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672章宫少也来了

    张凡随安少庄主乘车来到山庄。

    “张先生,请先去后花园!”

    安少庄主引领张凡通过石铺小道,转过一片柏树疏林,看见小道边栽满鲜花,花香扑鼻而来令人心醉。

    花园月亮门口站着一名恍若仙子的娇娃。

    这位小姐穿一件薰衣草色薄衫,脸上如冰雪红莲一般的冷清洁净,短发齐肩,全身上下凸凹有致,显得矫健而纤柔,整体给人一种泉中白玉的纯洁之感。

    她就是安少庄主的妹妹安晴。

    “张先生你好,欢迎!”

    安晴柳腰盈盈一倾,玉手轻轻伸过来,脸上微笑得体,声音却是美如莺歌一般,但整体感觉却是大家小姐那种三分有礼、七分自傲,让张凡感到她相当自重而又不失媚丽。

    “安女士好。”

    因为是初次见面,对安家了解不深,张凡相当谨慎,只是以小妙手轻轻握了一下安晴的小手,并未过多把眼光在她脸上和胸前停留,保持着自己应有的矜持,回身对身边的安少庄主说,“我们进去吧。”

    安晴受父亲之命出来迎接张凡之前,特地在闺房里打扮拾掇了好大一阵,感觉自己艳光四射,任何男人见了她都会被电到眼睛发直。未料这个张凡竟然只浮浮地看了她一眼,跟看空气一般,接着便回头跟哥哥说话,这简直对她视若无物!

    眼前这个姓张的青年,身上颇有一股居高临下的气势,她瞬间感到自己的高傲已经被踩踏在地!

    “不愧为古元玄清门派的代表人物!”

    安晴冷笑一声,不酸不甜地说着,跟着进了花园。

    刚才她正在山上打野雉,父亲急召她回庄,向她说明了今天要来庄上访问的这位张凡非同小可,估计已经达到了古元玄清秘术的道元层,要她好生招待客人,并且暗暗指示她,安家应该用尽全力把张凡笼络住,使他成为安家的朋友,然后借机弄到至关重要的古元玄清秘术的秘诀。

    父亲说,这是关系到安家能否在武林界有一席之地的关键。只要炼好了古元玄清秘术,便可吞吐天地阴阳,修炼丹田长寿精华,外可出手灭强敌,内可整合七经八脉,成为一代修仙大师。

    不过,一见面,颇令她失望:这个张凡除了稍稍有点帅,别无所长,身上还有那么一点土,尤其他面对美女表现出来的无动于衷,简直是在摧残她的心!

    难道就这等人,也炼到了道元层?

    她此前一直跟父亲修炼古元玄清秘术,虽然连第一乘都修不到,但毕竟修得身轻如燕,有出手致人死地的实力。不料眼前这个张凡,不知奥能为到了何等水准,竟然高傲至此!

    怕不是一个骗子吧?!

    父亲寻访古元玄清真诀心切,看走了眼,竟然请来了一个二百五?

    三人沿着花园林荫路弯曲向前,两边绿树掩映之中,一面静静的湖水,湖上亭台楼榭,曲廊蜿蜒,整个花园的风格,就是一座江南园林的再版,到处都给人精美典雅的富贵之感。张凡第一次见到如此有格调的私人园林,不禁内心感慨,颇生羡慕,竟然产生了自己也弄一座园林的想法。

    “晴妹,那人是谁?”

    就在安晴颇不耐烦地在二人后边远远地跟着的时候,一个声音从亭台之后轻轻传来,接着一个大少模样的青年,向安晴快步走来。

    这位青年长得细高细高的个子,一米八五以上,背是弯的,头前倾,手指上戴着镶钻金戒指,那双手细长又惨白,看上去像一个久病的病人无血色的手。那张脸长得还算英俊,只不过看上去有点歪斜。

    他满眼的微笑,脸上的形状有点让人不舒服。此人不是别人,正是n省朱家的未婚女婿宫少!

    当初被张凡在朱军南家里罚他打脸结果把脸打残了,如今留下了脸斜的残疾。

    从朱小姐生病那件事之后,朱军南对这个女婿是彻底失望,不久后便与宫家解除了婚约。

    失去了朱小姐,也失去了与朱家联姻获取朱家财富世界的希望,宫少相当气愤,想来想去,还是自己本事不够,被张凡给虐成那个狗样子。

    惨痛教训,令宫少起了发愤之心,要学成一代武师,灭掉张凡!恰巧表姨夫安庆元乃是有名的武师,他便从n省过来,寄宿在这里,每天跟表哥表妹一起习武炼功。

    不过,浪子回头难,他早己养成了公子哥的习惯,哪里能勤学苦练,炼功怠懒,反而渐渐打起了表妹安晴的主意。

    安庆元发现这个苗头之后,心中不但不生气,反而在行动上是相当怂恿。在他看来,能与n省宫家结姻,并不是一个太坏的主意。要知道,宫家可是财力贯天下的大富豪之家!

    而安晴对这个宫少从来就没啥感觉,看着他那副样子就来气,此时他又来纠缠,便拿出训狗的口气斥道:“你自己没长眼睛吗?”

    宫少被骂,反而乐了,凑上前道:“晴妹,干嘛生这么大的气?是不是那小子惹你了?我去找他算账!”

    安晴微笑道:“算账?宫大少,还是省省吧。你知道他是谁吗?他是我父亲亲自请来的古元门派高手张凡先生。你去撩拨他?找死吧!”

    “谁谁谁?张凡?”

    宫少一听这两个字,浑身抖了抖,裆下顿时产生极度强烈的尿意:张凡?难道是他?怪不得刚才我远远地晃了一眼觉得有点眼熟!

    “怎么你认识他?”

    “有,有过一面之交!”宫少不敢提及被打的事,太掉价了。

    安晴也不再理睬他,径直向前走去,而宫少则紧紧地跟在她身后,借机狠狠盯着她腰部走路时一晃一晃的美景,深深地咽着唾沫:美女,我早晚要把你摁倒,叫你知道什么叫男人的滋味!

    前边,安少庄主正在一边走一边介绍:“这座花园是前年修成的,今年我表姨宫家又赠送一笔款子,进行了一下修缮改进。”

    “宫家?”张凡听安少庄主的话里的口吻,好像宫家是天下人都知道似地,便疑惑地问道。

    “对,n省宫家。我表姨家嘛。”安少庄主对于有这样的亲戚,是相当地自豪。

    “噢。”张凡没有再说什么。

    安庄主继续道:“这花园,是家父修炼古元真气的所在,平时别人不得轻易进入,连我也是只在习武时能进来。”

    二人走过湖面上的一道九曲长廊,出了长廊,又见一处小湖,圆形的湖面,约有几十米直径,湖面中央,有一座八角亭楼,一个小桥,从湖边直通亭楼。

    “看,我父亲正在亭楼里等您呢。”安少庄主远远地指着亭楼里的几个人道。

    二人沿松木小桥缓步走进亭楼。微信搜索公众号:wmdy66,你寂寞,小姐姐用电影温暖你