对是若无其事,慢慢重新坐下来,优雅地端起茶水,轻啜一口,再拿起汤匙舀了一口汤,品尝一下,点头称赞道:“味道不错。”

    “啪啪……”王局长最先从震惊之中清醒,带头鼓起掌来。

    “好好好!”

    “这,这是什么功法?”

    “魔术呀!”

    “张先生莫非是神人下凡?”

    一桌子人不知道说什么好,全都用崇敬的目光看着张凡,原先脸上那些傲气骄气肃然一清,对眼前这个年轻人,只剩下惊惧和诧异!

    如果这个时候,张凡对谁一眼眼,那人准保直接跪下!

    安静片刻,一直端坐、很少说话的安少庄主皱了皱眉,站起来,走到门外。

    过了一会,他重新进门,脸上已经是满布笑容了!

    他没有回到自己座位,而是径直走到张凡面前,躬身小声谦卑地道:“张先生,刚才我给家父打电话,家父听说你的神功后大为震惊,他向您询问一个问题,不知是否冒昧?”

    “既然安老先生有话,请直说吧!”张凡笑道。

    “家父分析了您的神功之后,猜测您是古元门的传人。请问,您师从哪位大师?在哪山哪寺修炼?”

    查户口吗?

    棵户口也轮不到你小子!

    张凡轻轻一笑,道:“我确是古元门派弟子。要说传人,还谈不上。我也只是刚刚修炼一年多时间,尚处于入门阶段。至于师从哪位大师,我看还是不必说了吧。我师父隐世高人,远避江湖,不愿抛头露面,因此门中颇有教诲,不许弟子们说出门派具体师名,还望见谅!”

    “家父果然没有猜错!古元门派隐世几十年,行事低调,不想今日门派弟子初出山门,便显露逆天神技!佩服,佩服!”安少庄主拱手赞道。

    “安少庄主过奖了!”张凡道。

    安少庄主挨着张凡坐下,陪着一脸的微笑,“张先生,家父一直在江湖上寻找古元门派的弟子,不想今日巧合。家父想延请张先生光临敝庄一晤,不知张先生可否赏光?”

    张凡并不急于拒绝或回答,朗声问道:“请问,安老庄主对古元门弟子如此感兴趣,是否与古元门有些渊源?”

    安少庄主犹豫了一下,似乎顾忌在场人多,忽然把到口的话打了回去,搪塞道:“此事家父并未明说,家父的意思是,想与张先生促膝攀谈。”

    王局长见张凡不吐口,便道:“张先生,安庄主是我少时的启蒙师父,我替师父请您了!”

    张凡对王局长始终颇有好感,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真是不好抹了他的面子,犹豫一下,只好道:“好吧,我就前去拜访一下老庄主。”

    “张先生痛快!”安少庄主道。

    下午两点多钟。

    距省城100公里外的青云山区,山深林密的青云谷中,安家庄院之内,庄主安庆元站在演武厅大堂之上,目光凝重,心事重重。

    “难道是如云道长的弟子?”他口中不断重复着这句话。

    当初安庆元与如云同门修炼古元玄清秘术,如云大有所成,而安庆元因在集市上调戏当地女子,被师父逐出山门。他辗转来到青云谷,结庐招徒,苦练玄清外家拳,大有所成,在天下武林之中自成一门派。

    虽然如今手下徒弟遍天下,在武林界也是赫赫有名的,可以说威焰冲天。但是,他心中始终难以忘却一件事:那就是失去的古元玄清秘术。

    多少年来,一直幻想着有朝一日能重新继续修炼此术。

    多年前,如云道长去参加天山武盟榜比武之时,安庆元便借机跟如云道长打招呼,希望如云道长能原谅他当年的罪孽,重新收他入古元门。但如云道长牢记师训,逐出山门的弟子,绝不准许返回门派,严辞拒绝了安庆元。

    就在那次武盟榜比武上,安庆元连百名都没有进去,而如云道长则得到了第三名的好成绩,从此闻名天下武林。

    安庆元从天山回庄之后,大病一场,想到自己此生再与古元玄清无缘,几乎扯绳上吊去死的心都有了。

    今天上午,他忽然接到儿子的电话,说在省城遇见一位张凡小先生,以气驱汤,很像是父亲所说过的古元玄清术。

    安庆元问了一些细节之后,断定张凡此人必定是古元玄清门派的弟子,否则的话,天下没有哪一种内气修为能将汤水驱动!

    最初的感慨过去之后,一丝希望突然在他心中生起:

    看来,我跟古元玄清秘术缘份未老?

    这个张凡若真是古元玄清门派中人,那么,我把他请来,试探一番。如果能取得他的信任,让他将古元玄清秘术真诀授予我……

    对于安庆元来说,被逐出门派之前,已经有了相当的修为,基本础扎实,内气厚重,只不过还没能见到古元玄清秘术的真诀!

    若能得到真诀,修炼起来就一路顺风了。

    眼下的问题是,怎样搞定这个张凡,让他乖乖地把古元玄清秘术交出来。微信搜索公众号:wmdy66,你寂寞,小姐姐用电影温暖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